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传奇整本章节阅读,神医传奇全文免费阅读

2019-07-06 09:57

神医传奇主要内容:是什么让本想低调的他不断做出惊人之事,为何那些达官显贵都会对他俯首?为什么那些清纯校花,萌妹邻居,火爆警花和高冷女总都前仆后继投进他的怀抱? 且看草根出身的少年李天赐,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屌丝,逆袭一切踏上巅峰的传奇之路。

第9章 同桌苏雪

秦婉晴停好车后,让李天赐在车上带着贝贝稍等,自己进了银行,片刻后拿着一个纸袋返回车内。

“这里是两万五千块,你收好!”秦婉晴上车后将纸袋交给李天赐后说道。

“怎么多五千?这个我不能要!”李天赐一听秦婉晴说的钱数,顿时强提精神摇了摇头,他是缺钱,但是说好的事情他却不会在改变,平白多收秦婉晴几千块钱,他更做不到。

“给你就收着吧,我看的出你急用钱,估计两万块等你解决完事情后也没有剩余了,五千块就算是我感谢你刚刚帮我解决碰瓷事情的报酬好了!”秦婉晴此时对李天赐的天都明显好了很多,说话时语气很柔和。

“婉晴姐,谢谢你了,不过我真的不能要!”李天赐依旧很坚持,说话时从纸袋中取出五蔡徐坤婚后带娃小说千元交给秦婉晴。

“你……好吧,那等你有机会到青州,我招待你好了!”秦婉晴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见李天赐如此坚决,就没有再坚持。

“好的,有机会肯定会去看婉晴姐和贝贝的!”李天赐微微一笑说道,本来还想着如何留下秦婉晴的联系方式,以后有机会帮贝贝治病,现在秦婉晴这样一说,倒是免去了他自己索要电话的尴尬。

随后双方交换了电话,李天赐又和带着一丝不舍的小贝贝告别一番后下了车。

目送着秦婉晴驾车远去,李天赐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准备打车回家休息一all蔡徐坤受swin团宠下,现在还不到中午,和李海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天时间。

当李天赐打了摩的回到家中时,发现家门上锁着,开门进院后发现母亲的小推车不见,顿时明白母亲没有听自己的劝阻又去摆摊了。

“天赐哥你回来了,我没看住阿姨,她非要去摆摊。”

李天赐这边还没进门时,隔壁的张晓雅听到李天赐的开门声,穿身一身可爱的卡通家居服就跑来过来,娇憨的脸上带着一丝愧疚说道。

“算了,我知道我妈的性格,她要想去你是拦不住的,我有些头晕,先睡一觉,你自己随便吧!”和张小雅已经熟到不能再熟,所以李天赐也没有必要客套什么,本来还想着和母亲说一下自己弄到钱了,现在母亲不在,他只想立刻睡一觉。

张小雅见李天赐精神如此萎顿,连忙上前关心起来,一直将李天赐扶着上了床,直到李天赐沉沉睡去,这丫头还凝望了好一阵才退出李天赐的房间。

李天赐这一觉睡的很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古老的手机铃音将他唤醒。

迷糊中醒来,起身将桌上的手机抓了过来,本以为是李海那家伙催自己还钱,不过在看清号码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微笑。

“我的美女同桌,怎么想起给我这个屌丝打电话了?”李天赐抓着后继躺回床上接通,带着一丝调笑的口气说道。

“少贫嘴,你在哪呢?”电话另一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正是李天赐的同桌美女苏雪。

“我在家,你有事?”李天赐知道苏雪来电一定是有事。

“三点半以前赶到礼品街,就这样!”苏雪的语气清冷中带着强势,根本就没有丝毫征求李天赐意见的意思,说完之后干脆的挂断电话。

李天赐举着手机愣了片刻才回过神,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这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啊。

无奈归无奈,但是同桌发话,李天赐也不得不照办,否则别说不去,就算是迟到,自己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而现在时间已经三点零五。

起床后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恢复大半,冷水洗了一把脸就彻底精神过来,准备出门前想了一下,将那两万块背在身上,准备等晚一点直接将钱还给李海。

“咦?倒是把你给忘了!”

拎起背包后李天赐才想起,背包中还有那个藏着兽皮和银针的木雕,取出来后想了一下,感觉时间不足,便将木雕放到桌上,准备晚点回来再打开研究。

将家门锁好,李天赐也没有因为时间紧就打车,依旧等了两分钟上了小公交,十几分钟后来到礼品街口,此时和约定的时间刚刚好。

一下车,李天赐就远远看到街口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穿着牛仔配白色小衫的靓丽女孩。

苏雪十八岁,一米七零的身高,有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精致的瓜子脸,秀眉杏目唇红齿白,肌肤亮白如玉,配上淡淡冷漠的神情,很是有一股女神范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孩最骄傲的部位发育的并不是很好,雪白的小衫上只有两个小小隆起。

“女神在上,小的给您请安了!”李天赐快速来到苏雪面前,一脸殷切的模样招呼道。

“哼,恶心!”苏雪看着李天赐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不过脸上却带着一股嫌弃的神情,说完话,一甩手中的粉色小包向礼品街内走去。

“能恶心到女神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待遇啊,说吧,叫小的来有什么吩咐?”李天赐嘿嘿一笑跟来上去问道。

“再叫我女神和你急!”苏雪瞪了李天赐一眼,随后继续道:“明天我舅舅生日,本来我不准备去的,可我外婆说想我了,非让我跟我妈一起过去,所以后天的同学会我去不成了,你陪我买一些小礼品,到时转交给几个同学。”

“啊?好啊,其实那同学聚会也没什么意思,不去就不去了!”李天赐一听苏雪说不去参加同学会,一愣之后,心里倒是有些欢喜,这样至少李海和那个钱少没有机会在同学聚会上对苏雪下手了,至于其他时间,相信他们也没有多少接触到苏雪的机会。

“嗯?怎么感觉我不去参加聚会你很开心?”苏雪侧头看着李天赐,漂亮的大眼睛一眯问道。

“没!哪有的事,感觉你不参加是同学们的一大损失呢!”李天赐连忙摇头,似乎生怕苏雪追问,干脆转移话题道:“录取通知书都下来了,你被哪所大学录取了?以你的成绩,青大和北华都不是问题吧?”

“怎么?你想脱离本小姐的控制?别想美事了,我报考的也是青州大学,今后四年你还要归本小姐的领导!”苏雪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移,瞪了李天赐一眼,带着搞不掩饰的强势说道。

说起来苏雪和李天赐的关系还真有过古怪,明明不是男女朋友,但是有时候彼此相处却有着恋人般的感觉,只不过李天赐从来当苏雪时最好的朋友,没有过其它念头,至于苏雪,应该也没有吧!

“什么?你疯了?你那么好的成绩竟然也去青州大学?这……你一定是在逗我玩!”李天赐先是一惊,随后干脆的摇了摇头,认为苏雪一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爱信不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苏雪看着李天赐惊讶的样子也不多解释,说完之后就快步走进一家礼品店。

“你到是说清楚,真的要去青州大学啊?”李天赐一边追问一边跟了进去。
 

第10章 冤家路窄

苏雪做事很干脆,买东西也是如此,进了一家礼品店之后很干脆的就将几样小礼物买完,随后将所有礼物装进一个大袋子扔给李天赐,迈着小方步就出了礼品店。

“还要做什么?”

李天赐见苏雪出了礼品店后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向街道深处走去,不由得开口问道。

“跟着就是,哪来那么多废话!”苏雪不满的瞪了一眼李天赐。

“我……”李天赐一阵无语,看看天色都快傍晚了,等下自己还要找李海办事呢。

无视李天赐的抗议,苏雪向前走了一段路后,又进了一家名为博古斋的古玩店,李天赐只能颠颠的跟了进去。

“两位需要点什么?我们博古斋可是……”

李辰次和苏雪一进店门,就有一名青年伙计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这青年一边吹嘘着自己家店里的东西,一边在看向苏雪时,眼中忍不住升起丝丝痴迷,不经意间扫过苏雪的胸前,还会露出一丝惋惜的神情。

“随便看看!”苏雪厌恶的看了一眼青年伙计,靠近了一些李天赐后说道。

“随便看,随便看!看好什么我给你们介绍!”青年伙计似乎没发觉苏雪对他的厌恶,依旧满脸带笑的跟在一旁,古玩店不同礼品店,一般时候这里很少有客人,更别提向苏雪这种极品的小美女了,至于李天赐,已经被伙计选择性的无视了。

苏雪不再理会热情的伙计,和李天赐并肩走到一旁的展柜前观看起来。

“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观看了一阵之后,苏雪指着柜台内一枚雕刻着苍松的古朴玉牌对着李天赐问道。

“雕刻挺不错的,寓意也好,就是不知道玉质如何,让伙计拿出来看看吧!”李天赐对玉石了解不多,但是他现在却有异能在身,如果是好玉一定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玉灵之气。

那青年伙计在旁看着苏雪的动作,立刻殷切上前,一边将那玉牌取出来,一边说道:“小姐好眼力,这可是乾隆时期的好东西,虽然不是御用之物,但也是一方大员或者大富带过的!”

“你这么说,这肯定就是古董了?你敢给开个保证书吗?”苏雪一边接过玉佩,一边淡淡的问了伙计一句。

“这个……古董这种物品,可没有开保证书的例子啊!”青年伙计被苏雪一句话弄得一阵尴尬,保证书这玩意他可不敢随便开,真的要是出事,那他的工作基本算是完蛋了,还要赔偿不小的金钱。

苏雪看了一眼那青年伙计的样子,眼中再度闪过厌恶,随后接过玉佩直接递给李天赐道:“你帮我看看。”

“好嘞,正好我最近研究翡翠玉石,算是小有心得!”李蔡徐坤唱rap天赐也没客气,说着话将玉牌接了过来。

“唉,你小心点,这可是古董,不小心摔了算谁的!”青年伙计见美女换成了屌丝,而且这屌丝大咧咧的就将东西抓了过去,顿时一脸的不爽道。

“摔了我会赔,你可以闭上嘴安静一下吗?”苏雪皱着眉头说道。

“我……”伙计这次终于感觉到,眼前的美女对自己那一丝厌恶了,心里有些郁闷的闭上了嘴,不过这时倒是注意起了李天赐。

李天赐也没理会青年伙计的反应,玉牌一到手,李天赐就感受一丝微弱的清凉之气从浴室内传递到自己的脑海,而脑中虚幻的莲台微微一动就没了反应。

“这么弱的玉灵之气,莲台都懒得吸收,看来这玉佩的玉质很差啊!”李天赐感受了一下之后,心中就有了判断。

“这位先生,看了半天,可是看出了什么?不防说出来也让在下涨涨见识呗。”青年伙计见李天赐端着玉佩看了半晌也没有反应,不由得带着一丝讽刺的语气说道。

李天赐回过神,看了一眼青年伙计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说,虽然我对股东不了解,但是对玉石的品质还能分出一二的,着玉佩雕工是不错,可玉质却很低下,我想古时的大官或者大富不会这么没眼光吧?”

“你能分出玉石好坏?”青年伙计一愣,随即强辩道:“就算这样有如何,古人的爱好也许就是这样呢!我们这是古玩店,又不是于是翡翠店,于是的质量高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要是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好说了!”李天赐一耸肩,懒得和这伙计我是一个50岁闷骚妇女多做争辩,随手将玉佩递给苏雪,让她自己做决定。

“还是算了,我也不懂什么古玩,总之我不能送一块低劣的玉石给人,我们再看看吧!”苏雪很干脆,对李天赐送过来的玉佩接都没接,直接转身向一旁的货柜走了过去。

李天赐微微一笑,将玉佩递给了青年伙计,转身就准备跟上苏雪,不过在刚要转身时,突然目光看到面前的柜台角落处,有着一个装满零散小物件的盒子,其中一枚硬币大小的平安扣引起了李天赐的注意。

“那个盒子里面都是什么,拿出来看看可以吧?”李天赐心里升起感觉,便对着那伙计说道。

“看看自然可以,不过那里装的都是一些破损的小玩意,估计你们也看不上眼!”青年伙计对李天赐看不上眼,不过他毕竟是个伙计,嘴上带着一丝讽刺,但同时还是将那盒子取来过来放在柜台上。

盒子里多是一些玉石和木雕类的零碎小物件,而且正如伙计说的那般都是有些破损。

李天赐对于其他零碎没有在意,直接将那枚有着明显裂痕的平安扣那里起来,顿时脑中的莲台微微一颤,一股稍微浓郁的清凉之气从那平安扣中传递过来。

“这小东西看着挺漂亮,怎么卖?”李天赐感受到玉灵之气后,压下心中的激动,不动声色的对着伙计问道。

“哦?你要买?我看看啊!”那伙计没想到李天赐竟然真的要买,顿时来了精神,接过那平安扣翻看了一下后说道:“这平安扣可是好东西,虽然破损但玉质很好,切开打磨一下,做个界面或者小饰品还是可以的,你要的话就给一千吧!”

“什么?都破成这样你还要一千?一百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李天赐被对方的开价吓了一跳,说话时声音忍不住大了一些。

“我当是谁这么没素质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我的‘好’表弟啊。”

就在李天赐和伙计对着平安扣讨价还价时,一道带着浓浓讽刺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李天赐听到这声音,眉头麻料阔腿裤配什么上衣好看狠狠一皱望了过去,正看到一身肥膘的李海,跟在一名一身银白休闲西装、肤色雪白眼窝深陷的消瘦青年身旁走了过来。

李海说话时,那消瘦青年突然看到不远处的苏雪,眼中顿时升起一丝火热,先是阴森的看了一眼李天赐,随后快步走到苏雪身旁,换上灿烂的笑容道:“小雪,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到你,你这是要选什么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