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花途全本,医道花途小说阅读【异能都市】

2019-07-06 09:57

第7章风骚的自信

  谁料,小许一关门,杨卫国就紧走一步来到叶凡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哈着腰,脸上全是讨好的笑。

  说道:“叶先生,你真是神医啊,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我有病呢?”

  “你脸色乌青,此为气血不畅所致。由表及里,我能推断出你那方面多少有点问题!”叶凡笑眯眯地说道。

  其实,叶凡只是用神识扫描了杨卫国全身上下,就发现他连接下身与小腹处的足少阴肾经发现了粘连堵塞。下身气血不畅,可不是靠望闻问切看出来的。

  “那,我这病能治吗?”杨卫国快步走到办公桌边,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有些紧张地问道。

  “脱裤子!你就当是在卫生间撒尿。”叶凡微笑着说道。

  “啊——?”杨卫国为难起来,尽在女人面前脱裤子了,还没在男人面前脱过裤子。

  不过想着以后的性福生活,这汉子一咬牙,脱了。

  “我靠!”

  叶凡心中发出一声惊呼,猜到这小子有问题,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啊。

  八尺高的壮汉,那玩意还没有小拇指大呢。

  杨队长,你真不幸啊。你要看到我的,肯定悲愤自杀了。

  杨卫国提起裤子,一脸忐忑地问道:“这,还能治吗?”

  “这世界上就没有我叶凡治不好的病!”叶凡一脸得瑟地说道。

  可是,此刻叶凡的得瑟,在杨卫国看来,是那么帅气,那么风骚,那么可爱啊。

  吧唧!

  他搂着叶凡在他脑袋上亲了一口,问道:“叶神医,您赶紧说,这病咋治?”

  叶凡内心嫌恶地擦了擦口水,翘起二郎腿,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摸着下巴,皱眉思索问道:“我想问你,你腹部以下的部位受过伤吗?”

  “受伤过!我那时候还是武警部队服役。一次在南疆执行任务,和三个毒贩遭遇,小腹处挨了一枪,但是,归队以后子弹就取出来了啊!”杨卫国皱眉说道。

  “子弹取出来,未必就没有问题。据我的诊断,是经脉,额,也就是血管出现了粘连,导致你气血不畅,下面供血不足,海绵体整个就没办法充血,当然……”叶凡笑着说道。

  杨卫国跟个小学生一样频频点头,对叶凡那叫一个敬佩。

  “只要把经络打通,就可以痊愈了!甚至可以让你二次发育,骁勇异常!”叶凡一脸自信地说道。

  按照叶凡的嘱咐,杨卫国打开了叶凡的手铐,一脸肃穆地闭上眼睛。

  “通同一气,畅行无阻!着!”

  叶凡默念道,左手掐了一个指诀,右手在空中虚化了几下,催动灵气,一股耀眼清亮的真气直射入杨队长小腹。

  奇迹出现了。

  杨卫国只觉得小腹处一股清清凉凉的气息流过,说不出的舒坦,紧接着,一股热流沿着经脉缓缓流淌,畅通无碍。

  杨卫国就是不脱掉裤子查看,也察觉到下面涨大了几分。

  “呜呜呜!你就是神仙在世,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不仅仅治好了我的难新妇开头的诗句言之隐,还挽救了我的家庭!”

  让多少罪犯闻风丧胆的纯爷们,此刻抱着叶凡跟一个孩子一样,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因为这病一直治不好,杨卫国的婚姻已经告急。老婆怀疑他天天在外面偷食,所以没有办法交公粮。杨卫国怎么解释,她也不听。

  是啊,这么一个身体壮得跟一头牛似的猛男,谁能想到他那方面出了问题呢?

  叶凡笑着说道:“杨队长,你现在相信我本来就是一个采药的医生了吧?”

  “相信!相信!”

  杨卫国忙不迭地点头,抓住叶凡的手,真诚地说道:“斗破苍穹里的帝之不朽叶神医,我这人无权无势,一穷二白。就是多少还有点威力,以后要是有不开眼的家伙找你麻烦,你一个电话,我立马杀过去,抽死丫的!”

  叶凡笑道:“我本守法一良民,你保护我,也是你的责任啊!”

  “哈哈哈!叶神医说得好!”杨卫国看叶凡在这里耽误了两个小时,时间也不早了,互留了联系方式,一脸恭敬地把他送到门外。

  一路上俩人谈笑风生,让坐在值班室的小许惊诧莫名,揉了揉眼睛,靠,咋回事?这世道变了啊,猫鼠一家亲?

  宋青瓷刚好起床来看审问的情况,站在背阴里,看到这副情景,差点气死了。

  这小子,看来还真有点来头啊,连铁面无私的杨队长都能拉拢腐蚀了!

  不过,哪怕你有通天的本事,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叶凡同宿舍的几个同事有的已经买房,有的在外面租房,都不在宿舍。

  回到医院宿舍,他就开始把那株百里香移植到一个花盆里,吸着那清凉的灵气,叶凡开始修炼云海苍龙诀。

  修炼了一个晚上,到旭日初升的时候,他猛地睁开眼睛。

  感觉气海中真元充盈,达到了练气一层圆满。

  叶凡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走到阳台上,深呼吸了一下,感觉全身精力充沛,比睡了一个自然醒还舒服。

  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微笑,练气一层圆满,意味着,他可以向练气二层迈进。体内真元更为充沛,也意味着他能发出的符咒,种类也更多。

  在练气一层的时候,他在一天之内只发出一次“斗转星移咒”。而现在则可以发出九次,而且,效果也更持久。

  洗漱完毕,叶凡吃完早餐,就端着那盆百里香来到办公室。他是打算时时刻刻都把百里香带在身边,便于自己吸收灵气。

  叶凡有一间独立办公室,倒不是他能力多强,而是他之前人品、医术都太差,根本没人愿意和他同处一室。

  刚刚在办公室坐定,谢倩云就敲门进了他办公室,寒着脸说道:“叶凡,和你商量个事儿。”

  她一向对人冷漠,叶凡也不在意,就笑道:“梁医生请讲。”

  “你昨天用秘方治好沈美怡的事儿,我和我一个开美容院的朋友说了,她对你的药方感兴趣,想买过去,大规模生产。你看怎么样?”谢倩云抱着肩膀,斜睨了叶凡一眼,说道。

  “不怎么样?我不卖。”叶凡思忖片刻,冷冷答道。

 文学

第8章一个吻,一千万

  叶凡治疗好沈美怡全靠修真界的符咒,根本就没有任何秘方。但是,他没有办法把这件事和谢倩云明说,所以只能这样拒绝。

  就是他说出他是修真大陆夺舍穿越来的,谢倩云能信吗?

  恐怕会误会叶凡在侮辱她的智商。

  “五百万!这个价格可不低了。云南白药的药方也只不过三百万而已。”谢倩云受朋友嘱托,只能耐心地和叶凡讲价。

  “不行。”

  “八百万!”谢倩云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有点生气,昨天对叶凡产生的好感慢慢消失,看来叶凡还是和原来一个死德行——贪财好货。

  见叶凡再次摇头,谢倩云失声问道:“你到底想要多少,你开个价吧?”

  “就是八千万也不行!”叶凡笑眯眯地说道。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

  谢倩云灵机一动,这小子没准想要股份,可真够贪婪的。

  “那,我就告诉你我的条件。”叶凡被她追问得有点抓狂,笑眯眯地站起身来,向她走过去。

  谢倩云脸上浮现惊慌之色,吓得退后一步,身体就贴在了墙上。失声问道:“你……你想干嘛?”

  叶凡双手撑着墙壁,把她夹在双臂之间,把脸往前凑了一点。

  两人脸庞近在咫尺,谢倩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又长又翘的睫毛仿佛能搔到叶凡的眼皮,叶凡顿时觉得痒痒的,麻麻的。

  叶凡嗅到这轻熟女那诱人的体香,嘴上能感受到她嘴巴喷出的温热清香的气息,就一把揽住了她那柔嫩的小腰,笑眯眯地说道:“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秘方!”

  “混蛋!”

  谢倩云气得粉脸通红,高跟鞋狠狠地踩在叶凡脚上,一把推开叶凡的胳膊,跟兔子见了大灰狼一样,落荒而逃。

  走在走廊里,谢倩云嘴里狠狠地道:“昨天他为我出头,我还以为他转了性,谁知道还那么流氓!”

  来到办公室里,她气喘吁吁地拨通了女友的手机,说道:“施雅颜,这事儿有点难办……”就把刚才的遭遇讲给女友听。

  施雅颜发出咯咯一阵娇笑,说道:“你可够金贵的啊,一个吻值八千万,比那些一线明星还贵呢!”

  “你……你!还开玩笑呢!”谢倩云气得直跺脚。

  “哎呦,我的姑奶奶,让他亲一下有什么啊?你就当是被狗咬一下。记住,我的底价是一千万,或者,制药公司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只要你帮我拿到那个药方,这钱就是你的!”施雅颜循循善诱地说道。

  “不行。我做不到!”

  “我倒。如果我是你,我就答应了。听你说他还挺年轻是吧?我就果断亲了他,把他推倒,等结婚了,再把股份骗过来。最后,还是我的!”施雅颜叽叽咯咯一阵笑。

  “你就是没心没肺的家伙!”

  谢倩云一脸郁闷地挂断了电话。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在风中轻轻摇曳的苍翠的松柏,眉头紧锁,嘴里喃喃自语:“一个吻,一千万,到底值不值?”

  开始查看病房,叶凡先来到沈美怡的病房,就看见她正坐在床上吃粥,笑道:“沈小姐,今天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挺好的。谢谢你,叶医生。”沈美怡放下粥碗,微笑着说道。

  叶凡不得不承认,沈美怡的笑容特别美,一笑,眼睛就弯起来,如同弯弯翘翘的月牙,也就是她这种甜美纯真的扮相,让亿万粉丝沉迷追捧。

  他一脸好奇地问道:“听说贵圈很乱啊,一些明星为了搏出位甚至主动寻求潜规则,你生在大富大贵之家,为什么还要蹚这趟浑水呢?”

  沈美怡把一缕长发理到耳后,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笑道:“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可能我说了他们都不信。其实,我只是喜欢唱歌、喜欢表演而已。”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时代,有这份淡泊的心态,难得。”

  “你也很淡泊啊。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君似小黄花,你不是也没参加?”沈美怡微笑着说道。

  叶凡不能告诉他,他志在蔡徐坤粉丝发黄图修真,对这世俗的金钱名誉没啥兴趣,也怕麻烦,只好微笑着点点头。

  “对了,叶凡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沈美怡微笑着问道,“我有很多商业演出,都耽搁了好久,我想尽快地参加工作。”

  “嗯。你这种心情我理解。但是,还是等观察一周后吧。”叶凡微笑着说道。

  叶凡搓了搓手,有点尴尬地说道:“不知沈先生和您说了没。沈小姐,你的人头疮虽然祛除了。但是,还是需要通过推拿按摩,化解其中的淤血。不然,恐怕会留下后遗症,至少,也会影响美观。”

  腾!

  沈美怡的那一张白腻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红色不住蔓延,连细长白嫩脖颈都变红了,仿佛能滴出血来,一时间美艳不可方物。

  沈美怡很害羞,因为那人头疮长的位置太让人尴尬了,恰好在双峰之上的位置,虽然不至于擦枪走火,但是,也是她心理的禁区。

  叶凡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而她是十八岁的妙龄少女,若将叶凡那一双手放在她那里按摩推拿,她想想就觉得很尴尬。

  叶凡自然把她那欲语还休的神态瞧在眼里,笑着说道:“沈小姐,对于我们这些医生来说,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在我们眼里,只有病灶、症状,所以,你不要多虑。”

  沈美怡一想也是,很多妇科医生都是男人。

  这是科学,自己不应该有不洁的联想。如果扭扭捏捏,反而是对叶凡的一种不尊重。

  听叶凡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自己太过扭捏了。就微微点头,说道:“好吧!”

  “身体平躺,全身放松。”叶凡淡然说道。

  沈美怡按照他的吩咐,乖乖躺好,轻轻一咬牙,把病号服解开,敞开衣服,露出里面的精致的小背心来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

  霎时间,一片晃人眼睛的白腻从小背心领口之处倾泻出来,春光无限。

  看到这一幕,叶凡心中猛地一阵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