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进化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11-04 06:10

章五 聚集地

我拿着笔记本,久久说不出话来,因为他里面什么都没说,就提了一句被冰封的人,似乎是我。

而他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冰封我,却什么都没说,就一句什么从黑暗中来,走向光明。

断断续续的让我一头雾水,怔怔出神,看不出个究竟,没有线索。

夏盈盈在旁边则看的清楚,大概猜出来了这本二十多年前的日记说的就是我。

惊讶过后,便连连安慰道:“你现在苏醒了,终归是好事,别多想了,就当和我们一样,是活在这时代的人。反正这里比你想象的安全很多,不是常有蓝怪过来的,而且实验室也毁了,找不到活着的人了,你在想也没用,不如现在好好活着,就当穿越了时代。”

还笑道:“至于其他的,你不要担心,吃住的问题,我来安排,这里有聚集地,还有很多人,都非常好,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们,到时那里就是你的家,他们一定会把你当做家人看待。”

“家?!”

这个词让我心中一动。

我现在无处可去,什么都不知道,两眼茫茫,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以目前的情况只能听从她的,先安顿下来是最好的选择。

便无奈的点了点头,“行,我跟你走,听你的。”

收好笔记本,又看了看这个实验室,看没什么可找的了,才重新关好大铁门,走了出去。

这时月亮已经出来了,好像还是一百年前的月亮,可我却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我了。

一路上几乎大脑空白的随着她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走,最后在月亮的下,慢慢的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停车场,还是地下三层的停车场。

我就也见到了他们所谓的聚集地,一下子也是出现了不少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应俱全,都在这里。

点着篝火,正在聊天,忙碌。

夏盈盈立刻问道:“我爷爷呢?我有事找他,我带了一个新的人回来。”

“新人?!”

这个词对于这里来说,太过于惊讶了,因为好久没有发现存活下来的新人了,立刻看了过来。

看我高高的个子,一米八五上下,挺魁梧的,就都露出了笑颜。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说道:“在里面,正好,刚才还问你呢,就怕你出事,如果在不回来,就该让人去找你了。”

还冲我恶魔校草住我家笑着点了点头。

非常的和蔼,看样子对能在末世存活下来的人来说,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都非常平和。

这也是这座偌大城市里唯一的一些人了。

我的心就慢慢安定了许多,随着夏盈盈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听她介绍,道:“我爷爷活了七十多岁了,是这个聚集地,最早的创建人之一,大家都听他的,我家我爸爸、妈妈、奶奶都死了,就我和爷爷相依为命,她很溺爱我,一定会留下你的。”

笑呵呵进了一个房间。

里面正做着一个老人,老人前点这一个火堆,上面正煮着粥,在那添火,旁边还有一个黑人,宛如一个黑塔一样,在那坐着。

老人一看到我和夏盈盈进去,就眉头一紧。

夏盈盈笑呵呵的介绍道:“爷爷,今天我在外面遇到了危险,幸亏他,救了我,他一个人,我就把他带来了聚集地。”

然后过去做到了他爷爷身边,娇滴滴的说道:“爷爷,我知道我自己乱出去跑,很不好,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自己乱出去了,一定听你的话。”

笑呵呵的想让她爷爷收留我。

她爷爷,已经一头白发,还有一缕白色胡须,站了起来,已经微微有些佝偻。

看了看我,道:“多谢你救了我孙女,我叫,夏风,欢迎你来聚集地,坐下吧。”

倒是很痛快,直接收下了我,让我一喜,坐了过去。

可我一坐下,就看到了旁边那个黑人小伙子,魁梧的不像话,浑身都是肌肉,正在那吹火,一看我看他。

还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呲牙笑道:“你好,我叫泰坦,我是夏爷爷捡的孤儿,一直在这里长大。”

标准的普通话,肯定是从记事起就在这里了。

要不然不可能黑人说的这么顺。

我就点了点头,道:“我叫李唐,我•••••••”

往后的话,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夏盈盈就在他爷爷耳边说了说。

夏风有些惊讶,但还是晃手道:“泰坦,你去收拾收拾你的房间吧,一会儿李唐去你那里住。”

“嗯,爷爷。”

泰坦露着两拍洁白的牙齿,站了起来走了。

身高超过两米一,魁梧的感觉就像一个方块人,全是肌肉,宛如一坐小山。

让我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时夏风则直接问道:“盈盈说,你被冰封二十多年,被人当做小白鼠在我们旁边的实验室,做实验,今天才苏醒,而且完全不知道末世的事?”

刚才的内容夏盈盈都看到了,但一百年的事,我没说。

不过现在他们是唯一收留我的人,而且他今年七十多岁,我正好可以问一问,或许有线索。

就认真说道“应该是这么回事,但不是二十多年,而是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2020年,我被冰封的,一直到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冰封,我为什么会在现在醒来,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还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后又问道:“您活了七十多,赶上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被冰封啊,什么科技研究,他们似乎在上海了很长时间,你不知道。”

夏风惊讶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我比他大,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我没听说过,也从不知道就在我们不远处,居然有科学研究所,如果不是盈盈遇到你,我都不敢想象,有人可以被冰封一百年,而且还出现在了我的明前。”

伸出苍老的双手,摸了摸我的眼袋,笑道:“一切的一切都很好,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真不敢想象,你现在一百二十多岁?”

哈哈的笑了,“比我还大了差不多一倍呢。”

夏盈盈也惊讶了,但还是撇嘴说道:“什么啊,他就顶多二十五,被冰封了,身体也没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就二十五。”

坐到我的边上,拱了拱我。

我现在满脑子全是我为什么会被冰封的事,原本想找个人问问,结果也是无人知晓,就低下了头。

夏风看出了我的感觉,说道:“你先不要着急,不是刚刚苏醒吗?就先住下来。盈盈刚才说的很对,你现在还是二十五,命运既然让你复活,你就是生活在这个时代下的人,我们聚集地的一份子。”

哈哈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热情的收纳了我。

我连连点头,感激的说道:“嗯,我会慢慢适应的,也很感激你们的收留。”

但我知道,以我的性格,我一定会去找寻我的秘密,所以这里绝对不是我长久猛吸奶水的老汉的安身之所。

我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在这里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必须找到政府,政府那里或许会有资料。

可这时,我的肚子又咕咕叫了。

从我醒来,就喝了几口水,还没吃饭呢,蓝怪一闹倒是忘记了,这时又响了起来,而且还非常的响。

一下子全都笑了。

夏风就说道:“先吃粥,吃粥,还有,馒头,先吃饱,吃饱了才是大事。”

递给了我。

我也没在客气,热乎乎的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馒头是新蒸的,粥也不错。

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我也没管,虽说味道有些发霉的感觉,但还是大口大口的吃了。

夏盈盈也没管自己,一个劲的帮我盛:“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

我就擦了擦嘴说道:“你也吃,我,我是饿极了,身体似乎一遇到饭,就全都被激发了一般,饿的不行。”

“那就吃,别管我,我不是特别饿。”

笑呵呵的继续帮我。

夏风也连连挥手让我吃,很高兴,一个劲的点头。

我就狼吞虎咽的吃了四个馒头,七八碗粥,才总算饱了,一下子心情也恢复了,整个身体暖洋梦见给孩子用奶瓶喂奶洋的让我呲牙笑道:“现在才找到活在当下的感觉。”

哈哈笑了。

夏风、夏盈盈也笑了。

之后,夏风就说道:“你的事,太诡异,就咱们三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了,如果聚集地的人问起,你就说,是从外地来的,无依无靠,路过上海,救了盈盈,就行了。”

这是怕我被孤立,让我不舒服。

我心里明白,这是我的秘密,点了点头。

夏风就又说道:“那就去找泰坦吧,先住一晚,明天开始新生活,什么事都需要一步一步来。”

夏盈盈就站了起来,拉着我道:“我带你去泰坦的房间,看看你住的地方。”

咯咯笑着带着我走了。

我则对着夏风老人又点了点头,多谢他的收留,才离开。

章六 兑换之戒

夏盈盈带着我在停车场里,绕啊饶的,饶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一个房间边,推门而近,就看到了刚才黑塔一般的泰坦。

泰坦正在收拾房间,看道我们,呲牙笑道:“盈盈姐,你也来了啊,我收拾的差不多了。”

夏盈盈晃手道:“没事,我帮他收拾就行,你先出去吧,去找他们玩玩,白天不让活动,晚上在不去还不得闷死。”

泰坦呲牙一笑,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夏盈盈。

夏盈盈帮我收拾床铺,一个木板床,垫上了被子,还有被褥,旁边就是泰坦的床,也差不多。

之后还有一张桌子,放着一些乱七八糟,很多我不认识的东西。

我就瞧了瞧。

夏盈盈就在那一边帮我收拾,一边还说呢:“这里不错吧,我说的也没错吧,一定会收留你的,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这里以后也就是你的家了。”

不大,很小,很像我当兵时的房间,是有一种家的感觉。

我吃饱了,心里也暖和了,就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是不错,可以落脚,也多谢你了。”

之后又看着她在那撅着臀儿收拾被褥,圆满丰润的,水蜜桃一般,也知道她的想法,就从后面抱了过去,。

她则立刻一紧,嘟囔道:“干嘛啊,一上来就耍流氓,一百年前的人,就这样啊。”回声推开了我。

却是眼袋桃花,媚眼如丝的咬着嫩红的小嘴唇说道:“别让人看见,我爷爷不让我随便和别人乱来。”

这下我反而笑了,拉着她坐在床上说道:“你爷爷不傻,让我留下,就是同意了。”

侧身看着那娇羞的脸蛋,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先谢谢你,让我有了安身之所,要不然我现在不一定什么情况呢。”

她嘟嘴道:“这算什么话,感谢我,就好好表现,让我爷爷真同意才是真的。”然后继续在那拱着身子帮我收拾被褥。

纤长的美腿,翘挺的臀儿,如柳的腰肢,绝美的脸蛋,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我就环住她的腰,让她坐在了我的腿上。

在被冰封前,我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和这样的混血女孩亲亲我我,就也乐此不疲的享受。

温饱之后思淫欲,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熟门熟路,大呼过瘾。

她呢,却又突然推开了我,嘟着小嘴问道:“我跟你可以,我蛮喜欢你的,但你得和我说清楚吧,你以前的事,还有你脖子上挂的戒指,是谁的啊,你原来是不是有过女人啊,结过婚啊。”

“戒指?脖子上的戒指?”

我有些发懵,不明所以。

这时一看,才突然发现,我脖子上真多了一个戒指,一直没注意,怎么就多了一个戒指啊。

拿在手里好好看了看,还从脖子上摘了下来,就是一条线在绑着,几乎就在脖子上,所以一直没注意。

这时拿在手里,感觉就是一个铁环似的东西,一个文字也没有,让我惊奇不已。

为什么我的脖子子上会有这个,我没带过啊。

夏盈盈又嘟着小嘴问道:“你不知道?”

我点了点头,“我从没买过什么戒指,而且我记得我醒来时,是什么都没有的,随便找了衣服就穿上了,怎么就又多了一个戒指呢?”

按说,这样实验,不会让人身上有东西的,所以这个东西肯定很不正常。

也肯定和我被冰封有直接关系。

因为一直在我身上,就在脖子根上绑着,不可能是醒来之后的事,肯定是冰封前就戴在了脖子上,让我完全糊涂了。

他难道也陪我渡过了一百年,那为什么呆在我脖子上啊,挠头不止。

夏盈盈也摸了摸,看了看,然后问道:“你只记得你苏醒之后的事吗?苏醒前,你还记得什么啊?”

缩进我怀里,问道:“和我讲讲,我很好奇原来你是什么人。”

我在那里,想了想,就嘟囔道:“我原来是名军人,特种兵,执行各种任务,结果有一次,上级为了让成 人 小 说 肉 网我们去救一名被东突组织绑架的记者,害的我的很多弟兄都死了。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以权谋私,情报有误,想故意害我们,而且我的上级还想把事故推到我的身上,我的兄弟都死了,我也懒得活了,就把我的那个上级杀了。

谋害上级,在军事法庭,必死无疑,虽说最后他以权谋私的事,被调查出来了,但我还是逃脱不了被枪毙的命运。

我记得那天,我在临行前,一些战友,给我弄了点酒,我就喝的有点多,之后醉醺醺的被带去了法场,应该是被枪毙了。

可没想到转眼间,我就到了一百年后,而且还稀里糊涂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戒指,让我实在想不出来,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摸索着戒指,如一头低沉的豹子,在那低沉的咬牙。

夏盈盈抱住了我,嘟囔道:“别想了,别想了,这就是命运,我感觉你肯定是因为身体好的缘故,或者其他缘故,没被杀死,而是被当做小白鼠,去做了实验,应该就是这样。”

“那为什么,我脖子上又挂着一个戒指呢,这个戒指又代表着什么呢。”

我脑子乱糟糟的难受的不行。

夏盈盈连连安慰的说道:“想不出,就暂时别想了,我不说了吗,你就当生活在这个时代,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去调查,没机会就先别想了,反正想不出。”

还缩进我的怀里,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虽然郁闷,可也不是卫道士,就也一翻身的把她压在了身下,至于那个戒指,绳子已经断了,就戴在了手上,叹道:“那就先不想了,收拾你这个大美妞。”

呵呵笑着,继续享受夏盈盈这个美女。

修长笔直的大腿,娇嫩的丰满的臀儿,还有那高耸如山峰的酥胸。

让我爱不释手。

她也激动回应,在末世下,似乎每个人都很享受当下的这种感觉。

可也不能太过于肆意妄为。

夏盈盈身子酥软的说道:“我爷爷还等着我呢,下次,下次再说,我得回去了。”开始穿衣服。

我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给了我一飞吻,笑呵呵走了。

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感受着余韵,想着今天苏醒之后的事,感觉如梦如幻。

可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寄主已经苏醒,兑换之戒正在启动,10、9、8、7、6••••••”

我脑子嗡嗡作响,一下子惊住了,不知道哪来的声音,在看我的那个戒指,突然亮了,倒计时,也进入了到了最后‘3、2、1、0,开启。’

然后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终于苏醒了,终于被人唤醒了,太好了。”

一个声音,在我耳中想起。

我瞬间懵了,但也意识到了,是这个戒指有问题,在和我说话。

那么是不是和我被冰封的秘密有关啊,就说道:“你是谁,你在哪,这个戒子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为什么被冰封。”

那个声音笑道:“你别激动,你说的这些,我只能把我知道的和你说,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然后在戒指上面,出现了一层光亮,之后声音继续在我脑海里响起,“我是兑换之戒,可以兑换一切的东西,只要你能拿出我需要的,就可以换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我一概不知,反正你戴上了兑换之戒,你就是我的寄主。”

“寄主?”

我更蒙圈了,连连问道:“我想问的是,我为什么被冰封,为什么被冰封了一百年,你又为什么挂在我的脖子上。”

兑换之戒沉吟了一下道:“对不起,这个我不知道,我的脑海里除了资料之外什么也没有,而且我也刚刚苏醒,至于你说的什么,我为什么挂在你的脖子上,嗯,我也不知道,反正你现在带着兑换之戒,就成为了我的寄主。”

我彻底懵了。

因为这件事似乎越来越大了,我身上带着的秘密,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一个戒指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之后呢,这个戒指居然会说话,还什么兑换之戒,我在那捶胸顿足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他笑道:“我来自宇宙,我自来空间,我来自任何可能出现我的地方,我无所不在,我无所不能,我能兑换一切,连接一切的空间,只要你想换什么,我就可以给你什么,当然你也得复出什么。”

我骂了娘,“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被冰封,为什么没被枪决,你为什么被挂在我脖子上。”

他这下又闭嘴了,之后咋舌道:“这个,这个不在我的服务区,还有,你能不能说点别的,我真的很强,你应该为获得我而高兴,而不是在这纠结这些小事。”

“小事?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大事。”

我把兑换之戒从我手上又摘了下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跟着我,什么寄主之类的,但你最起码要把事情和我说清楚吧。”

我现在就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有些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