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爆火《逍遥兵王在花都》小说无广告阅读【叶凡】

2019-07-06 09:57

《逍遥兵王在花都》小说精彩内容赏析:“文姐都这么说了,今晚我得多吃几个烤腰国产拉杆箱十大排名子啊。”叶凡笑着,将一把烤好的串丢到铁盘里,递到一个桌上,说道....
第9章 直接做了他

光头刘听得一头雾水,心说你这是要闹哪样?

可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多想,连忙掏出一盒金南京,哆嗦了十几秒才抖出一根烟来,递到叶凡面前,“大大大大哥……您请抽抽抽烟……”

叶凡接过来叼在嘴上,自己拿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深吸一口又长长的吐出一道老师喂完乳我脱她胸罩白烟,打在光头刘的脸上,呛得他一阵咳嗽。

而后才道:“我是不是问过你们,买医保了吗?”

“是……是是是,问了问了,哦……大大大哥,我买了我买了!”光头刘连连点头。

“买了就好。”叶凡咧嘴一笑,光头刘也跟着呵呵干笑。

而下一秒,叶凡直接抬腿一脚踹出去。

砰!

光头刘像是流星一样,弓着腰跟个虾米似的倒飞了十几米远,而后狠狠地砸在了茶餐厅的门上,撞破了门滚了进去,刚好停在了苏玉海的面前。

“啊!”童薇薇吓得尖叫一声跳起来,看着满脸是血的光头刘,捂着嘴不停地颤抖起来。

而苏玉海,也是被吓得往后跳起,当看清楚这人,正是自己刚刚打电话,喊去教训叶凡的光头刘时,更是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来。

他堂堂苏恒涛的大公子,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扫了面子,这个气他怎么Chinese foot Fetish能忍得下去!

“妈的!连老子的人都敢打,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一声爆喝,拍着桌子就要宝贝儿乖使劲夹好紧湿往外冲去。

只不过,他还没有冲出去的时候,却是看到眼前人影一晃,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叶凡!

苏玉海鼻翼狠狠的抽动了两下,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原本凶狠的脸上,也是多了些胆怯之色。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老子是苏恒涛,你要是敢动我,我保证你等下横着从这家店里出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茶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拢过来。

那倒在地上,一脚被踹得晕死过去的光头刘,满身是血的样子,已然让他们心惊。而此刻,又听这男子说自己老爹是苏恒涛,他们就更是来了兴致。

提起苏恒涛,整个海东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三年前的时候,这海东市还没有苏恒涛这号人物,可是这个名字从一出现,就横扫了整个海东市的黑白官商几道,几乎都被人传成了神奇一样的人物。

那发家的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像决堤的长江之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拦都拦不住,硬生生把海东市,原本三足鼎立的局面,变成了四家平起平坐。甚至这半年来,还隐隐有些一家居大的迹相。

而能有这样的成就,传言都是因为这个苏恒涛背景通天,而且办事手段极其狠辣。

此刻,看着苏恒涛的人被打了,还是当着他这个宝贝儿子,苏玉海的面打的,所有人都是暗暗摇头,这小子看来是要完了。

就连童薇薇,也是心思复杂到了极点。她虽然对现在的叶凡很不感冒,但这事毕竟还是和自己有些关系的,她真不愿意看到叶凡,被苏玉海给整死。那样的话,她可能会恶心一辈子。

于是,她连忙站出来,把苏玉海往后拉了一下,“苏少,你可是有身份的人,何必跟这种人计较呢,不如就放他走吧,就当是给我个面子了。”

然后对叶凡道:“叶凡,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苏少这样的人,是你能惹得起的吗?还不赶紧给苏少道歉,兴许苏少高兴了,就不计较你的过错了。”

这话,缓和了苏玉海恐惧的情绪,还没等叶凡说话,他便是撑着一口气,要强地放狠话道:“道歉?如果道歉管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如果打完人道歉就能走了,谁他妈还愿意当有钱人!”

“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爸,等下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这模样,嚣张至极!

童薇薇看得也是一阵心急,她是知道苏恒涛的脾气的,若是苏恒涛来了,叶凡可就真的没救了。

“叶凡,你那么要强干什么?低头认个错又不会死!”她又扯了扯叶凡说道。

然而。

她的话说完,叶凡冷笑一声,理也未理,而是缓缓地扬起了手,然后……一巴掌朝着苏玉海脸上,扇了过去。

“啪!!”

“你说得很对,道歉不如拳头来的实在。”

这一巴掌,叶凡并没有用几分力气,可这清脆的巴掌声,却是传遍了整个茶餐厅。且,苏玉海的脸上,更是多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

嗡!

苏玉海只感觉眼前直冒金光,耳朵都短暂的失聪了。

整个茶餐厅鸦雀无声,静得几乎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了。

一个个顾客,都是瞪大着眼睛望着这一幕,下巴险些都要掉到地上了。

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是这么个愣头青,在苏玉海报完家门之后,竟然还敢打人。

真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年少无知!

不过,大多数人都相信,应该是后一种。毕竟在整个海东市,还没有谁敢不把苏恒涛放在眼里的。

苏玉海捂着的脸,身子哆嗦得更厉害了,只要一张嘴,牙齿都是&ldquo男按摩师吃女顾客的奶;得得得”地响个不停,眼神中的怒火更是险些化成实质喷出来。

叶凡却是权当没看见,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打电话就不用了。替我转告苏聋子。不想那个耳朵也变聋了。就管好自己的狗。下回再让我碰到乱咬人。活活打死!”

说完,叶凡转眼看向童薇薇,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什么也没说,扬长而去。

童薇薇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当叶凡走出茶餐厅,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叫苏恒生的外号苏聋子!这个外号,只有他出道的前半年有人敢叫,后来谁见了不得叫一声二爷?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竟然还威胁苏二爷让他变全聋!

这简直是真的不要命了!

苏玉海听完更是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在感受到叶凡身上的气势后,只能是把话给咽回了肚子里,憋得脸色通红,看着叶凡的背影,小声对着跑进来的一个跟班道:

“给我查!找到之后直接做了他,不用跟我汇报!”
第10章 不知死活

说完这话之后,当看着叶凡的背影走得那么的从容,苏玉海突然又是一阵后怕,连忙转过身来,看着童薇薇道:

“告诉老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气,全都是因童薇薇而起,所以他说话时自然是语气中带着愤怒。

童薇薇被凶得有些慌乱,连忙如实道:“他……他就是一个当兵的而已,无父无母,除了能打架,没有什么背景。”

苏玉海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眼神愈发的凶狠,“难怪这么能打,不过再能打又怎样,能斗得过钱吗!”

经过这一事,他自然也没有脸面在这里待着了,骂骂咧咧地冲周围喊了一句“看你妹啊!”然后匆忙离开。

坐上车后,他手机上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那个小跟班打来的电话:

“苏少,人我已经找好了,现在就动手吗?”

“知道那小子的下落了?” 苏玉海问。

“苏少,小的办事儿您还不放心吗?从那小子一出去的时候,我就让一人远远的跟了上去。嘿嘿……苏少您猜,那小子去哪了?”

“有屁快放!”苏玉海正在气头上呢,可没有心思跟他在这里猜哑谜。

“是是是,苏少,那小子果然是个愣头青,竟然去了咱家名下的皇朝KTV,哈哈……你说他是不是找死去了?”

“真的?”苏玉海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的兴奋,舔了舔舌头,阴狠着眼道,“给我看好了!老子现在就过去!”

说完便挂掉电话,开车朝着皇朝KTV驶去。

皇朝KTV离这茶餐厅并不远,两三分钟的时间,苏玉海就把车子停在了门口,根本没有停进车位,便有保安赶紧跑过来,接过车钥匙帮他去停车了。

苏玉海则是揉着还有些疼的脸,带着童薇薇一起,走了进去。

“妈的,老子正愁找不着你呢,你倒是主动找上门来送死了!”嘴里更是骂骂咧咧。

跟在他身后,童薇薇有些于心不忍,脸上有着隐隐的担忧。说到底,她并不希望叶凡受害。并不是因为余情未了,而是她童薇薇不想欠他什么,更不想他因为自己而受害,那样自己以后的日子,还如何快活的起来?

就好像,一次吃饭的时候,突然吃到嘴里一个苍蝇,下次再吃饭的时候,想到苍蝇就会恶心一样。

她童薇薇以后的人生中,不想被叶凡给搅得心不安生。

这时,苏玉海走进去没多久,便有人主动迎过来,一脸的狗腿相。

“人去哪了?”

“少爷,那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爬着楼梯去向上面去了,我们的人跟了跟……他也有可能是被我们跟怕了,一直闷头走到了顶层,我们就不敢上了。”

这皇朝KTV,是一个综合会所,可不只是有K歌房那么简单。上下一共有七层,包含了娱乐、餐饮、休闲、棋牌等几项服务。下面的六层都是有着十几到二十几个房间;只有七层,空间突然的缩小到,只有三个房间。

其中,一个房间是苏恒涛独有,私下里的一些秘密事件,都在这里处理;一个房间是专门接待官家人的,另一个房间则是一些地下的势力,经常会面的地方!

三个房间的四周,自然是一大片的空地,想要靠近偷听都难。

当然,在这房间里进出的,可不止是男人……更多的是美人。生意嘛,又怎么少得了这些以一挡十的“筹码”?

可以说,苏恒涛绝大多数的生意,都是在这里谈成的。

整个皇朝KTV里,谁不知道,那顶层是只有幕后大老板苏恒涛,以及他那个层面的人才能进的?

他们这些下人,自然都不敢跟上去!甚至就连少爷苏玉海,在没有提前打招呼的情况下,也不敢擅自闯入。

所以,此刻听到小弟说,叶凡竟然敢误闯了顶层,苏玉海反倒是不急了。

“你们下去吧,好好盯着,千万别让那小子偷偷溜走了!”

“是,苏少!”几人点头,一人走到楼梯口,一人站在电梯口,就怕叶凡会跑掉。

“薇薇,跟我去到那边喝一杯吧?”苏玉海气消了一大半,对这童薇薇的态度,自然也是好了许多。

这个童薇薇,他可是花了好多钱才给追到手的,都相处半个月了,还没能一亲芳泽,他自然是心里一直痒痒的。所以平时对她,基本上还是很宠着的。

至于得到她之后,那就不一定了,女人嘛,不都是这么玩?

童薇薇心里还有些顾虑,但还是假装自然的笑了一下,和苏玉海一起,走到旁边的座位上坐下,叫了点酒和饮料。

“薇薇喝这个,方才我凶你,是我的不对,现在我向你道歉。”苏玉海又摆出一副绅士的样子。

童薇薇欠身一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她对于这苏玉海,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哪个公子哥没有点臭脾气?况且,她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和他走到最后,只不过是想趁着自己现在年轻,多换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已。

见她没有生气了,苏玉海开心的笑了笑,“对了薇薇,今天晚上刚好有个爱情大片刚上映,我觉得里面的女主角,和你的气质特别的像,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嗯。”童薇薇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点头,心想着……他终于是要对自己“出手”了。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等今天?不上床,怎么能要得了更多的钱?

喝完一杯饮料,她下意识地朝着楼梯口和电梯口望了下,还没有看到叶凡走出来,心里不免有些急了,便放下杯子说:“玉海,我去个洗手间。”

“要不要我陪你……哦,不好意思,你去吧。”这些天,不管童薇薇说什么,了都说要陪着,所以说顺口了。

“玉海,你真是的!”童薇薇千娇百媚地嗔他一眼,转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只不过不趁着苏玉海没往这边看的时候,却是转身上了楼梯。

她和苏玉海的交往,苏恒涛也是知道的,所以她猜想,若是自己上去的话,或者哪怕是不上去,只给苏恒涛打个电话,想必叶凡就会少吃些苦头。

这样,自己也算是帮了他,以后就再也不欠他了。

她脚步很快。

“希望我赶到的时候,你还没被揍太惨吧,唉……”童薇薇叹息道。
第11章 神仙也救不了你!

爬上七楼,童薇薇已经累得有些香汗淋漓了。

站在楼梯口,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却是楼梯口的两个保镖,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将她给拦了下来。

“童小姐,我们老板正在会见一个很重要的客人,你若是有什么事,还是先等等吧。”

对于苏玉海新交的女朋友,这些保镖自然是认识的,所以说话才客气了几分,但话语里还是有些不容反抗。

这也就是看着苏少的面子,若是外人,早就被轰下去了。

童薇薇听他们说,苏恒涛在会见一个很重要的客人,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担忧更甚。

“这个叶凡的运气,也太不好了吧?闯入顶层本来就已经是大忌了,而现在……苏恒涛又在见重要的人,他现在闯进去,肯定是闯了大祸了!”

而且她觉得,叶凡之所以能误闯进去,肯定是因为方才这里没有站着保镖,而现在又有了保镖不让进去,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叶凡的闯入,惹怒了苏恒涛,现在正在里面被拷打呢。所以,这两个人才会站在这里看着,不让任何人进去。

不禁的,童薇薇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叶凡,我是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她还是站在这里没走。十几秒后,她转身离开之时,随口朝着那保镖说道:

“刚刚误闯进去的那个男子,叫叶凡,他是我的朋友,如果……如果扫了二爷的兴,烦请你帮我跟二爷说声,下手时留些情面。”

说完,她便转身下楼了。自己的话,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其中的一个保镖,却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喊住她问:“童小姐,您是叶先生的朋友?”

童薇薇心中一惊,她听得出来,保镖的口气,比方才客气多了。方才明明说的是“你”,现在却改口成“您”。

她转过身来,“叶先生?我说的不是叶先生,而是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叫叶凡。”

保镖一头雾水,心想叶凡不就是那个叶先生吗,难道童薇薇不知道叶先生和老板的关系?

不过这时,他也不想去理清这些了,而是恭敬地对童薇薇欠身一笑,“童小姐,您先等一下,我进去向老板通报一声,老板兴许会让您上去的。”

“……也好。”童薇薇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以为,保镖之所以去通报,是因为自己现在是苏玉海的女朋友。

保镖走得很快,敲门进去,然后恭敬地对苏恒涛道:

“老板,童小姐在外面,要不要让她进来?”

“玉海的小女朋友?”苏恒涛有些不耐烦地道,“没看到我们在谈正事,让她打哪来的滚哪去,别以为一脚踏进了我苏家,就无法无天了!”

保镖咕噜吞了把口水,但是没有退下。

“老,老板……童小姐她,她说是叶先生的朋友。”

扑嗒!

苏恒涛手里的陶瓷茶杯,一下子掉在地上,摔得稀碎。

他心有余悸地看着叶凡,小心翼翼道:“凡,凡哥,童薇薇……呃,童小姐她,真是您的朋友?”

叶凡沉默了一下,将杯子递到嘴边抿了口茶,啧巴了一下嘴,吐出一口气来,才缓缓道,“有那么点交情。”

苏恒涛连忙坐直了身子,对着保镖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请进来!”

“是,是老板!”保镖连忙退了出去,额头上已经是冷汗直冒了。

很快保镖就跑了回来,更加恭敬地对着童薇薇一点头,“童小姐,我们老板请您进去说话。”

童薇薇对保镖的态度,有些疑惑,她想不明白,这些保镖平日里对别的老板,都不会这么恭敬的,此刻又怎么会对自己这么恭敬?

她有些受宠若惊,说了句“哦,好。”,便跟在保镖身后,向里走去。

站到苏恒涛私人的那个房门外,保镖敲了敲门,在听到里面传出“进”的声音之后,才恭敬地打开门,请童薇薇进去,他自己则是站在了门外。

童薇薇心跳稍稍有些加速,和苏玉海交往了两个多星期,她只见过苏恒涛一次。而且还是匆匆一见,当时是苏玉海领着她回去“见家长”,苏恒涛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对两人说了句“各自珍惜”,然后就出门了。

虽然只是那一眼,童薇薇就有了一种被看透的恐惧感。

“童小姐,请!”保镖见她愣了,也不意外,毕竟他是经常看到,许多人在见自己老板之前,都会有些紧张的。

童薇薇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她便是愣在当场,心中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一股巨大的不安袭上心头。

因为她看到,此刻房间里有几个人,那几个人她都认识,个个都是大老板!

当然,让她震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些人都坐在长桌的下位,而叶凡却是坐在那长桌的正上首,就连苏恒涛,也只是坐在了叶凡的右手边!

“我,我突然想到还有事,就先不进去了。”说完,她连忙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小跑着走开了,弄得保镖一头雾水。

而且,开始在心里大骂叶凡这个死骗子!

她一开始,还以为那叶先生,是一个什么大人物呢,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叶凡!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从部队里混了两年被赶出来,就算是你有了些见识,也不能吹牛吹到这种地步吧!

现在竟然还骗到了苏恒涛的头上来,还当着这么多大亨的面,让他点头哈腰的陪笑!你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她相信,此刻的苏恒涛,一定在暗里叫人去查叶凡的底细去了,等下若是查清楚了,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叶凡了!

兴许,连自己都会被牵连。

一直走到楼下,走回桌上,童薇薇还是心有余悸,脸色有些惨白,双手微微攥着,手心里都有些汗了。

“薇薇,怎么去了这么久,身体不舒服吗?”苏玉海装着绅士地问候道。

“没,没事……我,我确实有点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说完,还不等苏玉海回话呢,她便是提着自己的包,跑出了门。

苏玉海一头雾水,也没心思喝酒了,而是看了看表,叶凡竟然还没下来!

他有些急了,但心里却是有些得意,那小子肯定是被打惨了!

想着,他快步朝楼梯上跑去,狠狠道:“老子过来给你添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