《捞尸人》小说完结篇章节阅读

2019-07-06 09:57

捞尸人简介:陈家独子,捞尸为生,且听我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捞尸人第5章 同床

我看向那女人,不禁皱了皱眉,我能肯定阴风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个女人,看来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但我现在自已都很愁,所以也不打算多管闲事。

就在我低头的瞬间,那个女人却停下来,之后走到我面前,竟然取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红票子,递到我面前。

我看她,女人温婉一笑,“你看上去不像乞丐,虽然不知道你什么原因这么落魄,希望这点钱可以帮到你。”

说完,她转身就走。

见她心地这么好,我也不忍多嘴说道:“小姐姐,可能有脏东西要害你,你要小心点。”

女人脚步一顿,她回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

倒是她身边的那些西装男子,其中一个一脸难看地道:“小子,我家老板好心帮你,你却咒她是何道理?”

“我说的是真的,信不信随你们。”我皱了皱眉。

另一个西装男讥讽道:“豪哥,这种神棍我见多了,准是看老板人好,想要多骗一点钱。”

一句话就把我定位为骗子,我顿时不爽起来,晃了晃手中的红票,“既然你们不信,这一百我也不要了,拿着离开。”

“哟呵,还上脸了?”率先发话的西装男愣了下,冷笑走过来,抬手抽走我手里的钱。

“小子,老子早已看穿你的把戏,既然你不需要我们老板帮助,我满足你就是了。”

“王豪,把钱给他。”那女人忽然发话了。

王豪一愣,皱眉道:“老板,你别被这小子骗了,你看他顶多就是个高中生。”

“给他!”女人脸色难看。

王豪吓了一跳,见老板发火,只得把钱递还给我,但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子,智商这么着急,你想骗钱,我劝你学大部分乞丐,乔装得可怜一点,博取同情心也比满口胡言赚钱。”

我懒得和这家伙纠缠,一来他比我高大我不一定打得过,二来要是多说两句被打一顿,也划不着。

但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给我钱的女人忽然追上来,“小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

我皱了皱眉,看着女人脸上的笑意,加上苍白的脸,竟然生不起拒绝的话来,于是点了点头。

她的几个保镖见状都劝她,女人只是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这些人就不说话了,不过看我的眼神,充满警惕。

正好她就住在旁边的小区,我和女人去她住的地方,路上和她交谈,得知她叫徐凤。

徐凤家装修得很华丽,我是第一次进这样豪华的住宅,一时间好奇的打量起她家里那些漂亮的摆设。

徐凤的几个保镖都被挡在门外,我以为徐凤马上会问脏东西的事,没想到她竟然下厨房炒菜,不一会儿做了一桌子菜肴,香味四溢。

徐凤邀请我坐下,温婉地道:“陈弟弟,不介意我们边吃边聊?”

“徐姐你太客气了,你的事情,我还不一定能帮忙。”我腼腆地道,刚才来的路上,她让我叫她徐姐。

徐凤夸我谦虚,然后问我怎么看出她被脏东西缠身的。

我本想实话实说,但怕徐凤知道我祖上捞尸有膈应,就说我祖上吃阴阳饭的。

她没有怀疑,我问道:“徐姐你能详细说说你的情况吗?我能力有限,不一定能帮到你。”

徐凤听我问起,便是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就是最近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到我掉进洪河河底,有一双手掐住我的脖子。”

想起那种窒息的感觉,徐凤苍白的神色更加白了几分。

我眉梢一挑,做梦这东西,用科学的说法,是因为大脑皮层过于活跃,导致神经兴奋所产生的一种精神游离状态。

但,这样的梦却不会一直出现同样的情节。

徐凤的这种梦,我曾听爷爷说过,这种梦叫夺魄勾魂梦,每做一次同样的梦,就会被勾去一魄,七次之后,七魄丧失。

而做完第九梦,也就是魂归冥府之时。

我看徐凤脸色苍白,而且走路带阴风,正是失去魄所导致的,而且是失去四魄之后才会出现的情况。

我就问,“徐姐,这样的梦你应该做了五到六次吧?”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人在七魄丧失之后,基本上和木头人一样了,但徐凤神智还很清醒,显然没有失去第七魄。

徐凤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点头,“已经做了五次了。”

“看来有些麻烦。”我一脸凝重,然后问道:“徐姐,你最近有去过河边吗?”

徐凤做的梦是掉进洪河,我想她一定是去了这个叫洪河的地方,被河里的水鬼盯上了,所以才施展勾魂夺魄的手段。

也是徐凤遇到我,若是其他阴阳先生,还不知道水鬼会勾魂夺魄这一招。

我祖上是捞尸的,这种情况没少遇到,以前爷爷给我讲的时候,也着重说了这个勾魂夺魄的破解之法。

解法很简单,就是找到施展勾魂夺魄的鬼物的遗骨,把这遗骨烧成灰烬,然后将其熬制成汤药给被勾魂夺魄的受害者服下。

当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每一个水鬼,都是枉死水中无法投胎,其尸骨必然也在水中,所以拿水鬼的尸骨,无疑如在老虎嘴里拔牙。

徐凤回答,“我们公司在洪河上有一个工程,因为前几天有个工人掉河里淹死了,所以这几天为了这事,我天天跑去。”

但刚刚说完,徐凤顿时紧张的看着我,“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我以为徐凤说死去的工人,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那工人的尸体找回来了吗?”

“还没有,也是怪事,洪河里水流平缓,便是人死在里面,尸体也跑不了多远,可那个工人掉下去之后,我雇佣了三批专业潜水员打捞,却都没找到那个工人的尸体。”

徐凤揉了揉眉心,她最近也因为这事很苦恼,那个工人的家人天天手在河边,见到她就不断的咒骂。

我沉吟片刻,觉得这件事应该和那个掉河里溺死的工人有关,至于捞尸体,这可是我陈家最拿手的本事啊。

以前爷爷和老爸虽然不让我碰这一行,但从小耳濡目染,我在捞尸上的本事不说达到我爸的水平,也算小有成就的。

而且,徐凤看起来很富有,我要买狗找目标也是富人,我想帮一把徐凤,以此作为人情请她问问狗的事情。

于是我说道:“徐姐,我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明天我和你去工地一趟看看情况。”

“好。”

徐凤自然求之不得,吃过饭以后,天已经黑了,我正愁出去住哪儿,没想到徐凤竟然留我在她这里住一晚。

徐凤很漂亮,全身都散发一股让我想要征服的气息,听她留我住下,我脑海里有一瞬间闪过一丝旖旎的念头。

不过很快被我甩掉这种想法,尽管她有种让我着迷的气息,但更多的却是一股我敬而远之的味道。

可我总是会闪出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来,搞得我到了凌晨还没睡着。

忽然,房间里的门似乎开了一下,声音吓了我一跳,我赶紧看向门口,却见一道黑影向我扑来。

正当我要暴力反抗的瞬间,相逢扑鼻,然后一具软绵绵的身体钻进我的被窝,徐凤熟悉的声音传进我耳中。

“陈松弟弟,姐姐怕,今晚能挤挤吗?”

能挤挤吗?

我脑海里不断的回响这句话,一片空白,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已现在是在做春梦。

 

捞尸人第6章 香艳

  但是徐凤却是在我怀里缩成一团,这种感觉使得我浑身兽血沸腾,仿佛运量很久的火山将要爆发出来。

 

  我尴尬得一动不敢动,也许是发现我的僵硬,徐凤轻声说道:“陈松,姐没别的意思,姐实在害怕那个梦。”

 

  听到徐凤的话我渐渐平静下来,房间里安静无比,我和她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很快她就发现我呼吸急促起来。

 

  安心之后,徐凤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她翻身用背对着我。

 

  但翻身之后徐凤的臀部却无意间碰到我那里,我浑身一颤,脑海中无端端的浮现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来。

 

  我从没碰过异性,更别说在一张床上靠这么近,身体顿时有了反应,整个小人绑得死死的,忍不住想要把天捅破。

 

  我轻轻动了一下,徐凤浑身一颤,她此时也才意识到我是个男人,挣扎想要离开,但我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阵风声,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暇顾忌这些,倒是原本挣扎的徐凤,忽然不动了。

 

  徐凤穿的睡衣很薄,我双手贪婪的游走着,直到有低低的哭泣声响起,我才如遭雷击的停下来,整个人瞬间清醒。

 

  这时候我的手竟然已经来到徐凤的小腹之下,我闪电般的抽回双手,嘴里说着我不是故意的,就要起身离开这张床。

 

  哪知道徐凤忽然抓住我的手,颤声说道:“别动,你没听见外面有风吗?”

 

  “风?”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道:“就是有风而已,至于你怕成这样?”

 

  “你……门窗紧闭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风声?”徐凤依旧很小声。

 

  我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此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睡的这间房门窗是关好的,而现在房里竟然有风?

 

  难道真有那东西?

 

  微微挑眉,我随即想到爷爷曾经说过,人惧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一般鬼无法直接杀人,只会吓人,让人产生幻觉从而自已弄死自已。

 

  想到这里,我淡然地对徐凤说道:“不要怕,就算真有什么,我把它赶走就是。”

 

  我强自镇定下来,然后起床开灯,动作一气呵成。

 

  房间亮了,吊灯还在晃来晃去,见状我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不过随着我看向窗子边,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子被吹开了,风从外面灌进来,窗帘簌簌作响。

 

  “没事,是窗子打开了。”

 

  我对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的徐凤说罢,就去关好窗子,房间里的风也停下来。

 

  房间再度安静,这回却轮到我为难尴尬了,想到刚才差点犯事儿,我有些为难地看向徐凤,&ldquo中文 中国 Sex Videos;徐姐,要不我去睡沙发?”

 

  徐凤没有回答。

 

  我以为她是答应了,于是便向外走去,然而刚要开门,徐凤就喊道:“陈松弟弟,我真的怕,还是……挤一挤吧。”

 

  听到徐凤的话,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刚才被子里的画面,然后有些尴尬的对徐凤说,“徐姐,我……我毕竟是个男人,我怕我会控制不住。”

 

  徐凤咬了咬牙,抬头凝视我,认真地道:“要不……你靠在床边将就一晚?”

 

  看着徐凤的眼神,我终究还是答应了,不一会儿徐凤睡着了,听着她匀称的呼吸,我一阵摇头。

 

  这女人,对我还真是放心!

 

  因为没关灯,我能清楚看到徐凤那让人犯罪的脸,想到之前被子里旖旎的遭遇,我裤裆里满是杀气。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了一件很让我难堪的事。

 

  我特么遗了。

 

  好在徐凤睡得很香,我悄悄出去在卫生间清理了一下,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徐凤已经准备好早餐。

 

  “饿了吧?快吃饭,吃完我们就去工地。”徐凤温婉地给我盛饭。

 

  吃完饭,我坐上徐凤的车就直奔工地。

 

  路上,我看徐凤的气色不错,有些诧异地问,“徐姐你昨晚没做梦吗?”

 

  “没有。”徐凤摇了摇头,看着我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开口。

 

  洪河是市区外有名的大河,整个市区也几乎是靠洪河的水养活的,我们来到徐凤的公司办公地点,看着水流平缓的河面,我陷入沉思。

 

  别人看不到,但我却隐约看到,整个河面笼罩一层暗淡黑气。

 

  这黑气就是阴气,我老爸正是被阴气所伤,所以我才跑出来找药医治的。

 

  这里出现阴气,可能是打通了阴司的路,而在这种地方捞尸,困难度也是呈直线上升。

 

  “工人就是掉进这河里?”我问徐凤。

 

  徐凤点了点头,问道:“陈松,需要什么给姐说,只要能解决这事,多花点钱都是小事。”

 

  “徐姐,这事很麻烦,你先给我准备五柱香和三刀冥钱,记住冥钱一定要老式的那种。”我一脸严肃。

 

  徐凤做事倒是很麻利,很快就找来我要的东西,我拿着东西走到河边,然后把香和冥钱点燃。

 

  谁知,冥钱燃到一半就被一阵怪风袭灭,烧的香熄灭之后,有三柱长一点,两柱短一点。

 

  看到这情况,我也是心一颤,半天没说话,徐凤见我神情不对在发呆,忍不住问道:“陈松,咋了?”

 

  “姐,这尸我捞不了,抱歉。”

 

  我歉意地看向徐凤,我烧的冥钱是给河里的阴灵的,现在冥钱烧到一半被灭了,说明河里的阴灵不收。

 

  香最忌三长两短,这是河里的阴灵在警告我。

 

  徐凤听了我的话脸色一白,连忙抓住我的手说道:“陈松,无论如何你都得帮姐姐啊!”

 

  看着徐凤哀求的眼神,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她,就道:“姐你别急,我再想别的法子。”

 

  看着河面黑气缭绕,我对徐凤说:“徐姐,那个工人是怎么掉下去的,你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徐凤柳眉一簇,沉默了一会儿,对身边的那些保镖吩咐道:“黎曦宫少北免费阅读235你们几个去那边守着,不要让人靠近这里。”

 

  那几个保镖有些不愿意,但碍于徐凤的威仪,还是去一边守着。

 

  徐凤这才细声告诉我,“陈松,其实那个工人并不是掉进河里,而是……被河水从岸上卷进去的。
 

捞尸人第7章 古棺

  “卷进去?”我眉梢一挑看着徐凤,原先我以为是工人缠着徐凤要她的命,但现在感觉这事儿并不简单。

 

  徐凤颔首道:“我也是听工地上的工人说的。”

 

  “徐姐,你还有事瞒着我。”我故作不高兴地道。

 

  徐凤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陈松你别生气,我不是有意隐瞒,其实那工人的死,大家都怀疑和前段时间河里浮起来的那口古棺有联系。”

 

  “什么样的古棺?”我赶紧追问。

 

  我敢肯定,事情就出在这口古棺上。

 

  徐凤回道:“就是很古老的那种,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但奇怪的是,里面装的尸体竟然完好无损。”

 

  “完好无损的女尸?”我一惊,想到了李栓的事,那家伙溺死之后,全身腐烂,到脑袋却没事,结果闹得村里鸡犬不宁。

 

  “嗯,本来这事怀了大佬的崽子我上报给市里的考古研究院了,但没想到第二天去的时候,棺材还在,那女尸却浮在河里,成了一具白骨。”徐凤一点不想隐瞒。

 

  “更奇怪的是,无论我们用什么拉,那女尸就在河里不动,在那天晚上,那个工人就被河水卷进河里,后面的事我也告诉过你了。”

 

  “我明白了,那个工人只怕是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我听完心里有了注意,于是让徐凤带我去那个工人生前的住所。

 

  徐凤的工人就住在河岸上临时搭建的房屋里,只是我去那个死的工人住所翻查,却什么都没有查到。

 

  毫无收获我和徐凤离开,但是工地上却闹起来了,徐凤过去查看,原来是那个死去的工人家属前来闹赔偿,徐凤被她们缠住。

 

  徐凤见脱不开身,于是让我在她的办公室等,她则是去安抚工人的家属。

 

  我在工地办公室等徐凤,没想到下黑也没见她回来,我饿得不行,就出去吃了点东西再回工地。

 

  没曾想刚回来,感觉河边阴气重了很多,皱了皱眉我向河边看了一眼。

 

  然而我却一怔,因为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向河里走去。

 

  那背影有点向徐凤的,我赶紧追过去,近了才看清真是徐凤。

 

  我大喊:“徐姐你干嘛,快回来!”

 

  但徐凤像是没听到一样,依然朝河里走去。

 

  我赶紧追过去,好不容易追到徐凤拉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我正要说话,却看到让我一生难忘的一幕。

 

  徐凤的脸缠绕着丝丝黑气,眼袋黑得过分,双目木讷的盯着我。

 

  就在我发呆的这会儿,徐凤忽然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她掐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双手用力掰她的手,但徐凤的力气忽然变得很大,我抓住的仿佛是两根固定的铁棒,拉不开。

 

  开始我还能喊救命,但到后来,随着徐凤的力量越来越大,我无法出生,甚至担心她把我的喉咙捏碎了。

 

  好在我从小水性不错,闭气五六分钟不是问题,一时半会儿还要不了我的命。

 

  但我还是很绝望,河边离工人居住的区域有点远,若是没人发现我,我依然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拼命的抓徐凤,用脚踢她,可她依然无动于衷,那盯着我的双眼,就像是盯着一个仇人一样。

 

  所幸,就在我肺都快因缺强吻99次恶魔校草太嚣张氧而炸开的时候,有个工人出来方便发现了我们,于是叫来好几个工人搭救。

 

  当电筒的强光照在徐凤的脸上,徐凤尖叫一声,之后两手一松,晕倒在河里。

 

  我大口大口喘气,见徐凤晕了,赶紧把她抱上岸,因为担心那东西再上徐凤的身,又没见她的保镖,我只能送她回公寓。

 

  到了公寓门口,我刚把徐凤抱起来,她便悠悠醒来,眼里一阵迷惘,问我她怎么了。

 

  我没好气地道:“徐姐你之前差点把我掐死,你不是去安抚工人家属了吗,怎么会鬼上身要去投河自尽?”

 

  徐凤脸色一白,眼里满是恐惧,她下意识说道:“我……我好像做了个梦,我要结婚了。”

 

  “结婚?”我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明白了。

 

  那个死去的工人可能想要拉徐凤去做他的老婆,不过中途出现了我,昨晚因为有我,那工人无法入徐凤的梦。

 

  这也能解释刚才徐凤掐我的时候,露出恨我的眼神,是那个工人的鬼魂以为我抢走了属于他的女人。

 

  我赶紧把徐凤送上楼,将工人鬼魂想娶她的事告诉她,徐凤听了更加害怕了,抓得我很紧。

 

  我把徐凤放下后,徐凤依然死死抓住我,哀求地道:“陈松,你别走,我好怕!”

 

  “我不走,你累了一天没吃东西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我安慰徐凤。

 

  徐凤可能真的吓到了,即便我给她弄吃的,也跟在我身边,吃完之后,我送她去床上休息。

 

  本想着今晚也得靠在她床边睡,没想到徐凤上床后,竟然说道:“陈松,今晚和姐一起睡吧,可以吗?”

 

  徐凤这么漂亮,多少男人求着想和她睡都没机会,但我却有些不愿意,倒不是怕那工人的鬼魂报复,而是看得到吃不到。

 

  只是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还是答应了。

 

  说来也奇怪,今晚我很平静,在听如何辨别月经前假阳性到徐凤睡着后,我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和徐凤都是被电话吵醒的,徐凤接通电话,不一会儿脸色大变,我见状问她怎么了。

 

  徐凤声音凝重地道:“工地又死人了,监工的告诉我,监控里看到刘柴掐死了值班的人。”

 

  刘柴就是死去的工人。

 

  听徐凤说完,我皱了皱眉,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怨鬼一般不会乱害人,昨晚刘柴上徐凤身要杀我,是觉得我抢了他看中的东西,莫非这个死去的工人,拿了刘柴惦记的东西?

 

  想到这个我对徐凤说道:“徐姐,我和你一块儿去。”

 

  徐凤自然求之不得,我和徐凤来到工地上,被掐死的工人脸色青紫,舌头往外吐,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徐凤问我有什么看法,我问这个工人住哪儿,得知后我和徐凤一同前往,然后我在他休息的地方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我在这人的床底下发现一块小鱼玉佩,玉佩浑身通红,玉石里仿佛有新鲜血液要涌出来一样。

 

  “徐姐,你见识多,这块玉会是那个工人的吗?”我感觉这块血鱼玉佩不简单,上面有一股连我都感到心悸的气味。

 

  徐凤拿过去看了一会儿,放到鼻尖嗅了嗅,然后说道:“有股淡淡的腐蚀味,难道这东西是从那棺材中取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