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兵王(叶龙小说)精编全集大结局~

2019-07-06 09:57

《超强兵王》小说完整章节阅读:从十八岁开始,叶龙就接受各种任务,几度与死神擦肩而过,造就了他坚忍不拔的强大意志,成为其他佣兵们仰视的存在。
第五章 妖孽般的男人
"哇塞,用盆喝酒,太牛了,准姐夫加油啊!"安琪琪见有热闹可看,眉毛都笑弯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丫头永远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

这时,服务员已经拿进来两个洗菜用的盆,洗得很干净地放在桌子上,紧接着又有男服务员抬来了一箱子茅台酒。

叶龙将箱子里的十瓶茅台酒全都拿了出来,先打开两瓶,两手拿着同时往盘子里倒。

咕咚咕咚--很快两瓶酒就倒完了。

紧接着他又倒了三瓶!

面前的盆子已经快满了。

旁边的人包括服务员在内都看傻眼了,这可是满满的一盆53度茅台酒啊!

就算是喝水也喝不下去呀!

只见叶龙又给另一个盘子里倒了五瓶茅台酒,迅速地推到了郑天凯那边。

郑天凯望着眼前这一盆子白酒也有点发怵,虽然他酒量不小,喝个一两斤白酒还没事,但这个盆里差不多有五斤白酒,怎么喝得下去啊?

"郑总,今天咱俩喝这两盆酒可是有说法的,如果我喝了一盆酒没有倒下,而你没喝下去或者喝倒了,那你就是输了,输了就得掏钱买单,还得把咱们两家的合同签了!"叶龙正色说道。

"没问题,那如果你输了呢?"郑天凯追问道。

"条件你提。"叶龙淡笑道。

"那好办,你要是输了,你就主动退婚,离金碧萱远远的!"郑天凯冷笑道。

"好的,没问题,但我还有个条件,趁着你清醒,你得先把合同签了放在桌上,待会儿我赢了我就拿走。你赢了,随便你怎么处理。省得一会儿你喝一盆酒醉死过去,我找谁签合同去啊?"叶龙呲牙笑道。

"提前签没问题,但我也有个条件,那就是一会儿你得先喝!"郑天凯眼珠转了转,暗自冷笑:"叶龙,等你喝完那一盆酒肯定得醉死过去,那你自然也就输了,我也就不用再喝了。"

"可以啊!先签了吧,郑总!"叶龙朗笑道。

郑天凯爽快地点点头,立即叫傅金彪从皮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奶又大了,,让我揉揉先让金碧萱过目一下,她认为没问题后,郑天凯先签了自己的名字,但可没让金碧萱签名,直接把合同撤了回来,放到了桌子中间。

"叶先生,请吧!"郑天凯伸手指着叶龙面前的一盆酒,嘿嘿一阵蔑笑,心中暗道:"叶龙,你就等死吧!这么一盆酒我打死也不信你能喝得下去!"

金碧萱本来想劝叶龙放弃,但想到刚才叶龙说的话太霸道了,再看看他脸上露出那自信的微笑,开始犹豫起来,莫非他真的有这个实力?

这时,叶龙已经端起那个盛满酒的盆子!

郑天凯站起身,两眼瞪得跟豆包子似的,死死地盯着叶龙,生怕他耍诈。

店里的服务员也都没走,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叶龙,看他怎么喝下这一盆子酒。

"我先干了!"叶龙两眼闪动着锐利的精光,嘴角边露出自信的微笑,端起酒盆到嘴边,一仰头咕咚咚--咕咚咚地灌了下去。

他喝酒喝得很有技巧,这么大的盆往嘴里倒酒,居然外面一滴都没洒出来。

就这样,叶龙在众人惊诧无比的眼神中,喝干了这整整一盆子白酒,喝完还故意将盆扣起来晃了晃,一滴都没剩!

郑天凯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脸上那惊骇之色非言语所能形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心中更是有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叶龙你是人吗?

一口气喝了一盆白酒,太变态了!

简直就是妖孽!

周围的服务员们先是愣住了,紧接着发出了惊呼声和鼓掌声,这真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这个男人真是太厉害了!

金碧萱也惊呆了,那红润鲜嫩、娇艳欲滴的小嘴张成了O型,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龙简直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哇塞!准姐夫,你真是太厉害啦!你就是酒仙酒神啊!"安琪琪拍着手娇笑道。

更变态的是,叶龙好像越喝越精神似的,站在那里一点都不晃,两眼比刚才更亮了。

王朝海鲜卖的可是纯正的茅台酒,味道醇香可口,喝着太过瘾了。

"妈的,上当了!"郑天凯心中暗骂:"鬼才相信叶龙说的什么用杯喝酒就醉,用盆就不醉呢!这小子刚才肯定是装的,把老子给套里面了!"

"郑总,该你了,是男人你就一口喝干啊!"叶龙指着郑天凯面前的酒盆,嘿嘿干笑道。

"这个……"郑天凯的脸色好像吃了苦瓜一般难受,五官都纠结成了包子,这么一大盆子酒他哪儿喝得下去?

但是,如果他不喝,那就彻底栽了!

面对心上人金碧萱,一贯目空一切的郑天凯又怎么肯轻易服输啊?

"郑总,我也不勉强你,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不就是签个合同嘛,双方互惠互利的事。"叶龙语带讥讽地干笑道。

"喝!谁说我不敢喝?"郑天凯咬着牙站了起来,瞥了一眼面前的那一盆白酒,身子又一打晃,尼玛,这也太多了吧?

不过他马上横下一条心,人生能有几回搏?拼了!

在金碧萱面前,他绝对不能认栽!叶龙你是人,我也是人,凭什么我就喝不下去?

"郑总,还是我替你喝吧!"傅金彪一看郑天凯一脸纠结,就知道他肯定喝不下的,尽管他也喝不下去,但还是想替郑凯挡一下。

"一边去,这是我和叶龙之间的事,不用你帮忙。"郑天凯一把端起面前的大酒盆,硬着头皮开始往嘴里灌。

但是,他可没有叶龙那个技术,一边喝着,酒还一边沿着嘴边往下淌。

"喂,我说郑总,你这是浇花呢还是洗澡呢?喝一半还要洒一半吗?"叶龙在一旁冷嘲热讽。

郑天凯连忙放慢了速度,但这盆酒只喝了三分之一,脑子就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发飘,他还想玩命继续喝,可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咣当!扑通!

只听得两声脆响,郑天凯那盆子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就软了下来,直接栽倒在地,醉死了过去!

"郑总!郑总!"傅金彪和两名保镖赶紧冲过去将郑天凯搀了起来,可是这家伙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嘴角边还冒着白沫,估计也快酒精中毒了。

"郑天凯,你输了!"就在郑天凯倒地的一瞬间,叶龙已然将合同拿了回来,递给了身旁的金碧萱。

金碧萱虽然接过了合同,但她那美艳绝伦的俏脸上却露出了担忧之色,那郑天凯可不是好惹的啊,号称"瀚海三少"之一,把他灌趴下了,他肯定得报复。

"叶龙!你他妈把我们郑总害惨了,还想要合同?做梦!"傅金彪瞪着叶龙,咬牙切齿,纵身扑向金碧萱,想要抢走合同。

这个傅金彪是郑天凯的嫡系,在鸿泰集团虽然名义上是副总裁,但实际上扮演的是个打手的狠角色,很多脏活累活都他干。

金碧萱见傅金彪向自己飞快地扑来,吓得花容失色,连身旁的安琪琪都娇呼了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龙身子一晃,窜到了金碧萱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傅金彪的胳膊,看似轻描淡写地随意一甩,傅金彪的身子就像坐土飞机似的,横着飞了出去。

砰!扑通!哎呦!

令在场所有人惊骇的是,叶龙就这么随意地一甩,竟然将傅金彪从豪华包房内给甩到了外面,他那彪悍硕大的身子结结实实地撞到了走廊墙壁上,然后反弹到地面,将地板都砸劈了!

"我操,地震了吗?"对面包间里的食客纷纷被这巨大的震动给吓得跑了出来。

饭店里的服务员也都惊呆了,嘴长得老大合不拢,那傅金彪身份很魁梧彪悍,像半截子黑塔似的,足有二百斤重,现在却被叶龙像扔包似的给甩飞了,他的劲儿也太大了吧?

况且叶龙刚才还喝了那一大盆子酒,居然有那么大能量!

这喝的哪儿是酒啊,分明喝的是汽油!

傅金彪只觉得浑身骨头节子都疼得不行了,慢吞吞地爬起来,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叶龙的对手,在人家面前连一招都没过去,真是丢人啊!

他只好咬着牙,指挥着手下两名保镖,架着喝得不省人事的郑天凯,就往包房外走。

"叶龙,我记住你了,你等着,这事没完!"

临走前,傅金彪恨恨地瞪了叶龙一眼,咬着牙甩下一句狠话。

"站住!"叶龙猛然一声断喝。

"干什么?"傅金彪身子一颤,暗想难道叶龙还没打够吗?

"把这顿饭钱结了啊!都是事先打赌说好的。"叶龙淡笑道。

"服务员,消费多少钱?"傅金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敢违抗叶龙的命令,只得转头问服务员。

"傅总,一共是五万八千八!"服务员答道。

花了这么多钱,主要是那十瓶特供茅台酒占了很大比重。

"都记到我的账上吧!"鸿泰集团高层是这家饭店的常客,每个高层领导都有专门的结账通道。

傅金彪交代完后,带着昏迷不醒的郑天凯灰溜溜地走了。

"唉,叶龙啊,你以后要小心了,你这次可是把郑天凯给彻底得罪了。"金碧萱无奈地叹道。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合同也签了,我今天这么卖命?你就不给我点奖励吗?"叶龙望着金碧萱美艳无双的俏脸,眼角余光瞟着她那高耸挺拔的大兄器和那裹着黑丝的动人美腿,暗自咽了一口口水。
第六章 白疆秘闻
"让你假冒我未婚夫,就是对你的奖励了!"金碧萱正色说道。

"这算什么奖励?什么时候你给我转正了,那才叫真奖励呢。"叶龙两眼盯着金碧萱那红润鲜嫩的水艳樱唇,真的有一种亲一口的冲动,那一定很爽吧!

"闭嘴!想得美!"金碧萱红着脸瞪了叶龙一眼,迈步就往门外走去。

大家来到停车场,叶龙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置上开车,身后就响起了金碧萱那冷峻严肃的声音:"下来,坐到副驾驶上去!"

"为什么啊?"叶龙转头不解地问道。

"喝了一大盆酒还想开车?你不怕死,我们还怕死呢!"金碧萱白了叶龙一眼。

"没事,我喝那些酒就像喝水似的。"无论叶龙怎样解释,金碧萱也不叫他开车了,她自己驾车载着叶龙和安琪琪回到了别墅。

"叶先生,你现在头脑很清醒是吗?"刚到一楼客厅,金碧萱就转头向叶龙问道。

"很清醒啊,我是越喝越精神啊!"叶龙呲牙笑道。

"那好,作为一名保镖,光会喝酒是不够的,我要的是保镖不是大酒包!作为一名合格的保镖,必须要有过人的观察力和记忆力是吗?"金碧萱忽然脸色一板,冲着叶龙正色问道。

"那当然了,当保镖,要胆大心细。"叶龙摸了摸鼻子,点头笑道。

"好,那我有个问题要问你,这个客厅里的摆设,跟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变化?"

尽管今天叶龙露了一手飙车的绝技甩开了跟踪者,酒桌上又大秀酒量喝倒了郑天凯,但金碧萱对他的能力还是有些质疑。

"当然有变化了。"叶龙闻言双眼电光一闪,暗自好笑:"原来这女人刚才出门前说什么回家取东西,都是借口,她是趁此机会回楼上家里做手脚去了,想考验考验我这个保镖是否称职,真是太小儿科了!"

"哪里有变化?"金碧萱追问道。

"首先,进门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穿的红绒毛拖鞋,原来放到地上的,现在被你放在鞋架上了。"

叶龙从门口转到客厅正中的沙发旁的茶几边。

"茶几上,原来有三个茶杯,现在就剩下了两个,另外一个被你拿到厨房了吧?"

"还有墙上的挂钟,被调慢了半个小时……"

"电视柜上的遥控器,原来是立着放的,现在倒着放了……"

"桌上的杂志,封皮被你撕掉了……"

"窗台上的杜鹃花之前开了三朵,现在被人摘掉了一朵!"

"……"

叶龙在客厅转了一圈,一连说出十个客厅的微妙变化。

金碧萱吃惊得檀口微张,隐约露出里面一双雪白如玉般的贝齿和粉红粉红的香舌,刚才她借口上楼做的各种手脚,居然全部被叶龙说中了。

直到此时,金碧萱才对叶龙的印象有所改观,这货看来还是有点水平的!

喝了五六斤白酒,居然还没喝断片,记忆力这么强!

不过同时她也感觉脸上有些发烧,在人家兵王眼里,自己这点小动作还真就是小儿科似的。

安琪琪那红嘟嘟的小嘴因为惊讶而变成了"O"型,一会儿看看姐姐金碧萱,一会儿看看叶龙,真不明白这两位是闹哪样呢?

"金总,我刚才说的是你故意制造的状况,而有两个新情况,连你自己都没发现……"就在此时,叶龙忽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啊?什么情况?"金碧萱闻言一怔。

"这里装了个针孔摄像头,是你安的吗?"

叶龙忽然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泰迪熊玩具,从小熊的眼睛里飞快地抠出一个小拇指大小的黑色圆形装置。

"啊!不是我按的,我怎么可能在自己家里装这东西?"金碧萱俏脸上惊讶之色更浓了,芳心也颤动起来。

"还有你身上的情况……"叶龙瞳孔忽然收缩如针,紧盯着金碧萱那只裹着黑丝穿着水晶高跟影后重生,老公很凶猛鞋的右脚!

"你……"金碧萱可被叶龙的眼神吓住了,一步步地后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叶龙猛然俯下身,一把抓住了金碧萱的右脚。

那裹着黑丝的玉足,玲珑剔透,柔美至极,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从他那个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金碧萱那裹着黑丝的性感美腿深处,竟然露出了白色的小蕾丝。

叶龙只觉得鼻血一阵上涌,真是太诱人了啊!

"你干什么?"金碧萱俏脸一红,以为叶龙要非礼她呢,她很清楚自己的美色倾国倾城,身上散发出的知性美和成熟气质经常会引来很多男人打她的歪主意。

叶龙根本没有理睬她的尖叫,一把拽掉了金碧萱的高跟鞋,单手抓住鞋跟用力一掰,啪地一什么吸奶器最好用声,里面弹出了一个黑色的微型窃听器,跟刚才在玩具熊身上发现的那个一模一样。

"这是有人在你鞋上按的窃听器!"

叶龙淡淡一笑,一手拿着高跟鞋,一手拿着窃听器,好像在展示胜利品似的。

早在他进门的时候,他就用精神力扫描了整个别墅及金碧萱本人,那针孔摄像头和窃听器就是被他的精神念力监测出来的。

"啊!"金碧萱惊得长大了檀口,过了好半天,才红着脸冷声说道:"女主重生决定远离男主;把鞋放下。"

"哦,对不起。"叶龙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演过头了,连忙将高跟鞋放到了地上。

"碧萱,那个泰迪熊和高跟鞋是你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你的?"白水仙那妩媚的美眸中流动着警觉的神色,沉声问道。

"都是我在商店买的呀!"金碧萱说道。

"这就麻烦了。"叶龙摇了摇头,如果是别人送的,还可能从送的人那里寻找突破口,但如果是从商店买的,只要商店的服务员一口咬定货没问题,那查起来就很麻烦了。

"会不会是买了之后被人悄悄按上的呢?"金碧萱沉吟道。

"有这种可能,我得详细查一下了。"叶龙向金碧萱说道:"你给白水仙打个电话,叫她过来一下,就说有新情况。"

"好的!"金碧萱立即拨通了白水仙的电话号码。

叶龙目前只是负责金碧萱的安全工作,查那个摄像头和窃听器的来历,自然要交给上线白水仙处理。

过不多时,白水仙来到了别墅内,叶龙将新查出来的摄像头和窃听器都递了过去。

"我们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这高科技的玩意都用上了?"叶龙问道。

"是魅影!境外间谍组织中实力最强的,专门针对我们华夏国,总部在米国。"白水仙说道。

"魅影?没听说过,不会是个草台班子吧?"叶龙冷笑道。

"那可不是,魅影是境外反华势力整合了几个间谍机构后新成立的一个组织,对我国的中天卫星导航非常重视,专门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组负责搜集这方面的情报,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获取中天卫星导航的核心机密。"白水仙说道。

"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睡哪儿?"叶龙打了个哈欠,笑着问道。

"你就住在金总隔壁的屋子,二楼右转第二间。"白水仙说道。

一旁的金碧萱听到白水仙居然安排叶龙住在她的隔壁,心中就感到很别扭,一想到之前跟叶龙发生的暧昧尴尬事,她就感到脸红。

金碧萱本想否决白水仙的安排,让叶龙住楼下,但是一看到白水仙那坚定的目光,她就又缩回去了。

想到此前叶龙甩开了跟踪车、喝倒郑天凯签了合同又通过了她的测试,说明这个保镖到目前为止还是很称职的,因此她也就不好说别的了,住隔壁就住隔壁吧!

"我走了,你们没事的话早点休息吧!"白水仙伸了个懒腰,身前那高耸入云的凸起顿时来了个惊涛拍岸,看得叶龙心神荡漾。

"水仙姐,再见了。"金碧萱说道。

叶龙回到了分配给他的房间,虽然房间不如金碧萱的那间大,但里面的装修依旧很奢华,可以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他想起了白水仙之前跟他说起的西南白萝族的秘闻,这都是真的吗?不会是这妞胡编来蒙他的吧?

正好卧室里有一台电脑,叶龙赶紧上网查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

白水仙说得都是真的!

网上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了西南白疆白萝族的奇怪习俗,什么一夫多妻、以处女为耻、找外族人开苞获得好运的传闻,都是真实存在的。

为什么会有如此奇葩的习俗呢?

文章中解释,白萝族信奉织女神,织女神是恋爱之神,这个民族对在性与爱上是很开放的,女孩子的那层膜成年之后就被视为与神隔绝的障碍,所以要早日破除。

一般来说,白萝族女性成年后,可以找本族人开苞,但那层膜一直被视为不祥之物,本族人除非关系特别好的,才可以"帮忙"。

如果找外族人破身的话,按照传统说法,就是把晦气传到外族人身上,自己以后就吉祥幸福了。

不过白萝族自古住的都是深山老林,除非是本族的人,外来人想要找到他们是很困难的。

看完这篇文章后,叶龙心中暗自期待什么时候白水仙能带他去白疆啊,那可真是一段香艳之旅……

每天晚上,叶龙都要修炼精神力,也就是那个在脑中的精神光球。

渐渐地,叶龙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中,白色的精神光球越来越亮、越来越大。

人的识海分为四层--浅层,中层,深层,和底层。

叶龙的精神光球在浅层中游动,然后慢慢地壮大,可以释放精神力波,感知物体,也可以操纵一公斤左右的物体移动,这是黄阶的实力。

精神光球每升到深一层,精神念力就强一级。
第七章 女神,你睡错床了!
"不行,还是进不去,总在浅层转悠,难道我的意志还不够坚定吗?"叶龙集中精力,想要操纵精神光球进入中层,几次都失败了,光球到了中层边缘,就好像碰到磁铁排斥力似的,被生生地弹了回来。

叶龙反复几次冲击中层失败后,就放弃了修炼,意识重新释放出来,静静地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到梦乡了。

不过,即使是在睡梦中,他的识海里放出的精神力波仍然散布在身体周围,一旦有意外情况出现,他就会准确地感知到,立即清醒过来。

忽然,他收到了识海放出精神力波的刺激,迅速地从抑制状态下复苏了。

"怎么回事?难道有情况了?"叶龙瞬间就醒了过来,侧耳一听,果然只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在走廊里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居然离自己住的这间屋子,越来越近!

门开了!

叶龙急忙睁开眼睛,借着窗帘缝隙内射进来的点点月光,仔细一看,顿时惊呆了。

只见金碧萱正站在房门口,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衣,薄如轻纱一般,恰好勾勒出她那活色生香、曲线玲珑的胴体,那美好饱满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下身的薄纱短裙只能堪堪罩住神圣地带,她那修长圆润、雪白娇嫩的玉腿露在外面,在月光下散发着无比销魂的诱huo力。

叶龙愣住了,脑子刹那间转过无数念头,金碧萱半夜三更的跑到我房间干什么?

难道……想非礼我不成?

这女人真的是外表冷漠、内心火热的花痴女?

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这荒唐的想法,因为他看到金碧萱平日里那双秋水般明亮的美目,此时已然是半睁半闭,目光迷离,显然是处在梦游状态中呢。

"我靠,都多大了还梦游呢?真有意思!"叶龙紧盯着站在门口的金碧萱,就见她站了一会儿,忽然迈步走了进来,直奔叶龙躺着的大床。

"……"

叶龙无语了,金碧萱不会是潜意识里把这屋子当成她的卧室了吧?

他急忙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不断地往后退,金碧萱却是步步紧逼,来到床边,整个人都跳上了床,直挺挺地躺了下去。

"女神,你睡错床了!"

叶龙睡的是单人床,冷不丁多了个不速之客,难免会发生一些暧昧的身体接触,尤其是金碧萱这样身材高挑如模特似的,两个人在一张床上就更挤了。

"冷……"金碧萱迷迷糊糊地吐出了一个字,窈窕动人的娇躯蜷缩了起来,努力地寻找着温暖的地方。

她与叶龙靠得更近了,一股少女般独有的如兰似麝般的体香,汹涌袭来……

叶龙决定要逃离了,如果再不跑的话,肯定会出事的!

面对梦游中的金碧萱,这个无数男人梦中女神一般的绝代佳人,如此良辰美景,主动地投怀送抱,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抵抗这种诱huo。

叶龙不是柳下惠,他的心也在此刻也躁动起来,都一年多没碰女人了,这种诱huo可真扛不住了!

但是,多年来的喋血生涯,磨练了他的意志,锻炼了他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的头脑,准确的判断力。

如果现在就把她拿下,那就是趁人之危,不是英雄之举,而且违背他的职业操守。

就算真的要泡金碧萱,也要让她在清醒状态下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才行。

于是叶龙选择了后退,从床上退到了床边,直接把自己的被子甩给了金碧萱,盖在了她那玲珑浮凸的娇躯上。

"呼……"叶龙长长地喘了口气,转身离开房间,随手将门关上了。

但此刻,他的脑子里还是浮现出了身穿轻薄睡衣的金碧萱,那极度诱人的样子,浑身顿时起了波澜。

叶龙只想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啊,这个金碧萱魅力太大了。

不过,又一个问题摆在眼前,自己晚上睡哪儿啊?今晚的事怎么解释呢?

唉,算了,等明天再说吧!

于是,叶龙就在屋子门口席地而坐,盘膝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天际,一轮红日缓缓升起,新的一天到来了。

最先起来的是保姆关秀芹,她要给别墅里的两位大小姐和一个保镖做早点。

"你……你怎么在这里?"关秀芹在走廊里,一眼瞥见了坐在地上的叶龙,连忙惊讶地问道。

"嘘!没事!你忙你的吧!"叶龙神色尴尬地说道。

"哦。"关姨点点头,去忙她的事了。

恰在此时,楼上传来了安琪琪高分贝立体声一般的尖叫:"姐姐,你在哪儿呢?"

紧接着,就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安琪琪急匆匆地从楼上跑了下来,身上还兀自穿着一身薄如轻纱的睡衣睡裙,胸前那片高耸如云的凸起,在她的急促奔跑下,划出道道迷人的弧线。

"怎么了?"关秀芹见安琪琪神色如此慌张,连忙问道。

"萱姐姐不见了啊,我昨晚是跟她睡在一个屋子的,早上起来,人就没了,她的衣服还在呢,难道被人劫走了?她走的时候可是穿着睡衣呢!"安琪琪急切地说道。

"啊!那赶紧报警呀!"关姨也着急起来。

这几天金碧萱一直受到绑架的威胁,为此搭了三条人命,因此金碧萱这一失踪,关秀芹和安琪琪都很着急。

尤其是安琪琪,那双水灵清澈的大眼睛立即盈满了泪水,宛如两颗晶莹的水晶,这就要哭出来了。

"不用报警,人没丢!"就在这时,楼梯口的叶龙淡淡地说道。

"人在哪儿呢?"安琪琪俏脸现出惊喜之色,连忙问道。

"在我的屋子里。"叶龙无奈地回道。

砰地一声,安琪琪蹬蹬蹬地冲过去,一把推开了叶龙的屋门。

只见金碧萱正抱着一床大被,睡得十分香甜,露在被子外面的大腿,雪白粉嫩,散发着动人心魄的光泽,顺着叶龙这个角度看去,隐隐还能看到她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裤,在大腿内侧露出冰山一角……

"啊!不要脸!流氓!"安琪琪赶紧将门关上了,回手就给叶龙甩出一记耳光子。

叶龙身经百战,能叫这个小丫头打上吗?

他身子一晃,就躲开了对方这一下,脸色一板,冷声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

"你才疯了呢!你说!我姐姐怎么跑到你的床上去了?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你快说!"安琪琪急得美目圆睁,点点泪光浮现出来,紧咬银牙,恨不得冲上去咬叶龙几口才解恨。

"我还想问她呢!人家半夜睡得好好的,是她自己闯进我的屋子,非要睡我的床睡我的被子,还要睡我这个人!我没办法,只好离开了我的屋子,在这走廊里呆了大半夜啊!"叶龙无奈地苦笑道。

"你说的是真的?"安琪琪美目紧盯着叶龙问道。

"这还有假,你姐姐有梦游的毛病,难道你不知道吗?"叶龙反问道。

安琪琪闻言心中一怔,她也知道姐姐有这个爱梦游的毛病,小时候就有,长大之后发作的次数就少了很多,不过偶尔地也会犯一次,但她现在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叶龙的话。

"琪琪,你喊什么呢?"就在此时,门一开,金碧萱伸着懒腰,俏立在门口,俏脸上兀自带着一层年下腹黑攻双性受虐h疲倦之色,很显然昨晚这一觉睡得并不好,现在还没完全醒过来呢。

"哇,姐姐,你怎么跑到叶龙的屋子里来了?"安琪琪瞪着她那秋水般灵动的的大眼睛,一看姐姐现在还是穿着那么单薄的睡衣,春光外泄的,连忙转头对着叶龙吼道:"你赶紧转过去!"

叶龙只好背过身子,心中暗自嘀咕,昨晚都看过无数遍了,深印在脑海里了,现在叫我转身有什么用?

"啊!"金碧萱这才回过神来,转头仔细看着自己身处的这间屋子。

虽然格局跟自己的卧室差不多,但摆设不一样。

尤其是那张床,还有床上的被子,我说怎么有一股子男人的气息呢,原来我昨晚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被子睡了一宿啊!

金碧萱俏脸上露出的惊讶和害羞之色,简直非任何言语所能形容,顿时霞飞双颊,红得仿佛能照亮整个屋子。

紧接着,她快速地转过头,扶着墙就是一阵干呕。

金碧萱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真是羞也羞死人了!

"啊,姐姐,你怎么了?"安琪琪急忙冲过去,扶着金碧萱,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金碧萱本就雪白柔嫩的俏脸,变得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啊,你这是……不会吧?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安琪琪美目满是惊讶地问道。

"不是,你想哪儿去了?"金碧萱双颊火红,没好气地白了安琪琪一眼。

安琪琪美目中涨起一层杀气,转头冲着叶龙大声地吼道:"死叶龙,臭流氓!昨晚你都对我姐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要报警!"

"我什么都没做。"叶龙无奈地耸耸肩,心中暗想,这个安琪琪还有没有点生理常识啊?

就算我昨晚对你姐姐做了什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怀孕反应嘛!

"他确实什么也没做,琪琪,都是我的错,我昨晚可能是又梦游了。"金碧萱双颊火红,幽幽地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毛病从小就有的,虽然长大了好了很多,但只要睡眠质量不好的时候,还是会犯的。

因为,最近她屡次受到惊吓,神经整天绷得很紧,梦游的毛病又复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