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热文【妙手仙医】小说全文完整版

2019-10-29 06:10

第五章收你为徒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王奇文的针灸之术,让宋兴文这个外行也是感到赏心悦目。

唯有陈立微微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燕灵薇悄悄靠近陈立,小声道:“怎么,你觉得他医术不好?”

燕灵薇吐气如兰,清香的气息让陈立忍不住回头捏了捏她的小脸,示意她不要出声。

既然宋兴文找到医生给他爸治病,这医生也有点水平,他当然不会多话。

王奇文流畅的施了一套针法,也是有点疲倦,道:“好了,再等十分钟就可以拔针。”

“王老师辛苦了。”宋兴文赶紧道。

王奇文却是皱着眉头道:“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宋兴文心里咯噔一声,连忙问道:“什么地方奇怪?”

王奇文沉吟道:“按道理来说,宋河老爷子体内沉疴已久,所以昨天突然爆发,情况十分危险。但是,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出手为他调理了身体阴阳两气,竟然使得身体好转,不然我还真没有把握治好病。”

听见王奇文的话,众人都是齐刷刷的看向陈立。

“难道是这个年轻人?”王奇文有点不解的看着陈立,随即摇了摇头。中医一向都是越老越厉害,这个年轻人就算再厉害,也达不到那个水平。

以他的老辣眼光一眼就能看出,那个出手的高手就算在整个剑南省也是首屈一指,这样的高手估计至少都是五十岁以上,怎么可能是个小年轻?

“王老师,昨天救了我爸的就是陈小兄弟。”宋兴文略微有点尴尬道。

王奇文一怔,还没有说话,宋芳菲已经冷哼一声,道:“爸,昨天这个陈同学多半也只是机缘巧合才救梦见亲人把狗砍死了爷爷,哪有这个本事。”

宋兴文脸色一沉:“菲菲,怎么说话呢,陈小兄弟是你爷爷的救命恩人,还不向陈小兄弟道歉!”

宋兴文一向是有恩必报,对陈立昨天仗义出手十分的感激,因此呵斥女儿。

不过看得出来,他虽然对陈立很礼敬,却也不相信是陈立出的手,在他看来必然另有高人。

想想也是,但凡是名医妙手,哪里会混的像现在这样,身上就没一件上档次的衣服?

王奇文淡淡一笑,道:“也许陈小兄弟三十年后会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还差了很多。不过你肯仗义出手救人,我很欣赏你。”

“这样吧,”王奇文想了想,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收你做我的弟子,怎么样?”

“你要收我做弟子?”陈立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王老师要收陈小兄弟做我的弟子?”宋兴文脸上一喜,激动的看着陈立。王奇文是文云县的顶级名医,如果他肯收陈立为弟子,那对陈立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啊。

陈立对他家有恩,宋兴文还是很乐于看见这件事情发生的。

王奇文微微一笑,道:“别高兴得太早了,虽然我决定收你为弟子,但是还是要考验一下。若是资质愚钝,那学起来会很吃力的。”

“王老师你放心,我敢保证陈小兄弟绝对不是那种偷懒的人。”宋兴文赶紧打包票。

陈立站在旁边,越听脸色越怪异。收我做弟子?你这水平怎么教我,就算是你想当我弟子,我都还不想收。

“其实陈立的医术很厉害的,你们可能都还不知道,他轻易的就治好了我的病。”燕灵薇终于忍不住开口,声如黄莺般清脆悦耳。

昨天她回去照着陈立给的方子抓好药,果然晚上就再也没有发病,因此力挺陈立。

“哦,这位小姑娘,他给你治的什么病?”王奇文淡笑一声。

“这,这……”燕灵薇总不能把那个毛病说出来吧?羞死人了。

她的神情在别人看来,就是心虚的表现。

“没事,年轻人嘛,有傲气是好事,只是要懂得谦虚。”王奇文摆手大度道:“以后改正就可以了。”

燕灵薇俏脸通红,陈立叹了口气,好歹燕灵薇也是为她出头,他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袖手旁观。

“王老师,你的医术确实不错,我们有空了交流一下吧。”陈立都没好意思说王奇文的医术普通,十分委婉道。

听见他的话,瞬间众人炸开锅,就连王奇文也笑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和王老师平等交流?”宋芳菲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农民工,爸爸对他客气一点,还真抖起来了?

宋兴文略微皱眉,感觉陈立有点过分了,正要开口说话,王奇文已经悠然道:“哦,怎么个交流法?不如你就点评一下我今天给宋河老爷子的针灸如何?”

显然王奇文已经有些不高兴了,这小子太不懂礼貌,看来收他为弟子的事情得重新考虑一下了。

就在这时候,针灸时间到了,王奇文上前给宋河老人拔下银针,放回盒子里,回头看着陈立。

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陈立叹口气道:“说实话,宋老爷子的这个病,我只需要针灸一次就可以完全解决,不用这么麻烦的。”

“哦?”王奇文都被气笑了,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道:“就算是中医国手都不敢这么说!你如果能治好,我就把我这套收藏多年的银针送给你!”

陈立点点头,望向宋河道:“宋老爷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让我给你医治一下?”

“行!”宋河一口答应下来。

“爸!”宋兴文有些担心的喊道,他担心陈立把宋河给治出毛病。

“没事的,小陈可是救了我的命,我是信的过他的。”宋河爽朗一笑,有些吃力的坐起身体。

陈立点头道:“既然宋老爷子这么信任我,今天我就治好你的病。”

陈立走上前,从桌子上拿起那一盒银针,略微屏气凝神。

整个客厅里都陷入了凝重气氛中,宋兴文连连向王奇文打眼色,希望他等会在出问题的时候出手援救。

王奇文心里冷笑一声,这小子还真是狂的没边了,等会看他怎么收场。

“来了!”

陈立的精气神都调整到巅峰,猛然睁开双眼,一根根银针如同暴雨梨花飞泻而下,转眼间数十根银针已经或深或浅,或偏或斜的扎进了穴位。

“这!”王奇文猛然瞪大眼睛,这一手太厉害了,针针扎进了要穴,没有丝毫偏差。

扎针还能这样扎?

陈立并不停留,默运真气,伸手捏在银针上,真气通过银针催送,刺激着宋河体内的生机,调理经络阴阳。

在他的真气震荡之下,插着的数十根银针齐齐震动,以一个特殊的频率震动着。

这神乎其神的手段,让宋家的人都看呆了,王奇文更是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一点细节。

躺在沙发上的宋河只感觉到浑身都传来一种麻痒的感觉,十分舒服,体内不时有一道暖流趟过,让他感到无比的舒适。

比起昨天而言,陈立这次借助银针之力,就要轻松许多,很快就完成了治疗,将银针一根根拔下。

当最后一根银针拔下的时候,宋河喉头一动,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爸!”宋兴文大惊。

“我没事!”宋河竟然一下翻身坐了起来,感觉身体年轻了起码十岁,说不出的舒畅。

他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发出中气十足的笑声:“小陈真是神医啊,这一套针扎下来,病全好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此时宋河哪还有之前那病恹恹的样子?简直是龙精虎猛,满脸红光。

“这,这……”王奇文结结巴巴的看着陈立:“你……”

“王老师,按你刚才说的,这套银针就送我了,你没意见吧?”陈立笑道,他着实觉得这套银针不错,算是上品了。

王奇文眼前一黑,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去的话自然不能反悔,只得道:“当然没问题,不过我想问一下,陈兄弟你师承何人,医术竟然这么厉害?”

听到这里,宋兴文等人都是两眼放光的看着陈立。这么厉害的医术,那老师该有多厉害?

“我没有老师,都是自学的。”接下来陈立的话差点让王奇文吐血,你妹啊,你自学都这么牛逼了,那我这个专门做中医的的岂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想到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要考察陈立,收他为徒,王奇文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陈立笑了笑,这个王奇文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小气了点,道:“其实王老师的医术也算是可以了,以后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

王奇文一阵激动,以陈立的医术,哪里还需要跟他交流,这摆明了就是指点啊!这套银针输的值!

他不敢再托大,当即道:“陈兄弟别叫我王老师,看得起我就喊一声老王就行。”

老王?陈立神色怪异了一下,道:“那就王哥吧。”

王奇文脸上一喜,就跟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宋兴文此时也是被震惊到了,将陈立视作一位奇人。他笑盈盈的道:“陈兄弟医术真是精湛无比,真是太感谢你了。这里有十万块钱,还请陈兄弟收下。”

说着递过一张银行卡,陈立推辞了几下,见宋兴文态度坚决,也就只好收下了。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王奇文找陈立要了电话号码,方才散去。

“你今天真是大出风头啊,宋兴文刚才一直邀请你晚上去参加一个饭局,看来是打算好好拉拢你了。”

燕灵薇和陈立并肩走着,捂嘴笑道。

“宋老板太热情了,推都推不掉。”陈立无奈叹口气,看来晚上只能去吃个饭了。

“对了,你不是要给我治病吗,你下午没什么事吧?”燕灵薇调皮的笑了笑,道。

“好啊,去哪给你治病?”

“当然是我家啊!”

第六章 给警花治病

两人一路前行,走进一栋朴素的小楼。

“你一个人在云山县上班?”陈立随口问道。

“不是啦,我只是不想跟爸妈一起住,就一个人搬出来租了个房子。”燕灵薇吐了吐舌头道。

陈立点点头,燕灵薇打开门,笑嘻嘻道:“欢迎到我家!这还是我第一次让男生来我家哦,你换个拖鞋,别把地踩脏了。”

陈立换了一个粉红色的大号卡通拖鞋,勉强穿了进去,顺手关上门。

燕灵薇的出租房是一室一厅一卫的小户型,虽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十分干净整洁。

“这女人不错啊,长的漂亮身材又好,还这么勤快,是个贤妻良母的样啊。”陈立感叹一声。

“你说什么?”燕灵薇疑惑道。

“没事,没事。”陈立连忙转移话题:“你这有电磁炉吧?”

“有啊,你要做药膏吗?”

陈立点点头,来到厨房里,从背包里掏出了十余株药草,然后这里取一段茎杆、那里取一朵叶子,放在一个大碗里。

打燃电磁炉,放上一个铁盆,先煮上水。

燕灵薇在边上站着,美眸一眨不眨。

等水开了以后,陈立按照顺序,将药草放进去,盖上锅盖。

“这放在一起煮一锅就行了?”燕灵薇瞪大美眸,吃惊道。

“哪有这么容易。”陈立无语,伸手虚搭了一根手指在锅边上,闭上眼睛。

细微的真气飘动着,陈立通过这种方式监控药材的情况,不时增大或者调小电磁炉的火力。

炼制药膏的过程很枯燥,一个小时过去了,燕灵薇站在旁边,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呵欠。

“好了。”

陈立微微有些疲倦的关掉电磁炉,打开锅盖,顿时一股清香怡人的气息扑鼻而来。

“好香!”燕灵薇探头往铁盆里看去,只看见锅底浅浅的有一层黑糊糊的膏状物。

“药材还是少了些,有点不够用。”陈立略微皱眉,毕竟是第一次炼制,难免有些小小的偏差。

当即把药膏铲起来放进一个小碗里,两人走到客厅坐下。

“这个药膏,你每天晚上睡觉前吃十分之一,可以慢慢改善。”陈立道:“但是药膏有点不够用,也不知道能不能正好用完。”

“不够啊?”燕灵薇想了想,道:“你不是会针灸吗,给我扎两针就没事了啊!”

“你这个病,起主要作用的是药膏,针灸只能辅助。”说着,陈立心里一动:“不过有了这些药膏,我再给你针灸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还等什么啊,就拜托你啦!”燕灵薇雀跃道。

“这么大的胸,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果然女人的脑子和胸都是成反比的么……”

陈立暗暗道,随即瞄了一眼燕灵薇:“针灸也不是不行,但是需要你把上衣脱了,你愿意吗?”

“啊?”燕灵薇的俏脸腾的通红,本能的就要拒绝。但是完全治好这个怪病的机会就摆在眼前,燕灵薇实在是不想再等了,俏脸上一阵纠结。

“好了,我开玩笑的,你只要把肩膀露出来就行了。”陈立看着燕灵薇红彤彤的小脸,连忙好笑道。

“你……你欺负人!”燕灵薇狠狠白了陈立一眼。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来的,我可是很纯洁的。”陈立连忙保证。

燕灵薇咬了咬嘴唇,起身拉起窗帘,然后命令道:“你转过身去。”

陈立连忙转过去,听到后面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心里忍不住微微有些激荡。

这燕警花身材火爆,脱了衣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使劲摇摇头,陈立把这些不太健康的念头从脑海里甩了出去。

“好了。”等了一会儿,传来燕灵薇声如蚊呐的低语。

陈立转过身,就看到燕灵薇背对自己坐在小凳子上,洁白如玉的肩膀裸露在外面,闪动着诱人的光泽。

“这……”陈立定了定神,伸手拿起银针。

“你不许乱来啊!我可是信任你才这样的!”燕灵薇警告陈立。

“我知道,你放心吧。”

陈立有点郁闷,我又不是色狼,这小妞也太小心了吧。

坐在燕灵薇背后,从陈立的视角来看,视线正好可以越过燕灵师生乱合集2第一部分薇的肩膀,看到她胸前那惊人的弧度。

虽然那对伟岸已经被燕灵薇用衣服严严实实的遮住,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一道若隐若现的深深沟壑……

“不能再看了!”

陈立深吸一口气,运针如飞。

“你轻点,我怕痛……”燕灵薇弱弱道,差点让陈立一头栽下去。拜托,警花大小姐,你不知道孤男寡女在一起的时候,很避讳说这种话么?

陈立闷闷的嗯了一声,一根根银针已经轻柔刺进了燕灵薇吹弹可破的肌肤。燕灵薇轻呼一声,随即感到一阵阵温暖的热流从银针蔓延开来,十分的舒服。

这种感觉……燕灵薇耳根子都要红透了,紧紧咬住嘴唇。

陈立自然不知道燕灵薇的想法,专注的用真气震荡,缓慢调理燕灵薇的身体。

半个小时后,陈立长吁一口气,收起银针,道:“好了。”

“嗯,我去换件衣服。”燕灵薇匆匆站起来,逃也似的回到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燕警花的脸怎么这么红?”陈立一愣,随后发现燕灵薇的裤子上似乎有微微的水渍,顿时脸色古怪:“不会吧……”

足足十分钟以后,燕灵薇才一脸若无其事的走出来,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套青春靓丽的牛仔衣,显得十分动人。

她眼触手男♂playr18漫画神有些飘忽的不敢看陈立,嘴里说道:“陈立,你下午准备干什么?”

“要不咱们出去走走?”陈立看了看时间,提议道。

“好。”燕灵薇一口答应。

两人出了门,去附近的公园逛了逛。身边有这样一个大美女在,陈立感觉自己回头率都提高了不少,时不时有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投了过来。

“谁让哥长的帅呢!”陈立悠然自得。

两人边聊边走,直到天色微微泛黑,陈立才把燕灵薇送回家,朝着宋兴文的小区走过去。

“陈兄弟,你可算来了。”宋兴文眼前一亮,自从见识了陈立的本事,他早早就把车停在小区门口等着,称呼也从“陈小兄弟”变成了“陈兄弟”。

“宋老板客气了。”陈立笑笑,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宋兴文亲自开车,闻言笑道:“什么宋老板,陈兄弟你救了我爸的命,又治好了他的病,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宋哥吧。”

如果不是陈立年龄实在太小,宋兴文甚至都想喊陈立一声“陈哥”。

实在是陈立这种神乎其技的医术太匪夷所思,注定是要成为风云人物的真佛。现在不交好,还等什么时候?

再说人都有个生病的时候,现在结交好了,以后自然是好处多多。

对于宋兴文的心思,陈立一清二楚,当即笑着答应。

宋兴文大喜,开着车就到了一家三星级酒店“圣豪大酒店”。

在服务生引导下进入了一间装饰豪华的包间,里面坐着有三四个人,都是三十岁上下,向门口望来。

“老宋,你可是来晚了啊,等会自罚三杯。”为首的一个人笑道。

“哎哟,各位老哥,实在是对不住,就听毕少的,等会我自罚三杯。”宋兴文连连告罪,又转头看向陈立,笑容更甚。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宋兴文热情的道:“这位是县委毕书记的公子毕弘化,这位是思嘉建设公司的老总柴伟兆……”

一圈介绍下来,都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隐隐以毕弘化为主,显然是个交情不错的小圈子。

“老宋,这位朋友是?”毕弘化忽然道,打量了一下衣着寒酸的陈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在座的人都是非富即贵,陈立一身农民工打扮站在这,的确显得异常眨眼。

“毕少,这位陈立陈兄弟可了不得,一手医术惊天动地,就连王奇文老师也佩服不已。”宋兴文也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赶紧解释道。

“哦,王奇文都甘拜下风?”听到王奇文三个字,毕弘化终于微微抬了一下眼皮,有点不相信,认为宋兴文在吹牛逼。

就凭这个土里土气的小子,也能在医术上压服心高气傲的王奇文?毕弘化可是知道,王奇文甚至对他爸,县委副书记毕兴庆都甩过脸子。

不过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毕弘化也不好驳了宋兴文的面子,毕竟大家交情都还不错。

回头再跟他谈谈吧,这小圈子的聚会,不是谁都能来的。毕弘化想了想,脸上泛起一丝笑容,道:“原来陈兄弟还是个医术奇人,快请坐。”

陈立没有多说什么,朝着众人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很快菜就端上来了,几个男人边吃边聊,一时之间气氛相当热烈。

这时候,一个老板从椅子后面拿了一坛包装精致的酒,放在桌子上,笑道:“菜吃的差不多了,来喝点酒。这个就可不一般,你们猜猜是什么酒?”

“养生酒?”一个老板猜道。

“不是。”那人摇头。

“这还用猜,他周青林拿出来的,多半是壮阳酒。”毕弘化夹了一筷子菜,笑骂道。

“哎哟,毕少真的是一猜一个准。”周青林小小拍了个马屁,揭开了酒坛盖子:“没错,就是壮阳酒,我专门花重金托人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