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新书~《上古魂帝》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9-07-06 09:57

超火男频小说《上古魂帝》全文上线连载中,小说引人入胜,一看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书中人物刻画很到位,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一位穿越来到异界之子,魂力膨胀的时代,开了天眼,可看透神晶。

上古魂帝   第一章 神晶

上古时代,仙魔大战,仙界与魔界相撞于人间,一时间三界动荡,山崩地裂,至此人间破碎,强者时代逝去。

在那天崩地裂的万年之后,承天大陆,气运再揭,人族再次复兴。

在数万年间,有人惊讶发现,上古三界碰撞,天地崩塌之下,其遗留之物,仙法宝技,灵药阵法,更有上古魔头,居然包裹在矿石当中而留存下来。

其被称为神晶!

神晶的出世,让丢失上万年的传承再次重现,人间武道再兴!

神晶其貌不扬,其他矿石无异,但在承天大陆,但只要切开其间,就能赌上大气运,若有晶光出现,其中必然有宝!

正所谓,一刀穷之,一刀富!

如今想要成为强者,只能从这神晶上着手!

以至于这个时代,资质,反倒无法用来辩识武道潜质,其中,能够识别感应神晶波动的魂力,才是迈入天才的条例

西北荒漠,黑晶矿。

这是一片荒芜的矿场,乃是北疆第一宗门寻神宗的下辖矿场之一,这承天大陆,虽然处处都可倔矿,但却有一些特殊地域,可大量产出神晶。

其中这黑晶矿,就以盛产黑晶出名,这黑晶又可化为一种黑色鲶鱼,其肉质鲜美异常,食之能让人气力大增,是寻神宗下辖最重要的矿场之一。

同时,这黑晶矿,也因为储量巨大,也常用作寻神宗招收宗门弟子的试炼之所。

在矿场中央,一位玄衣老者摆桌于此,监察开采进度的同时又负责考核应试者们的黑晶矿石。

忽然,这玄衣老者瞥眼望向东面,眼角余光盯着一位从矿洞之中走出的黑发少年。

眼中若有所思,老者对走到自己面前的少年满意道:“你是第一个走出矿洞的人,不错,把你找到的晶石放上来吧。”

闻言,程天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随即取出袖中晶石放到桌上。

寻神宗试炼分两步,第一步,是让每位试炼者从矿洞之中带出五枚晶石,凡解开之后,五中有一,便能通过试炼。

第二步即是武魂检测,但有第一步的情况下,即是武魂再次,也能在宗门中混个外门弟子的地位。

可如今,玄衣老者笑意却是戛然而止,眼中全是失望,摇头森然低喝:“痴心小儿!真当我宗试炼是儿戏?”

程天一愣,随即问道:“长老,我不明白?”

程天还没说话,话语即被玄衣长老打断。

“所谓寻神晶,乃是我派所依之大,你连最基本的寻晶鉴石的道理都不懂?那还来试炼干什么?!”

这长老冷笑一声,指着程天放在桌上那五枚晶石又道:“你这几块破石头,怕是连一只黑鲶都不会出!更何况上古宝物?”

“寻神晶,先感其灵线,寻之所获,便能看出此人天资如何,其二再看晶石本身,先看胎岩纹路和灵质,上好的晶石,不,就如普通的黑鲶晶,其身通黑,呈椭圆状,上有斑纹灵麟,双瞳玉点,自有一丝灵气弥出。”

“接着便是这晶石产地,这黑晶矿,经我派大能勘测,上古时期乃是一处巨型黑鲶巢穴,虽历经万年被人开采不少,所获之黑鲶也越来越少,但仍有不少遗留,但往年试炼之人,十之能过四五。”

“可就凭你这几块破石,就知你天资不够,眼力不行,我劝你还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长老说道此处,一边摇头,一边对程天这种碰运气的人厌恶的不行,连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径直挥手想让程天离去。

听闻长老话已至此,程天却不慌乱,嘴角反而露出一抹笑意,一双黑眸盯着长老道。

“长老,那也得解开这晶石之后,才知晓吧?”

见程天是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模样,长老冷哼一声,碍于宗门规矩,冷声道。

“好,就让你服气!”

随即这长老一挥手,手上突现一把精致翠绿槽刀。

魂石当中,品阶各异,鲶鱼属于寻常物什,其开始自然不需要多少力气。

“所开晶石,皆用槽刀”

“刀锋所依,寻魂匿晶!”

长老念着口诀,身上气势骤然一变,他向来是严谨之人,只要在做,就得做到最好,哪怕这些晶石,在他眼中都为废石!

“小子,看好了,让你走的心服口服!”

“小子拭目以待,恭请长老试刀!!”程天笑着拱手道

长老sm惩罚自己把腿张开不再搭理,扬起手中槽刀,手起刀落间,一道翠绿光芒爆发于刀石相撞之处,只听咔擦一声脆响,第一块晶石化为粉碎,里面空无一物。

“哼”

长老再次冷哼一声,撇了一眼程天道

“此刀名曰破灵,凡是无名之石,接会被其化为粉碎!”

“再来!”

“废石!”

“废石!”

“呵,这个倒好!鱼骨残骸?更废!”

长老手起刀落,手中残影挥舞,不一会儿,五块晶石中的四块,就全部破开。

还剩最后一块,可长老显然已经失去耐心,也懒得再动手,开晶石本就是费力费神的事情。

其嘴唇微动,就要吐出两字,那意思也相当明显,就是淘汰!

恰在这时,程天却指着最后一块晶石道:“长老!还有一块呢!寻神宗规矩物尽其用!可是享誉天下!”

“你!”

长老心生不悦,这小子居然敢拿宗门规矩来压他,眉头微微蹙起,看着程天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满。

但最终,长老还是挥起槽刀,毕竟宗门规矩不能在他这里给破了!

“长老!”

却在这时,程天又忽然叫住,嘿嘿笑道:”长老,我观破灵此刀,前四皆为力破?不知可否让小子试试巧破?小子怕这最后一块,万一出了上古宝物呢?”

“还想痴心妄想?”长老一番白眼,也懒得再动手,把手中槽刀一抛

“你来吧”

“好嘞”

刀一入手,感受其上质感,不由得露出一丝惊叹,感叹一声好刀之后,程天微微一笑,对着最后一块晶石切了下去

所谓巧破,就是延着晶石的自然纹路顺之而切开胎岩,一层一层,皆考验抄手手艺。

长老眼中本满是不屑,却在程天几个呼吸之间切开胎岩露出一片擦窗的时候,变成了惊讶,暗自感叹眼前这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可还没感叹完,长老撇向程天手中晶石的眼光却忽然变了。

他随即飞身上前,一把夺过槽刀和晶石,手掌微微颤抖。

通过擦窗,确认没错,晶石中,半抹金黄圆蛋徐徐生辉!

“这,古气!”长老颤声问道!

神晶当中,万物皆存,可也分品,其中一半常见阵法,法器,不过只是凡品,在其之上,更是有着人,地,天三者,可是能牵动魂力波动的,却是只有传说中的神品才能达到。

“起开!”

长老面色凝重,这金黄圆蛋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于是亲自举起破灵槽刀,凝神切石,那金黄圆蛋也越来越清晰!

“居居然出了!”

这一刻,长老满脸涨红,胡子因为激动颤抖着,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金黄圆蛋,到底有多么贵重!

最后一刀!

下一秒,长老终于将晶石的所有胎衣剥开,猛然之间,一股灵气喧天冲出,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几乎长老和程天睁不开眼!

“帝皇鲶卵!”

长老经验如此老道,又何尝不知手中这到底为何物!

寻神宗开宗这么多年,这黑晶矿中,也只在数百年前,出过一枚帝皇鲶卵!

嗖嗖嗖!!

刹那之间,十数道身影威压感应,从天而降。

目光皆停留在长老手上的帝皇鲶卵上,惊叹连连。

“帝皇鲶卵!”

一名红袍老者走上前,小心翼翼的从长老手中接过这枚帝皇鲶卵,闭眼感受之后,眉间欣喜若狂,随即又作淡然扭我就是瞎的很有特色txt头望了一眼恭敬立在一旁的程天。

“不错,是个好眼力,通过试炼了,给予宗门试炼积分令牌,赏其天蚕拳套!风刃符三张!积分之事回头再议!”

话毕,红袍老者丢给程天一枚洁白玉佩,便与那其他十几个人化作光线,消失在天际外。

上古魂帝   第二章 名列前茅

“呵呵,没想到老夫这次也是眼拙”长老摇头自嘲,随即又道:“小子,我问你?你是赌的,还是真知道这石中有宝?”

长老话毕,便眯着眼睛打量着程天。

“五中其一,小子也不知是运气还是什么?长老说呢?”程天却也不惧,迎着长老的目光微微宝贝,乖,等下就好了,不痛的笑道。

“呵,罢了,算你运气好吧,既然林师叔说你过了,也就过了吧”

说完长老目光复杂的望了一眼程天,摇头又道。

“好了,既然通过了,那记下名字吧,这是寻神宗的规矩。”

长老说着,手却指向身旁的巨石。

程天顺势望去,这长老身边的巨石,居然也是件上古宝物!

“程昱!”

程天淡淡道,却见长老一脸严肃的在石碑上刻下程昱两字!

望着巨石上璀璨无比的名字,程昱眼中,可谓是五味杂陈,前世的名字,就让他埋没在此吧。

他脸上表情转换,或是回忆,或是惋惜,但最终,却化为一抹冷厉杀机,从脸上闪过。

程天原名程昱,并非这承天大陆之人,而是来自地球的一名普通人,每日在都石长清扫碎石,以此度日。

谁知在搬运赌石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砸到,当场气绝。

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埋没在一堆尸体当中。

身躯的主人,为洛神皇朝三大家族之一的程家继承人,天生丧失灵感,沦为笑柄,来寻神宗参与试炼,途中意外身亡,程昱的灵魂刚好附上,代替这身躯又活了过来。

或许是穿越者的金手指,在程天重生几天之后,他惊讶发现,自己居然有看穿晶石的奇异能力!

开始还不以为然,但是当他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后,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想树大招风。

长老刻字完成,转身对着程天说道:“三天后,在宗门门口领取积分。”

既然考核已过,程天对着长老微微拱手,沉声道:&董事长办公室风水摆放ldquo;多谢长老”

言罢便转身离去,此时通过试炼的也唯有他一人而已。

程天的离去,长老并无丝毫反应。

他只是愣愣的看着身旁石碑,程昱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位!宗门积分!一万点!

“师叔居然给他如此高的点数不过,也算合理,毕竟是帝皇鲶卵!”

长老喃喃自语,片刻后神色大变,老道如他,终究是想起了什么,看着程天离开的地方,忽的意有深味的笑了起来。

“好小子,倒是有些城府!”

长老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前面四块晶石程天都仍由他用力破之法来解,唯独最后一块要用巧破。

原因就在于程天那小子一早就知道这晶石里有东西,才会这般胸有成竹!

“天才!一眼就能瞧见这帝皇鲶卵,那小子一定是一位灵感惊人的天才!”

长老大笑感叹,发现帝皇鲶卵,纵然是程天开出,但他作为值守人,自然也是有一份功劳的,到时候宗门少不了要给他好处,他又怎会不开心?!

就在长老沉思之际,各处矿洞也陆续有人影出现。

最先走到长老面前的,是一位玉树凌风的少年,眉宇轩昂,身披锦绣羽袍。

他自信一笑,将手中的锦袋往桌上一扔,抖动一番,五块卖相上好的晶石缓缓滚出。

这帅气少年对着长老一拱手道:“长老,小子郑苍云!!恭请长老验石!!”

“郑家?哦”

长老反应平淡,拾起一枚晶石,手中槽刀一划,这晶石胎岩就如同石榴皮一般被剥开,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神晶,神晶之中赫然藏着一尊鹅卵石大小的玉器。

长老微微点头,一击就中,眼前这少年不出所料的应该也是天纵之才。

长老平淡反应,让郑苍云有些奇怪。

第二枚晶石!包裹一卷灼热火焰功法。

第三枚,土属性功法。

第四枚出!

第五枚还是出!

“五块晶石全中,不错。”长老微微吃惊,但既有金石在前,总体反应却没多震撼。

这下子,终于让郑苍云有些受打击,不由皱眉往一旁的石碑上一瞧。

“什么!”

他身为郑家继承人之一,当然直到这块天谴石所具有的含义,其间百年,威名赫赫,不为所动的排名榜首,居然新添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

“鉴定五块晶石,分别是功法,法器,阵法,可谓是宗门百年间难见的天才,可惜了……”

“比起刚才那人,眼前宝物不过尔尔。”

“程昱?”郑苍云眉目一蹙,印象当中似乎没有这位青年的名字,双拳一抱,立马询问道。

“不知这位青年俊杰,乃何方人士。”

长老摆手道:“你不用问我,三天后自可知道。”

无疾而终,郑苍天仰首望向天边矿口一侧,目光流露出隐隐期待,而他的名字,也被定格在程昱之下,位列新人第二。

紧随其后,一位仙姿女子踱步踏出,目如铖光,发雨瀑丝般散落,虽从矿洞走出,却是淤泥不染。

美目流连间,也望向天谴石上,娇呼不已:“郑苍天,可是皇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唯一继承人,从小天资卓越,名进其十,不出意外,可是这程昱,又是何人。”

“灵感能够比肩那位寻神宗的第一人天寻者,其天资气感,简直恐怖。”

洛依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从袖口取出矿石,放在长老面前,手起刀落,四块灵晶折出绚烂光芒。

长老微微颔首成龙历险记共95集,甚是满意,这一届可谓是人才辈出,出晶率甚至打破往常机率。

而洛依然的成绩,三块凡品灵晶,一块人品灵晶,排名刻定在三十位置……

在同样询问长老那榜首之人未果后,洛依然领完赏赐,暗自呢喃道。

“父皇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对象居然还是一个毫无气感的白痴,我洛依然的伴侣,怎么也是一个天才杰少,此次回去后,一定要断绝此事。”

眼神中,一股决绝之意下定。

其后,矿洞口,试炼弟子接连走出,脸上表情各异,或是信心洋溢,或是满是颓疲。

将手中矿石交到长老面前,眼光满是期待的望着长老起刀,毕竟,这五块石头,可是决定他们后半生的地位。

“两块,过……”

“五块废石,不合格。”

“不错,五石五晶,可定宗门内门弟子。”

人群簇拥间,一个少年桀骜而立,强大自信展露而出,很快就有人辨出身份,失声尖叫。

“程家的程阳……”

上古魂帝   第三章 争夺

程氏家族,空荡的场地上,两道身形激战在擂台之上,无数喝声响起。

不过数招,一道猛虎低吟,只见一道身躯侧飞而落,砸到地下。

此时,程家正在进行这年轻一辈的试炼大比,热闹非凡。

一个双华少年,敛住气息,负手而立,望着倒飞的少年,满是得意。

台下,无数喝彩声响起,眼中充斥狂热。

“锻体九阶,程家未来可兴啊。”

“程云少爷,决赛第一名啊,比起程家那个窝囊废,简直是天壤之别。”

“还说什么,你们没听说么,这次寻神宗排名已经出来了,三百开外,甚至都没看到程天的名字。”

“而且听说,程阳少爷因为排名踏入了前十,被一位长老破格收为弟子,以后,莫怕是程家也得仰仗成阳少爷了。”

在人群的簇拥声中,长老也宣布了此次试炼结果,而程云,此时如众星捧月般,享受着众人的喝彩。

眼中精光涌动,望向首位,一个锋眉剑宇的中年男子。

“家主,今日乃是我程家盛世,小侄在此有个不情之请。”

身居高位上,程绝淡淡开口道:“你也算是我程家旁支一脉少有的天才,请说。”

闻言,程云嘴角抽搐了两下,旁支两字,这是在敲打他,不过想起父亲的叮嘱,又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程家可为皇朝三大家族之一,每一届的五行石选拔之时,便是定下程家继承人的时候。”

说道这,程云微微一顿,望向台下的家族子弟,露出得意的笑容。

“向来家主之位,都是能者居之,可众所周知,程天少爷,呵呵……”

程云脸色再变,换做一副凌然大意的模样:“还请家族早做决断,废掉程天继承人的位置,保我程家前路。”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敢情程云这是要逼位啊。

深思一想,可没有家族大长老的应允,程云绝不敢调屑家住的权威,而且,家住之位让一个凡阶的白痴来担任的话,那程家的未来,绝对会一片惨淡。

优胜劣汰,弱者掌控下的家族,不过是他人唾下之食。

念及此,家族不少弟子开始应声附和,一时之间,声讨之声愈演加烈。

“是啊,凭什么,家族里面,就算只是派出去一个家奴,都能在排名榜上占据一席之地,可是程天那白痴,甚至连尾巴都没排上去。”

“听说这次,程云的哥哥程阳可是被纳为内门弟子,要是程云担任家住继承人,家族以后开采晶石,岂不是有着大片的矿区?”

“要是那个废物担任家族,我第一个不服。”

能站在这里的,可都是程家的年少中砥,让他们屈居在一个弱鸟之下,当然会有人不服。

台上,程绝面色不改,眼中一丝狠厉闪过。

这次让程天前往寻神宗历练,谁知道却传回遭遇埋伏,家族护卫惨死途中,而程天也是下落不明。

如今,这群人不是想如何寻回程天,而是落井下石,谋夺继承人之位。

胸口怒火涌动,眼中挣扎无比,可最终,还是无奈的垂下了头。

“也罢,天儿天赋平庸,就算扶他当上家主,这些饿狼也会紧紧相逼。”

程绝霍然起身,喝道:“既然你们都觉得天儿无法继承家主之位,那我也不能独断专行,就按照这次的排名定下继承人资格,待寻回天儿,再行削位。”

坐在一侧的大长老得意一笑,随即也站起身:“谢过家主大义,既然程天已经不是未来家主,那么程家的神兽晶石,是不是……”

“住嘴。”

程绝勃然大怒,灵轮九境的威压降临全场,他拳骨作响。

“这可是天儿的母亲留下的,你们竟然连这个的主意也打,我绝不同意。”

大长老不以为意,迎目相对:“既然是我们程家的东西,那就得让经过长老会的商酌,而且,家主,你以为将神兽晶石叫到程天那小子手上,那能够保护的了?。”

程绝拳风一挥,面前长桌化为齑粉:“我现在可还是家主,家族中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的算。”

一时之间,场面竟有些剑拔弩张。

“有些东西,我不稀罕,也是也没人能抢。”

就在这时,一道懒散的声音传来。

门外,不知何时正站着刚赶回来的程天。

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看起来如同乞丐一般,让一些人差点没认出来。

“是程天,他,他回来了。”

“他还有脸回来?在寻神宗门的羞辱还不够么。”

对于皇城家族子弟来说,只要肯选出参与宗门试炼的,可以说便是稳进宗门。

可程天作为继承人,甚至连一个排名都上不去,这也让家族之人对他彻底死心。

无视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程天走到自己这便宜老爹面前,心头本能升起一阵暖意:“父亲,孩儿回来了。”

自信,从容,甚至让程绝一下子都有些错觉?这还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记得当时,甚至连宗门的试炼,可都是自己将他赶出去的,而此时的程天,简直判若两人。

“回来就好。”程绝感到一丝欣慰,看来这次的宗门试炼之行,总归是改掉了他懦弱的性子。

这时,程云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来了正好,正愁你不在神兽晶石不好易主,既然你来了,就应该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

“掂量?”程天双眉一横,指着程云的脸直接骂道:“你算什么东西。”

“莫不是说我现在还是家主的继承人,就单说我是嫡系,你一个支脉凭什么在我面前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