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拆骨刀》完本,屠龙拆骨刀全集小说阅读%

2019-07-06 09:57

003

  独角龙自然不敢顶嘴,那只能点头做儿子,不停地给“娘”斟酒。直到翁竹与伏儿上楼来了,杜鹃这才放过了这“儿子”,起身迎住她俩迫不及待地问:“比试谁胜了?”伏儿有些垂头丧气,翁竹叹道:“若比招式,那白眉小子定然不是伏儿对手。可这小子力大无穷,三四十招下来,伏儿顿感吃力,便输了,故这心里不好受,觉得丢了孤雁府的脸。”杜鹃忙搂过伏儿与翁竹一同入座,还给她俩斟了酒,少不了用话安慰伏儿。伏儿也不吭声,直将一碗酒喝了,这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来。“敢轻视我孤雁府的手段,早晚让他死在我的剑下。”听得独角龙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还不由自主地摸了自己一下脖子,可能是怕让人剁了。好在这时佳木安搀扶着美由子上楼来,他忙起身过去,再叫上温九,四人便在另一桌坐下,嘀嘀咕咕地也不知在说些甚么。

  对水上漂来说,这一餐喝得很是尽兴,直吃到傍晚才撤桌。出了饭庄,水上漂朝相貌异常的佳木安拱手道:“朋友,如不介意,请到舍下一坐,与我的帮主夫人共品香茶论天下。”言语很是儒雅,佳木安清楚这小菲儿的价值,也想交结这位帮主夫人,忙打了声“哈哈”对水上漂说:“酒后饮茶甚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见佳不安如此豪爽,水上漂便引路到了舍下,高兴地对夫人叫道:“快,剑痴,海盐帮的十一夫人到了。”赵氏正在舞剑,听是帮主夫人到了,忙收了招式入屋,亲手沏了壶好茶送上。“妹妹,若你也好剑法,姐姐想与你切磋切磋。”还真是个剑痴,照面便要与人切磋,也恰好小菲儿也不想与佳木安同桌饮茶,就将茶杯放在桌上,推着赵氏就走,杜鹃三个丫环忙起身跟了出去。

  “没想到帮主夫人也是个好剑之人。”水上漂赞了一声与佳木安品茶闲聊,也算投缘。当佳木安说到想杀努尔哈赤报家仇时,水上漂便说:“我也听说过努尔哈赤这人,象是姓甚么爱新觉罗的,手上还有不少精兵良将。不过,我可以介绍个厉害角色让你认识。只要此人肯助你,那定能杀了努尔哈赤这厮。”佳木安忙焦急地问:“此人是谁,住在哪,你何时引见我认识?”

  水上漂便说:“其实我也没见过这人。”见佳木安听了顿时泄气就笑道:“我原是海盐帮的副帮主。自我帮主突然失踪后,副帮主与堂主为争帮主之位起了内讧,我就带着部分兄弟出来入海,闯出了今日这份家业,最近刚回归海盐帮,做了第二副帮主。我说的这人就是我的帮主锦衣公子,那十一夫人的丈夫,住在青州城内的孤雁府里。”说到这,他突然想到了甚么,忙让宋祖五个带些兄弟去找柯三他们,请来这里。随后问佳木安:“兄弟,你抖出来听听,家里共有多少黄金白银?”佳木安听了一愣,美由子也觉奇怪,不解地问:“为甚么要问有多少黄金白银?”水上漂大笑了起来,掰着手指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要杀努尔哈赤那厮,少说也要动用十万雄兵,百员战将。你们想想,如此庞大的一支雄师,每天又要吃掉多少银两?而征战努尔哈赤,十万雄兵中至少要有二万马兵,一万弓箭手,这又需要多少银两?凭白无故的,你让锦衣公子怎么帮你。所以,你要有足够的黄金白银来喂养兵马。我实话对你说了吧,这锦衣公子有大军七十万,战船五百余艘。”佳木安还真没想过要杀努尔哈赤报家仇,竟然还需要大量的黄金白银,这下彻底泄气了。不料水上飘却非常地仗义,伸手拍拍佳木安的肩说:“既然你我相识,那便是缘分。我这还有些家底,黄金五千余两,白银七八十多万两。到时,你带上便是,虽不够起兵,但也表示了诚意,我想这位锦衣公子会考虑的。”开口就是五千余两黄金,七八十多万两白银白白送给了自己,这让佳木安和美由子还真傻住了。他俩心想:“还真让那罗阳居士的第一句话给言中了,果然是撞了大运,交结了水上漂这位豪杰,助了我们这么多的黄金白银,这家仇定然可报。”可说是对罗阳居士的占卜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听水上漂接着说:“我这位帮主非一般人物,说起家世,当今万岁爷便是他的皇兄。”

  好在这座岛上也没几张生面孔,宋祖五人带兄弟四处一问,用不了多时就在西边一个小渔村里找到了柯三他们。“六位,贵府的十一夫人在我大哥水上漂家,请你们同去。”柯三他们已听平儿说过水上漂的事,便道:“那实在是太客气了,请前面引路。”他们就一路说笑,到了水上漂家。

  丰盛的佳肴早已摆上了桌,美酒开坛,满屋清香。大家客套了一番后随意坐下,边吃边聊。问到来此岛办何事时,雪花道:“我府中有人中毒,需黄海独有的五彩鱼牙龈上的毒汁来配药,老爷就让夫人带我们上岛来找。”水上漂问:“那找到了吗?”见芯蕾摇头,就说:“这五彩鱼不多,又生活在深海中,很难捕捉。不过无妨,我兄弟云南和耿四均是海里的蛟龙,明日就下海去捉,但不知需要几条?”柯三笑道:“海盐帮的人就是豪爽。我们共配制十二颗药丸,需二十四条五彩鱼,不知能否捕到?”耿四接口道:“应该能捕到。只是在水里时间久些,还要入洞内去捉。”柯三忙说了句“谢”后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往耿四的桌上一放,对水上漂说:“你别用自家人来搪塞,这一千二百两银票肯定要收。孤雁府是孤雁府,海盐帮归海盐帮,孤雁府从不豪夺强取,你要退就直接退给我家老爷,别拿我们这些下人说话,不然我们回去没法交代。”

  水上漂还真不敢轻视孤雁府的下人,功夫好,说话也滴水不漏,见小菲儿笑着,就朝耿四点点头,算是收下了这银票。随后指指佳木安说:“帮主夫人,这位是图伦城的少城主佳木安,身边那位是他夫人。建州卫有个叫努尔哈赤的人占了图伦城,杀了佳木安全家。他想报仇,可孤掌难鸣,想请兵又少银两,这才愁杀成了二道白眉,你说苦与不苦?”小菲儿心想,这努尔哈赤是我家十二幺的堂兄,我相公支助了他不少兵马和银子,那也就不能管你佳木安的任何事了,就轻叹了一声没吱声。柯三朝佳木安连连点头,却没接话。陆丰问了句:“那他有多少银两?”美由子记性好,忙说:“我们约有五千余两黄金,七八十多万两白银。”陆丰点头笑道:“那我就支你们一招吧。去年南方发水灾,北方有旱灾,灾民不下百万,你只需用三十万余两银子便能在灾民中招募二十万兵丁。再用十万余两打造兵刃与购置马匹,用二十万余两屯积粮草,这样算算也不过六十万余两银子。你再用十万余两银子向土鲁番,叶尔羌,鞑靼土默特部等国,和其它部落搬兵十万。如此一来也就有三十万兵马了。余下的十万两银子和五千余两黄金,你可以用于周转。小兄弟,如此一来,别说是报仇了,这三十万兵马足能蹋平整座大草原,让人闻风丧胆。”

  这话听得佳木安和美由子很是兴奋。水上漂也高兴,只是不相信这陆丰会是孤雁府的下人,想问小菲儿又觉得唐突,不问心又不甘,直到酒席将散,还是忍不住地问陆丰。“老前辈,你别再在小辈面前打诳语,你不会真的是孤雁府的下人吧?”陆丰笑了,看了小菲儿一眼,一一指了柯三,芯蕾,雪花,冬雪,平儿,杜鹃,翁竹,伏儿笑道:“他们这些人呢管孤雁府的主人叫老爷,那也就是些下人和丫环了,而我还确实不是孤雁府的下人。”听说陆丰不是孤雁府的仆人,乐得水上漂刚要说句“果然”,不料陆丰接着说:“可我管孤雁府的主人叫主人,因为我是主人的老奴,比孤雁府的下人还低一等。”水上漂这下还真听傻了,静静神后问小菲儿。“夫人,老前辈是在说笑吧?”小菲儿笑道:“说笑是没有说笑,只是我们夫妇从没把他当成过老奴。说起他的名号你必然也知道,他便是天地十二尊神的老大。”听得水上漂惊座而起,望着陆丰张着嘴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心里在想:“这锦衣公子还真是厉害呀,连天地十二尊神都做了他的老奴,下人和丫环又这么的强势,看来江湖真的要快完了,那我天魔会又怎么办呢。”见水上漂那模样,陆丰就笑道:“你必然在想,堂堂的天地十二尊神怎么成了孤雁府的老奴了呢。”见水上漂点头,便道:“说了你也不信。总之,天地十二尊神就爱做孤雁府的老奴。”水上漂还真无语了,坐下静静神后,喝了一大口酒,这才说:“夫人,属下有兄弟二千七百四十余人,家眷五百多户,大小船只三百余艘。赵副帮主让属下自己处理,夫人,你看怎么个处理才是?”不论大事小事,只要不是孤雁府的事,做夫人的从不插手过问,一切均由相公作主,小菲儿自然也不能破了这规矩,就对水上漂笑笑说:“这是帮中事,你到时直接问我相公便是。我只是个女流之辈,不便过问府外之事。”水上漂听了没法再问,又喝了一碗酒后,大家起身散去,各回住处不提。

  到了次日清晨,李云南与耿四带了三十个兄弟,驾着一艘大船到了深海区域。俩人各拿了只鱼篓,一只小鱼网,便“噗嗵”一声扎入了海里,游入海底捕捉五彩鱼去了。想他俩还真是海中蛟龙,整个上午就露出水面来换过几回气,上船喝了几口酒。中午俩人到了船上,将鱼篓给了兄弟,大家倒出五彩鱼来一看,共十三条。饭后,这两人又下海入洞,寻捕五彩鱼去了。其间换了几口气后,眨眼到了黄昏,他俩露出水面上了船,从鱼篓里弄出鱼来一数,又抓来了五彩鱼十七条,便驾船回码头。

  孤雁府的人早已候在码头上,见李云南他们回来,忙迫不及待地与水上漂迎了上去。耿四手提两只鱼篓纵身一跃,离船上得岸来,便将手中鱼篓给了雪花,对水上漂说:“大哥,三五十年内再无此等成年五彩鱼可捉了。”雪花道了声“谢”后将鱼倒出点数,共三十条。柯三见了取出三百两银票给了耿四千谢万谢之后,便向水上漂告辞,说五彩鱼必须新鲜时才能取毒汁,一但干枯也就无毒可取了。水上漂听罢让宋祖就在码头上摆宴为他们饯行。谁料酒菜刚上桌,人也入座刚斟了酒,海面上忽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海浪汹涌,掀起大浪。大家不禁一愣,宋祖道:“夫人,遇上如此大风,没三日根本出不了海。”雪花听了惊道:“若是过了三日,五彩鱼再也取不了毒汁,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啊。”陆丰更是泪如雨下,跪地仰首绝望地狂呼:“老天爷呐,我家主人仁慈宅厚,为救我天地十二尊神费尽脑汁,吃不香,茶无味,睡难安。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配制解药的五彩鱼,你为何要兴风作浪绝我归程。绝我归程哪。”芯蕾也跪了下来仰首疾呼:“老爷啊,如你怜惜我等,请快将狂风驱走,平息海浪,助我等登船赶回青州。”可狂风依旧,大浪肆虐,柯三仰首怒声吼道:“你这狗屁老天爷,难道你非要绝了天地十二尊神的生路,这为甚么,这为甚么呀。”

  小菲儿心想,这也许就是天地十二尊神的宿命,孤雁府的宿命,只是白费了四郎中与自己相公这四年多的心血,却听翁竹道:“夫人,请将五彩鱼交给奴婢,由奴婢登船一试,幸许还能闯过这海浪,将鱼送到老爷的手上去。即便大船真让海浪给掀翻吞没了,那也是奴婢的命,等来世再服侍夫人。”平儿也道:“夫人,奴婢愿与翁竹同往。”小菲儿清楚这是九死一生的行程,大陆chinaxvideos自拍如不让翁竹俩一试,那甚么机会也没了,便伸手搂住平儿与翁竹深情地道:“你俩虽是我的贴身丫环,但我们吃喝一桌,情同姐妹。为了十二尊神的性命,那我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用你俩的小命去赌一把。如真遇上不测,你俩的孩子我会视为己生。去吧。”言毕眼泪夺眶而出,平儿见了忙掏出香帕为她抹泪。翁竹笑笑说:“夫人,那奴婢俩去了。”言罢从雪花手中取过鱼篓,拖过平儿刚要上船去,杜鹃与伏儿突然指着灰暗的天空同声欢叫道:“快瞧,夫人。雕儿,是我们的雕儿。两只雕儿都没回去,十二尊神有救了。有救了。”小菲儿闻声忙往天空一看,果然是孤雁府的一对大雕,就仰首叫道:“雕儿。雕儿。快下来。快下来。载上雪花,把五彩鱼带回府里交给老爷。”

  只见大雕在使用吸奶器对乳房好吗空中盘旋了几圈后,尖叫一声腑冲了下来,拍了几下翅膀落在了地上。水上漂和他的兄弟还真不敢想象,孤雁府竟然连此等神雕都有,而且是一对,真是奇了。心想如能偷了此神雕给无敌魔君,岂不大功一件,到时在天魔会的地位必然青云直上,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法王。

  在岛上住了六七十日后,水上漂说要赶往青州去见海盐帮帮主锦衣公子,与夫人带宋祖,冷剑,李云南,华飞,耿四,带三百精壮兄弟坐五艘大船,装了百颗透亮饱满的大珍珠,七百件古瓷坐船先走了。两日后,美由子叫来奶娘与亲兵,和佳木安将水上漂所赠的五千两黄金,七十六万八千两白银如数装上了三条大船,带上了独角龙兄弟百余离了小岛,摇橹到了深海后,扯起大帆,乘风而去。

  此番出海,佳木安感觉受益太大了,不但得到了罗阳居士的三句赠言,手中还有了水上漂的金银,还有陆丰的那番计谋,可说是底气十足,雄心四射。他觉得有三十万兵马在手,这下总算是报仇有望,能杀了努尔哈赤,为全家和全城人报仇雪恨了。兴奋之余没忘记终日伴随自己的美由子,终于向她吐露了真情。

  不日回到釜山,在丰臣秀吉和嘎木拉赤的主持下,佳木安与美由子牵手喜结良缘,婚庆三日。想到与水上漂的约定,婚后不久,佳木安便告别了师父嘎木拉赤,将金银装船,向丰臣秀吉借了三百兵马,带上奶娘和美由子的六十亲兵,独角龙的百余兄弟离了釜山,扬帆而去。一路无话,不日船到安东卫码头,佳木安一行与等候了半月的冷剑,和华飞的五艘大船会合后,沿海南下,由苏州府入江。路上行了三月到达龙安府,由冷剑与华飞出面招募兵马,购置器械,准备粮草。

  不想这佳木安也真是个庸才,不趁这空隙带夫人美由子赶往青州孤雁府去拜见锦衣公子,讨教一些用兵之计。然后再上白岳紫云观,将自己的三哥纳木安请下山来,一同谋划图伦城的报仇之事。却整日与夫人带着奶娘,独角龙用水上漂的银子,在龙安城内花天酒地,挥霍银子,好不痛快。

  冷剑与华飞终不负大哥重托,劳心劳肺了四个月,终招募了五万七千余青壮灾民,还为佳木安觅到了一对文武良材。文者叫韦伯,人称神扇子,汉中坪湾韦村人氏,是位举人,熟读兵书,颇有韬略;为将者叫张羽,延安卫柳树涧堡人氏,是位樵夫,使得一柄春秋大刀,双手能使千斤气力,很是威猛。

  佳木安担心龙安府里藏不住这么多的人,韦伯便道:“主公勿忧,只要打海盐帮的旗帜便可,地方不会过问。也可先将这五万七千人分数拔入山,先由张将军带领操练,待冷剑与华飞招足人后,再兵发建州卫。”但佳木安嫌山里的日子太清苦,便儿戏般地购置了八十艘大船,让张羽在船上操练兵马。可六七百人挤在一条大船上,别说是操练兵马了,就是睡觉也没法睡,弄得韦伯哭笑不得,便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苦思了几夜后,韦伯趁佳木安夫妻四人离船上岸取乐之机,便置了点下酒菜来到张羽船上,入舱摆上酒菜后禀退左右,就开门见山地道:“张将军,韦某苦思了数夜,都想不出这佳木安能成甚么大事。如真到了建州卫,由这样的主帅当家,你我必死无疑。不如你我合伙占一山头,你将我谋,打家劫舍,做个逍遥快活的山大王,你看如何?”此话正中张羽下怀,便点头笑道:“我也早有此意。要做,就得当机立断,带走多少兄弟,去哪占山为王,由你定夺。”韦伯的心里早已想好,便说:“兄弟不宜多,有三四百即可。若想人多,往后招人入伙便是。汉中有一山,名为虎头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立寨为王的好地方。”俩人喝着酒,就这般如何如何地商议背弃佳木安这一庸主,占了山后如何如何地壮大自己。

  这家里出了大事,跑了军师与大将,佳木安却浑然不知,依旧是带着美由子三个在城里吃喝玩乐,醉生梦死。直到过了月余,冷剑几个又带来了三万四千余人,对佳木安道:“此处再已无人可招。而我与华兄要赶往孤雁府,你往后之事可与韦张二位商议着做,必能杀了努尔哈赤。祝你马到功成,报得血仇。”冷剑走了后,佳木安遣人去请韦伯与张羽来商议起兵之事,才知韦张这一谋一将早在半月前带走了三百兄弟不知去向。

 文学

004

  “夫人,这下如何是好啊?”没了出谋的军师,杀敌的大将,佳木安还真有些慌了神。可美由子又哪来甚么计策呀,最后听了奶娘的话,租了大小船只百余条,与自己原先的八十艘大船装着九万一千余兵马匆匆离去。在河里行了二十多日后从原路返回入海,浩浩荡荡地扬帆穿过朝鲜海峡,终在莫温河卫弃船登上了岸。

  自入了草原,佳木安的心情异常的好,心想自己好歹也有九万多兵马,比当时的父亲不知强了多少,便一路做起了春秋大梦来,还对独角龙许诺,到时让他做大将军。这独角龙听了自然高兴,便在大军中挑选了三千人组建了一支亲军。行了十七八日后,在忽儿湖畔先后剿灭了三个小部落,一个大部落,夺得了不少牛羊,粮草也得到了补给。所得的三千八百多匹马中,三千匹归独角龙的亲军,五百匹给了美由子的亲兵,奶娘只得到三百匹,全给了军中大小头领。可没马的兵士一路之上只要见到部落或游牧民,便先抢马,再烧抢掳掠,强奸肆虐,如同虎狼。奶娘见了很是忧心,只怕如此下去,即便剿灭了建州卫,也会失去民心,便让美由子去劝佳木安,让他整顿军纪,严禁兵士烧抢掳掠,并善待部落,以取民心。

  可佳木安就是一个草莽,也早已忘了罗阳居士的赠言,又正如韦伯所说,他根本成不了甚么大事。也就剿灭七八个大小部落,抢得七八千匹马,可他就象是打了甚么大胜仗似地,怀里搂着两个美貌女子在帐内饮酒,此景如同他当初的父亲尼堪外兰,自然谁的劝言也听不进了,气得美由子踢翻酒坛离了营帐,负气闯出了大帐。但这庸主并非没在想其它,而且此时的雄心比以往更大。以往只想杀了努尔哈赤报家仇,但此时的雄心是想称霸整座大草原。他现有马军七千,步军八万多,而忽儿海卫有武艺高强的师父拉木厍,心上人呼沁,勇猛过人的呼扎,还有图娜与贡兰。只要占了忽儿海卫,到时将兵马交由拉木厍与呼沁操练,再让呼扎做将军,带兵一万五千去征战忽儿海卫两侧的撒刺卫,弗思木卫,考郎兀卫,弗提卫四城,和周边一些大小部落。这样既能扩大自己的领地,又能增加兵马,保证粮草的给养。随后,他再兵发建州卫,灭了努尔哈赤那厮,真正成为草原上的霸主。有了此番雄心,休整了三日后,他自己带独角龙的三千亲军和一万步军为前队,美由子领五百亲兵和三万步军为中军,奶娘率四千马军和四万步军押运粮草为后营,浩浩荡荡地往忽儿海卫进发。这一路之上有不少部落见了这支八万多人的兵马,谁也不敢拿着鸡蛋硬往石头上碰,纷纷归顺了佳木安,使他陡然增加了许多领地和粮草,还得了五千余匹马。

  奶娘见佳木安走走歇歇,歇歇走走,心想如此下去必会延误了战机,便来向佳木安进言。“将军,你可先遣独角龙的三千亲军奔袭忽儿海卫,先占了此城,那我军就有了立足之地。”谁料佳木安听了摆手笑道:“奶娘,忽儿海卫就在眼前,三四日的行程便能到达,你又何必要多此一举。再说了,我军多半为步军,歇息也是为了保证战斗力嘛。你快去睡吧,明日还要赶路。”奶娘无奈地叹息一声,回到自己营中,将四个将领召至自己帐内,道:“各位,如此庞大的一支兵马在草原上行走,又沿路剿了这么多大小部落,我怕建州卫的探马早已将消息禀报给了努尔哈赤。也许,建州卫的兵马正在赶往忽儿海卫的路上。所以,我召你们来,就是让你们带后营所有马军连夜进发忽儿海卫,抢在建州卫的兵马前占了此城。我许诺,只要占了此城,等到大军赶来,你们四位便是将军。”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四位头目领命回去拔营,连夜赶往忽儿海卫不提。

  到了次日上午,大军拔营起程,佳木安怕奶娘再来进言,便一连走了两日才安营扎寨,埋锅做饭。奶娘见前军突然停下,还以为是遇上了建州卫大军,忙飞马赶去,才知是安营扎寨,便气呼呼地找到了正在与美由子席地饮酒的庸主,气道:“将军,兵贵在神速,你连这也不懂啊。要吃要喝,等到了忽儿海卫随你,但现在必须起寨进兵。”可这佳木安撑死也就是个草莽,一个无知的庸才,确实是个成不了气候的人。若他早些听取奶娘的话,即便是遣二千马军先去占领忽儿海卫,也许他真的是成功了,真的能杀了努尔哈赤全家,他佳木安也将成就一代伟业。可是他与自己的父亲尼堪外兰一个德性,不能有一丁点的成就,不然整个人就轻飘了起来。“没事,奶娘,明日就能到忽儿海卫了。”奶娘忙劝道:“将军,现离忽儿海卫也就大半日的行程,理当让全军一鼓作气,你怎么就能如此悠闲地喝起酒来了呢。若忽儿海卫此时正在激战,那你怎么办?”佳木安笑了,斟了一碗酒,起身端给了奶娘笑道:“奶娘,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这我知道。可遣出去的探马回报,说方圆五十里未见建州卫的兵马在附近行动,奶娘尽管安心地坐下喝酒。明日这时候,我们已在忽儿海卫了。”美由子也说:“是啊,奶娘,将军刚才还说了,等平定了大草原,便敬奉奶娘做皇太后,让你安享清福。”这话音刚落,便有坏消息送了过来,由奶娘遣出的一位将领飞马回报,说他们刚占了忽儿海卫还没来得及布防,建州卫一支五千人的马军便已杀到,一阵乱砍就占了城池,就他一人逃回。这下佳木安听傻了,也想起了罗阳居士赠言中的第三句。“你的成败,全在她与她的旁人身上,须言听计从。”

  他懊恼自己没有听取奶娘的建议,若先遣独角龙的三千亲军去占了忽儿海卫,那自己从此就有了个落脚安身的地方。可如今一切都迟了,忽儿海卫先让自己的兵马占了后,随即又被努尔哈赤的兵马给夺了去,使他的雄心壮志眨眼间就成了泡影。他静了静神,刚要策动大军前去夺回忽儿海卫,只听得一阵轰雷般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禁不住抬头一看,只见远处第一妖孽,帝君宠我可好满山遍野都是建州卫的马军,却是图巴,扎力西,和阿扎里的一万隆庆铁骑在呐喊声中掩杀过来。他的兵约会大作战同人本h全彩马毫无准备,又没经过甚么训练,此刻见了如此阵势早已惊得四处乱窜,顿时被杀得哭爹喊娘,遍地都是尸体,没死的大半降了建州卫。佳木安在慌乱之时找不着兵刃,只得在独角龙亲军的保护下上马便逃,直跑出百十里后被美由子的亲兵接住,这才敢喘上一口气。他回头一看之下,哪里还有还有自己的兵马随跟来呀,仅有十几马军护着受重伤的奶娘朝自己这边狼狈地跑来,忙回马过去接住。问了才知,那些没死的兵马在惊恐中全降了建州卫,还好没丢失了水上漂所赠的全部金银。

  空旷的草原让佳木安感到孤独,望着独角龙的三百多亲军,美由子的百余亲兵,和奶娘那仅剩十八骑的后营如梦方醒,追悔莫及。想到自己原本的九万多兵马如今就留下了四百多骑,可一切都已晚矣。

  重伤中的奶娘见不得佳木安这懊悔又懊丧的模样,便劝道:“将军,你们汉人有句话,叫作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就别想得太多了。我们好歹还有四百多骑,这东山再起的资本还在。况且还有黄金白银,既可继续招募兵马,也可去向土鲁番,叶尔羌等国去搬取救兵。”无路可走的佳木安见美由子点了点头,就说:“这回是我错了,奶娘。如早些听你的良言,也不会落到如今这地步。往后,全听你奶娘的。”奶娘笑了,只怕努尔哈赤会追杀过来铲草除根,便说:“将军,我们对这都不熟,不如先找个当地人做向导,离开这里再作打算。”

  可建州卫的兵始终象幽灵般地出现在他们周围,弄得他们就象惊弓之鸟在草原上东躲西藏,真是可怜可悲。过了月余,奶娘病情越来越重,瞧着美由子整日护着奶娘落泪,弄得佳木安也措手无策。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独角龙带着全部金银,与三百多亲军弃自己的庸主逃走了。“这该死的独角龙,若让我逮住,必将他剁成烂泥。”奶娘在佳木安的怒吼声中撒手而去,哭得美由子死去活来。

  葬了奶娘后,走投无路的佳木安感觉自己就象是条丧家犬,要银没银的,要吃没吃的,仰望着天空想来思去了一阵后,决定厚着脸皮带着夫人和百余骑部下,空着双手去见辽东扈伦部的叶赫主纳林布禄大贝勒。

  叶赫主听说尼堪外兰的儿子来投,自然也不怠慢,接进府内按排住下再作道理。一日午后,叶赫主召见佳木安,也不看座,开口便说:“你身为尼堪外兰城主之子,却不思进取,图谋强盛,以报血仇家恨,杀了努尔哈赤,趁乱势干购物发生的变化出一番事业来,却白白将九万兵马拱手送人,还丢失了无数金银,真是庸才也。”佳木安有求于叶赫主,也只能忍气吞声挨训,训后回到住处借酒消愁。美由子见了就劝道:“你有求于别人,那也只能寄人篱下,忍辱负重。叶赫强盛,就连大明朝都遣使者来笼络叶赫主,无非是想让叶赫作为大明的屏障,来牵制逐渐强大的满洲。如叶赫主再召见你,你就用话来激怒叶赫主,让叶赫兵马去攻满洲。”随即就授佳木安如何如何用话去激怒叶赫主,以达到借刀杀人之目的。几日后,叶赫主果然遣人来请佳木安过去议事。佳木安见了叶赫主便道:“纳林布禄大贝勒,这努尔哈赤的崛起,迟早是你叶赫国的大患,如不趁早剪除,那出不了几年,你这叶赫国也成了努尔哈赤的领地。到了那时,你将和我一般无家可归,等着别人来训斥你。以我看,你大贝勒不如趁努尔哈赤羽毛未丰,速速联合哈达,辉发,乌拉三部之兵力,再说动珠舍哩,纳殷二部,那必能剿灭建州卫。”

  见叶赫主有些被说动了,佳木安接着又说:“再对蒙古国的科尔沁,锡伯卦,勒察三部言明厉害,聚集全部兵马杀了努尔哈赤,夺了建州卫,既能铲除后患,又能扩大你大贝勒的领地,如此这般,你大业便成。如你有此雄心,我甘为前锋,为你拔寨攻城直捣建州卫。到时,努尔哈赤的领地全部归你,我只要他的头颅来祭祀我家亡灵,你看如何?”这叶赫主早想剪除努尔哈赤,只是缺一位武艺高超的前锋,故而迟迟未敢发兵,这才让满州逐年强大。此刻听了佳木安这话,心想此人功夫了得,又报仇心切,正好一用,心中大悦,忙点头应允,让佳木安回去早做准备,自己着手去办起兵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