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罪》小说txt在线阅读

2019-07-06 09:57

局中罪主要内容:因哥哥的案件牵扯进一桩扑所迷离的凶杀,陈放扛着压力紧追不舍,一路隐藏对哥哥不利的证据,却不想陷入更深的阴谋之中,而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来自那份诡谲的惊魂档案……

第1她和别人睡了—家家0章 吓人

陈放认真看着高伟聪的动作。

杨桃赔了一下子之后,那高伟聪好像按捺不住,正要对她动手动脚,却被杨桃抓住手说:“高少爷别那么着急呀,现在还是上班的时候呢,晚一点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好,那我就陪你玩玩。”高伟聪喝了一杯酒。

那杨桃也不含糊,本来就酒力不济的她没喝几杯立马迷糊了,在那儿左摇右摇。

陈放一个咯噔,立马想要上前阻止,但没想到高伟聪站起来说,“你们都别跟来,今晚我有事要做。”

陈放看着杨桃被高伟聪拉了起来,随后高伟聪接过司机给他的钥匙,笑眯眯的看着杨桃,不顾他带来女郎的拉扯,说道:“我们走吧,我都已经等不及了呢。”

陈放阴沉着脸色走了过去,轻飘飘的撞了一下杨桃轻声的道:“别让他开车,把他钥匙丢回去。”

杨桃一把抓过高伟聪的车钥匙。

高伟聪看着杨桃说:“怎么了?”

“不要开车了,我家就在附近,我带你去。”

“好啊,玩完了,我们再留个电话,一起联系交流一下性福的事儿。”高伟聪说完就被杨桃拉着走出了酒吧。

陈放立马追了出去,一步一步的跟着杨桃和高伟聪走进一个阴沉的小巷子里。

正在这时,陈放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电话是张昊打来的,“喂,陈放啊,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等会儿,我这边还有事。”陈放挂了电话,一眼看了过去,高伟聪和杨桃的影子已经不见了。

“真会挑时候!”

陈放立马朝小巷深处走去,他觉得这个高伟聪的嫌疑很大,但不能马上做出方案来针对高伟聪。

这三岔四绕的,而且因为是在酒吧,所以附近住宿的地方很多,这下不好找了。

正当陈放要打一个电话给杨桃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男性的惨叫,他顿时以手扶额,“看来杨桃还真不能惹。”转身朝着惨叫传来的方向跑去。

“陈放你在干什么?怎么刚才没看见你。”杨桃看着陈放怒气冲冲的道,“还好本姑娘机智,不然肯定要吃亏了!”

陈放看着已经昏过去的高伟聪,又见杨桃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脸色有点通红,应该是酒力上升,刚才那轻飘飘不胜酒力的样子是她演出来的,顿时无奈道:“局里出任务了,昊哥打来电话让我过去。”

杨桃也意识到这次又出事了,立马跟着陈放跑了出去,但又回头看着高伟聪道:“这个人不会有事吧?”

“没事,死不了。”陈放一边走一边拿出电话打给了张昊,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张哥,我是陈放。现在我马上过去。”

“好,你快点过来,具体还是等你看了再说。”张昊声音有点异样。

陈放带着杨桃朝对面小区走了过去,一个警察对陈放说道:“在上面四楼,杨桃你就不要跟着去了。”

“不行,我要去!”随后她跟着陈放就来到两个警察守住门的地方。

这是个破旧的居民楼,没有电梯,只有一处楼道,陈放一边上楼一边观察周围。

楼道一般都有监控,但监控现在没有闪光,应该是已经被破坏或者本来就是坏的。

一上四楼陈放就看见张昊在走廊抽着烟,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杨桃闻到了一股恶臭味,捂住鼻子问:“好大的腐臭味啊。”

“这是因为尸体过度泡水,加之最近天气炎热,所以才让尸体变成这样。”

“我当然知道了!”

张昊拿出装在袋子里的手机,还有一份报告递给了陈放,说:“这死者叫李桂兰,她的身份是卖淫女,根据邻居阐述,死者已经十多天没有出入过宿舍楼,原本以为她是回老家了,或者外出接客,但尸体腐烂之后,发出阵阵恶臭,这才报警让我们过来检查。”

“现场死者死的很宁静基本判定是溺亡,唯一遗物手机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只是一些联系过一次的男性手机号码。”

“现场来看,应该不是仇杀,可能是自杀的,但我们还发现死者浴室里的毛巾还有淡淡类似致人昏迷的气味,并且经过反复的清洗。”

“一个已经在清洗毛巾之后死去的人,这毛巾不应该挂在墙壁上,而且还需要死者站起来才能做的到,所以我们推测这应该是他杀。”

张昊虽然推测的是他杀,但是他还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方向。

陈放对张昊说:“把这具尸体先送到法医室里检查一下致人昏迷的药物是什么,还有这楼道上的监控为什么没有显示?”

张昊仔细的想了想说:“对,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楼道上的监控被破坏了,而且上上下下的居民都没有看见什么可疑人物。我觉得应该是犯罪人切断了监控,然后带走了很多东西,比如死者的财物,但没有带走死者的手机。”

楼道上的监控被破坏,说明凶手对这栋楼的情况应该是很熟悉,陈放嘴角上扬,看着张昊说:“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不是房东。”张昊接话说。

“当然不是这个房东,而是一个对监控路线很熟悉又对死者很熟悉的嫖客。”陈放带上一次性橡胶手套,拿出手机插上充电器,等了几分钟后打开机,对着杨桃说:“你打这个最近拨打联系人的第一个,跟他说我还没死。”

“啊?你说什么?这样吓人不好吧。”杨桃整个人都不好了,陈放果然很冷僻,这种破案手法也就他想的出来。

“你怎么知道就是这第一个联系人?”张昊奇怪的看着陈放。

“作案人应该已经知道警方已经介入,因为附近的监控都是这一个人所做的,但他切断了这里的监控,之前的监控虽然有存档,但对于我们侦查来说证据不足,所以我要吓一吓凶手,让他以为死者来找他复仇了!”

张昊看着陈放说:“你这样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杨桃,你记得等会儿打电话的时候,故意停顿几秒。”
 

第11章 凶杀案

杨桃一脸奇怪的看着陈放,不过还是照做了,拨打电话时,隔壁的租房也传出了悦耳的铃声。

张昊猛然行动,一脚踹开了死者旁边的宿舍门!

原来这一切只是掩耳盗铃,陈放推测凶手应该是在监视警方做事,因为这附近已经被切断了监控网络,所以故意拿出手机对杨桃说的。

犯罪人也一定没有想过把手机关机,而是准备糊弄警方,因为那样可以摆脱自己的嫌疑。

但没想到这恰好是陈放设置的心理障碍。

而这门被踹开时,那个人也正好推开了阳台上的窗户,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些东西,准备随时放下扔。

张昊大喝一声:“嘿,你在干什么?”

这精瘦男子反应迅速的拿着一个白色塑料袋,从窗户跳了出去。

这可是四楼啊,如果摔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好,他应该带着证物,别让他跑了!不良鲜妻有点甜”陈放对张昊一说。

张昊立马跑到窗台,看见这精瘦男子没有跳下去,而是跳过了对面居民楼的阳台上,正朝着楼顶上爬。

张昊同样跳了过去,他也挂在阳台上。

陈放跑来站在阳台处对张昊说道:“昊哥,小心一点啊!”

而那家伙在阳台上挂着,一溜烟的往上窜。

谁知杨桃拨开陈放,看着死者李桂兰的手机,没有犹豫的丢了过去。

那精瘦男子被手机砸了一下,竟然从松开了阳台铁架,“啊,救命啊!”

张昊一把抓住从上掉下来的男子。

幸好他很瘦,不然两个人都得掉下去。陈放招呼着那些同事纷纷上去搭把手,看着杨桃说:“那么危险,幸好没出什么事儿!”

“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啊。”杨桃有些委屈,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杨桃和陈放坐着警车回到警局。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而曾萱则还在法医室忙着,那具女性尸体需要检查死因,核实犯罪嫌疑人的所作所为。

陈放喝了一杯茶,看着杨桃说:“你演技都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帝了。这两个任务你完成的非常好啊。”

杨桃笑着说:“呵呵,我真谢谢你的夸奖了。”

这时张昊走了过来。

“陈放啊,还真是麻烦你了,这件案子能那么快找出真凶,还得多谢谢你啊,”张昊明白,如果是换做他,绝不会想到那样的办法,因为破案是需要过程的,直接拨打电话不一定嫌疑人就会全部交代,反而会更加麻烦。

但没想到陈放故意给秘密监听的凶手错误的心理障碍,这才完成了这次任务。

“这是我应该做的。”陈放又喝了一杯茶。

张昊看着陈放说:“对了,你怎么刚好在那里?难道是李围有什么线索了,我看你那时候很紧张,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吧?”

“没有啊,我就是在找杨桃而已。”陈放对张昊淡淡的一笑。

而杨桃以为是发现了那张纸的缘故,不过看在功劳上,她也打球像蔡徐坤是什么梗没有多说。

“你们之前就在一起?”张昊有些惊讶,他以为杨桃和陈放在约会。

“是啊,我和她一起去逛了一逛,跟她说了一些具体情况,所以才正好碰上。”

“好吧,不过有什么李围的消息,记得告诉我。”张昊喝了一杯茶,缓和一下精神,刚刚站起来就看见一位同事拿着报告走来,伸了伸懒腰道:“看样子是又出事了。”

“老张啊,江宁市公寓打来电话说发现了死人。而且是凶杀案,已经有同事过去封锁了现场。”

“好的,谢谢。”张昊对同事道谢,随后又看着陈放。

陈放干脆的说:“我们一起去吧。”

“我就等你这句话!”

他们一起坐上警车,杨桃不顾张昊的劝说,执意要跟着去。

江宁市中心的一座公寓,这座公寓是单身公寓,平时入住的都是一些社会人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次死的是一个男性,听说还是一个房地产的经理。

“这应该是仇杀,因为房地产生意一向是明争暗夺。”张昊在路上就推测这是一场仇杀案,而且还是一次有预谋的仇杀。

待他们来到这间公寓的时候,几个公寓的老总正在接受警察的盘问,他们的神色极其怪异,有的是惊慌,有的表现的很冷静。

“这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就是死者所住的单身公寓了。”现场同事的带领下,张昊一行人来到301单身公寓。

同事又将死者的身份报告拿了出来,说道:“死者名叫顾辉,是一间有名房地产公司的经理,根据他同事说,顾辉平时人很好,说话也不会太得罪人,但他最近好像惹了一个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张昊暂时没有打开房门,而是看着同事说。

“这顾辉欠了一大笔的钱,我们怀疑应该是顾辉没有还债而引发的。”

陈放轻轻的打开门,这里面是一片狼藉。

陈放朝着室内走了过去,他一眼就看见了那里面的血红色被单,以及被残忍分解的尸块。

那些尸块大多被法医助手收敛干净,曾萱看着陈放说:“这些尸块我先带回去分析一下,你先四处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回头我会做一份报告给你们。”

“麻烦你了曾萱。”

张昊一说,曾萱也就笑了笑,她瞥了一眼陈放,说:“这有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而陈放身后的杨桃脸色极其不好,看着曾萱收集的集装箱里的尸块,随后她越过陈放看见的那些四溅的血,一个踉跄的就往陈放身边靠。

陈放皱眉问道:“你没事吧?”

杨桃死死抓着陈放的肩膀说:“我没事啊,就是这有点吓人而已。”

陈放淡淡的说,“既然没事,你就不要抓着我的肩膀了。”

他说着走了进去,而杨桃也咬了咬牙跟着进去了。

现场遗留下来的三件凶器和不规则指纹是这里唯一的线索,但是经过初步的检查没有发现指纹,他还看见已经占满血的一块抹布,呢喃道:“这凶手把自己的指纹给擦掉了,但应该还有什么地方会有遗留!”

“陈放,你有什么发现吗?”张昊和同事交代了几句,走进来对陈放问道。

“这个死者抽了不少的烟,应该是最近很烦恼,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所以对自己的现状不是很满意,而这里有搏斗痕迹。”

“这说明死者应该是遇见了前来讨债的人,但是他们发生搏斗的时候,估计还有两个人在门外等着把风,之后听见打斗声,一起进来就联手把顾辉杀死了。”

陈放走到卧室放置电脑的旁边,凝重的拿出一次性塑胶手套,随后将烟灰缸拿了起来,放在自己的眼前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香烟是不久前刚刚抽过,而且这烟灰缸上估计有指纹,把这个收蔡徐坤看看批是什么梗起来吧,也许可以提取到什么相关的信息。这上面的烟头有的燃烧的不是很完全,应该不是顾辉一个人抽的。”

张昊走到顾辉的床边,这床上已经是血红一片。

他戴着一次性手套轻轻拉起了床单,然后对同事说:“这里还有半块器官,你们收拾一下。”

而陈放身后的杨桃看见那半块器官整个人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