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2019-10-17 18:43

第三章警花请吃饭

就在这时,救护车开了过来,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抬上车,呼啸而去。

围观人群渐渐的散了,警花这时一脸歉疚的走了过来,向陈立伸出洁白如玉的纤纤素手:“你好,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没有相信你说的话。”

“没什么,你的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我看起来也不像一个医生。”陈立宽容的一笑,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

这时候他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位警花,身材十分火爆,长长的青丝盘在头上,被方方正正镶着警徽的警帽压住,白皙粉颈如天鹅般修长。

“我叫燕灵薇,是县公安局的刑警,你呢?”燕灵薇微微一笑,吐气如兰。

陈立对这个积极热情的警花还是很有好感的,打趣道:“我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叫陈立,刚从云山县监狱里出来,和你可是天敌。”

“刚从公车上的程雪柔书包网监狱里出来?”燕灵薇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摇头道:“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你看起来也不像个坏人啊。”

“坏人?”陈立一乐,道:“进监狱的就都是坏人啊?燕警花,你的营养是不是都长到那里去了?”

说着,陈立指了指燕灵薇胸前,嘿嘿一笑。两人刚才一起经历了事故,关系自然亲近了不少。

“我现在相信,你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了!”燕灵薇气鼓鼓的白了一眼陈立,看了看时间,道:“现在也快到饭点了,一起吃个饭吧?”

陈立想了想,回家的票是滚动发车,倒也不用急于一时,两人并肩走到车站外面的一个小饭馆坐下来。

“点吧,今天我请客。”燕灵薇笑嘻嘻的给了陈立一份菜单。

“第一次约会就让女生请客,不好吧?”陈立接过菜单,笑道。

“谁跟你约会了!”

燕灵薇平时很不喜欢异性对自己开这种玩笑,但是面对着面容清秀,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气质的陈立,却是一点反感也没有。

她俏脸飞起两朵好看的红晕,伸手狠狠捏了一下陈立的肩膀,娇声道:“你才从监狱里出来,身上只有路费吧,怎么请我吃饭?”

陈立笑笑,两人合计着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聊。

吃到一半,燕灵薇忽然问道:“对了陈立,你对中医这么精通,能不能帮我看看?”

“你怎么了?”陈立放下筷子,专注的看着燕灵薇。

燕灵薇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不好意思道:“我最近那个来的时候身体很不舒服,想请你给我看看。”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陈立问道,看见燕灵薇面色羞红,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明白了什么,道:“你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手放在燕灵薇洁白如玉的皓腕上,陈立微微闭目沉思一阵,睁开眼睛道:“是不是感觉小腹很胀痛而且还有些酸痒,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

“嗯。”燕灵薇差点都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她虽然外表火爆,但是内心却是很羞涩,心里不禁有些后悔给陈立说这些了。

陈立脸上露出云淡风轻的笑意。

“你这个病和平常女性的痛经不一样,可能对平常医生来说不好治,不过对我来说却是小事一桩,我可以给你调配一种药膏,坚持吃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真的吗!”燕灵薇俏脸泛起喜悦,这病折磨她很久了,偏偏难以启齿,十分难受。

陈立一笑,燕灵薇这个病确实比较偏,就算是一些知名的医生也会感到棘手,但是对陈立来说,就是手到擒来。

轻轻捏了捏燕灵薇柔若无骨的小手,陈立道:“放心吧,我先给你个方子,你照着抓药吃,可以延缓一下病情。我先回老家几天看看爸妈,回城里了就给你配置药膏。”

“不正经。”燕灵薇抽回手,白了陈立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才出监狱,还没有手机吧,我身上刚好有个小灵通,你不嫌弃的话就先拿去用吧。”

陈立点点头,没有客气,接过了小灵通。两人吃完饭,在车站告别,陈立登上了回家的汽车。

“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了。”

陈立跳下客车,看着村口荒凉的景象,心里一阵感叹。

站在自己家的小院子外面,来回走了几步,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爸,妈,我回来了!”

陈立走到院子里,看见一个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人正在冲着屋子里叫嚣:“陈妍,你给我出来!”

“你是谁,叫我姐姐的名字干什么?”陈立皱起眉头。

花花绿绿头发的人转头看见陈立,冷哼一声:“哟,这不是陈家老二吗,我告诉你,你爸欠了我一万块钱不还,要么还钱,要么拿你姐来抵债!”

“毛航你胡说八道!”房门打开,陈石愤怒的站在门口:“当初我治病是借了你一千块钱,但是已经还给你了,你这是无赖!”

“我无赖又怎么了?”毛航眼睛一斜:“你来弄我啊!我告诉你,让你家女儿陪我睡一晚上,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毛航没有注意到的是,陈立已经目露寒光。自己不在家,这毛航都骑到头上来了!

“姓毛的,你现在马上给我爸赔礼道歉,然后滚出去,我说不定还能放过你!”

“哦哟,陈家老二,你这么牛逼,以为从监狱里出来就很吊?你来弄我啊!”毛航张狂大笑,一口痰吐在陈立面前。

“找死!”

啪!

陈立冲上去,对准毛航的脸就是猛的甩了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把毛航打蒙了。

“你他妈知不知道我……”

啪啪啪啪啪!

陈立连着抽了十多个耳光,又快又狠,直接把毛航的脸抽的肿起老高,然后抬起一脚就踹肚子上。

蓬!

毛航重重的摔在院子口,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颤巍巍的指着陈立:“你给老子……”

“老你妈!”

陈立一脚就把毛航直接踹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门:“要喊人找回场子就快点滚,我没功夫跟你磨叽!”

毛航似乎被打蒙了,一声不吭的爬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陈立转过身,看见了家人担忧的目光,陈石叹了口气。

“小二,你闯大祸了,这个毛航有十多个弟兄,个个都很能打。你快带着你姐姐跑吧,等会毛航带着人来了,我来扛。”

“爸,你不要担心。”陈立笑了笑,道:“你们跟我来一下。”

带着家人走到一张木桌子旁,在他们震惊、疑惑和不解的目光中,陈立轻轻在木桌上一按,留下了半寸深的掌印,痕迹宛然。

“这……”陈石震惊失声:“小二,你……”

“爸,这几年在监狱里,我跟着一个师傅学了点武术,所以那个毛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陈立笑道,又是一番解释,终于让家人略微放下心。

聊了一会,陈立才知道家里的情况不是太好,父亲陈石前段时间生了重病,虽然治好了,但是每个月调理身体就要花很多钱。现在日本漫画之隐形的帽子家里已经是负债累累,快揭不开锅了。

一家人聊了一会,陈石突然道:“小二啊,你当年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情,说不定现在都是个大老板了。”

听到父亲提起当年的事情,就算是陈立早已经千锤百炼的心境,也不由脸色微微黯然。

“老头子,还提那个事情干嘛,多久前的事情了。”沈娟赶紧拉了拉陈石的衣服,责怪道。

“呵呵,是我不对,不该乱说。”陈石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爸,以前的拿笔账,我迟早是要讨回来的。”陈立的神色恢复平静,说道。

陈石摇摇头,道:“小二,你现在被放出来,就是天大的幸福了,不要再去折腾了,那种人不是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招惹得起的,听爸一句劝。”

陈立点点头,心里却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当年那个人为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忽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就是这,等会都给我下死手,弄死那个小子,算我的!”

“毛哥,你就放心吧!”

陈立打开门,看见院子里面熙熙攘攘的挤了十几个人,手上提着钢管、木棒,虎视眈眈。

“爸、妈、姐姐,你们就在屋子里,别出去。”陈立迈出门槛,反手关上门,冷冷盯着带头的毛航:“怎么,脸还没被打够?”

“姓陈的,你别以为自己很牛逼,刚才老子只是没反应过来。”

毛航的脸肿得老高,说话含混不清,眼神怨毒。

能打又怎么样,这边十多个年轻人,还打不过一个?

“今天弄死这个小子,明天我请大家去城里面嗨一天,一人一个女人!”毛航心里恨极,下了血本,只是喊话动作太大牵扯脸上的肌肉,顿时一阵龇牙咧嘴。

“上啊!”

毛航下了血本,顿时十多个人都是热血沸腾,嗷嗷叫着就冲了上来。

“不知死活!”

陈立冷笑一声,全身真气流转,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中看起来缓慢至极,轻轻松松的就夺下了一根钢管,反手抽了回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一个人直接被抽翻在地,陈立就如同一头猛虎杀进了羊群,这十多个人被他打的哭爹喊娘,人仰马翻。

“我操,这他妈还是人吗!”

毛航目瞪口呆,看着陈立提着钢管,连连后退,像一个女人一样发出尖叫:“你……你别过来!”

“呵呵!”

陈立走到面前,抬手又是几个重重的耳光,打的毛航晕头转向,血水混合着牙齿从嘴里飙出来。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

原本还耻高气扬的毛航直接跪在地上,嘴里含混不清的哭嚎。

“你错了这事就完了?”

敢欺负自己家人,这事是认个错就完了的?

“你,你要怎么样?”毛航心里只剩下无边的恐惧,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招惹陈立。

陈立冷冷道:“你不是说我们家欠了你一万块钱吗,这事也简单,你拿出一万块钱,再磕三个头,自己滚吧。”

“我赔一万块?”毛航略微犹豫了一下,陈立眼睛一瞪:“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毛航浑身一抖,赶紧答应:“可是我身上没这么多现金,只带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万二。”

“拿来吧。”陈立手里掂着钢管,冷然道。

毛航心痛不已,但是不敢再多嘴,生怕陈立又动手,乖乖的给出一张银行卡,报上密码。

陈立接过银行卡,冷冷道:“好了,磕三个头,带着你的人滚吧。”

毛航不敢违抗,乖乖的磕了三个头,带着一群人屁滚尿流的走了。

“一群垃圾,不给点颜色看不知道好歹。”陈立随手把钢管一丢,关上了大门。

第四章我来接陈先生

“喂,你好,请问是陈立先生吗?”

陈立早早的起床,坐在院子里迎着朝阳刚修炼完毕,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我,你是?”陈立有些疑惑。

“我是昨天你在车站救的老人的儿子,我们全家人都很感谢你出手相救,所以想请你中午来我们家吃一顿便饭,表示一下谢意。”

陈立恍然大悟,摇头道:“不必了,不用这么客气。”

“我们是问了燕警官,还请陈立先生务必赏光,给我们一个感谢的机会。”那边声音顿了一下,道:“我已经派了车来接陈先生,现在应该快要到小河村了。”

“……好吧。”陈立挂了电话,从院子角落抄起一个背篓,往村子外面走去。

走到小河村口,一辆霸气的奔驰GLS驶来,车窗摇下,一个年轻司机恭敬冲着陈立道:“是陈先生吧?我们老板吩咐我来接您去县城,请上车吧。”

“我要去山上采点草药,这样吧,你先去我家院子里等会,就最里面的那一家。”

司机点点头,开着车走了。

陈立背着背篓去村子后山逛了一圈,凭借着传承中的记忆,采集到了不少的草药,还意外发现了一株将近百年的“云雾草”。

“这些草药足够配置一些药膏给爸调理身体,还有燕灵薇的药膏。意外之喜是,这株云雾草年份很足,可以再搞一些药材配合炼制提升修为的丹药。”

陈立满意的回到村子,在村口遇到了一辆东风雪铁龙。

“哟,这不是陈立吗?”

车窗摇下来,一个年轻人嘿嘿一笑,看着背着背篓,衣着寒酸的陈立。

陈立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小河村村长的儿子杨宏博,听说在外面打拼了几年,看来还不错,车都买上了。

“杨宏博。”陈立打了个招呼,背起背篓就要走。

杨宏博看见陈立竟然没有夸赞他的新车,脸上闪过一丝不快,提高声音道:“陈立,你什么时候从监狱里放出来的?”

“前天出来的,怎么了?”陈立不明所以,转过身来。

“前天才出狱啊,唉,可惜了。”杨宏博坐在驾驶座上,拍了拍车子,发出响亮的声音:“你这一关就是三年,浪费了赚钱的大好时光啊,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赚到钱。”

陈立微微皱眉:“你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你看我,这三年在县城里运气好,现在连车都开上了,刚提的新车,十来万。”杨宏博满面红光,道:“不过你也不要灰心,毕竟你爸是得了病,以后得先还债,不像我,轻轻松松就把车买了。”

“所以呢?”陈立面无表情,这杨宏博为了找优越感,已经丧心病狂了吧。

“没事,没事,我就想说以后你要是混不下去了,就找我,我现在在县城那边打拼,手底下缺人,不会亏待你。”杨宏博哈哈一笑道:“你现在是回家吧?上车,我送你回去,正好我也看望一下叔叔阿姨。”

“好吧。”陈立原本想扭头就走,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还是坐上了车。

杨宏博得意一笑,发动汽车。

“怎么样,这车开着稳吧?毕竟是十来万的车,你看这沙发坐着都跟路边那些破面包车不一样。”

一路上,杨宏博喋喋不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给东风雪铁龙打广告。陈立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让杨宏博越说越起劲。

“陈立,我跟你说,县城里面的有钱人多的很,到处都是有钱人。我前几天有幸跟县里的餐饮大佬宋兴文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人家那气度……我操,这不是宋兴文老板的奔驰GLS吗,怎么停在这?”

杨宏博猛的踩了个急刹车,眼睛瞪得滚圆。

在陈立家门口,一辆奔驰GLS静静停着。

“一定是路过!没想到今天有这个机会跟宋老板近距离接触一下!”杨宏博脸上涌现出狂喜,车门都来不及关,就冲到了奔驰车面前。

“原来宋老板不在。”杨宏博探头往里面一看,只有一个司机在喝水,不由有些失望。

不过虽然只是宋兴文的司机,那也是经常陪伴在老板左右的,身份地位都比自己高多了。

杨宏博精神一振,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冲着司机道:“这位大哥,你是路过咱们小河村?”

司机看了他一眼,有点莫名奇妙道:“没有啊,我在这等人的。”

“等人!咱们小河村,谁能有这个资格让宋老板的司机等着!”杨宏博一脸愤慨,道:“大哥,那个人是谁啊?”

杨宏博面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下决心,一定要讨好那个让宋兴文的司机开着奔驰GLS等的人。

“就是陈先生啊。”司机感到更怪异了,伸手指了指杨宏博背后。

“哪个陈……”杨宏博转过头,然后就像被卡住了脖子,咯咯咯的说不出话。

在他身后,陈立背着背篓,冲着司机道:“进屋坐坐吧,你在车上呆着也蛮累的。”

“没事,陈先生您忙吧,不用管我。您可是我们老板的恩人,老板吩咐我要像尊敬他一样尊敬您。”

司机笑着道,旁边的杨宏博直接石化。

恩人?像尊敬宋兴文一样尊敬陈立?

杨宏博感觉脑子不够用了,这陈立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宋兴文如此看重,他才出狱两三天啊!

“杨宏博,你不是要去看看我爸妈吗?”陈立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杨宏博,说道。

“不……不了!我想起来我有点急事,就先走了。”杨宏博火烧屁股似的开着车一溜烟跑了,他哪有脸还在这呆着。

陈立摇摇头,不去管杨宏博,而是坚持让司机进屋坐坐。

让司机先歇着,陈立看陈石已经起床了,立马用真气给他调理了一下身体,随后从背篓里取出草药,平摊在院子里晒。

“小二,这是谁派来接你的?”陈石指着院子外面的车,吃惊地问。

“爸,就一个朋友,叫我去城里吃饭,今天我可能晚点回来。对了,这个银行卡你收着,就是毛航那张卡。”

交代几句,陈立就坐上车,汽车一路往县城那边飞驰而去。

车子开进县城,进入一个环境优美的小区。

这是县城的“东方花园”小区,里面小潭古木,装饰精致,可以说是寸土寸金。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陈立跟着司机走进一栋独立别墅,宽阔的客厅里,四五个人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电视。

陈立发现,警花燕灵薇也在,冲着他甜甜一笑。

“陈小兄弟来了!”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眼睛一亮,走上来紧紧握住陈立的手:“鄙人宋兴文,昨天多亏陈小兄弟出手相救,不然我爸恐怕就真的……”

说着,宋兴文一脸后怕。

“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是我不出手也没事,宋老板过誉了。”陈立微微一笑,谦和有礼。

这自然让宋兴文好感大起,连忙把他介绍给家人。

宋兴文的妻子,中年美妇邱韶容,对陈立微笑点头。

宋兴文的女儿宋芳菲,在川蜀大学读书,淡淡的看了陈立一眼。

还有昨天的老人,宋兴文的父亲宋文乐也在,此时他身体还比较虚弱,但是满脸都是笑容,十分感激陈立。

“这位是燕灵薇警官,想必陈小兄弟是认识的。”宋兴文笑道:“我爸身体还比较虚弱,所以就没有亲自迎接陈小兄弟。”

“没事,老人家身体是该调养一下。”陈立笑道:“最好要定期去医院检查身体。”

“对对,”宋兴文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我专门请了县里面最好的医生王奇文医生来给我爸看病,等会应该就到了。陈小兄弟,咱们现在吃饭吧?”

陈立自然没有异议,当即保姆就端上了一盘盘做工精致的菜肴,满满的摆了一大桌。

陈立和燕灵薇坐在一起,宋兴文频频劝酒,宾主尽欢。

等到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忽然门被敲响了。

“是王老师到了!”宋兴文精神一振,连忙打开门。

陈立也看了一下,这个王奇文穿着唐装,五十余岁,浑身上下散发着儒雅气息。

“宋老板。”王奇文微笑着打了个招呼,道:“事不宜迟,让我看看令尊的病情吧?”

“好,王老师请。”宋兴文一怔,旋即道。

众人走到宽阔的客厅,王奇文没有多说话,直接让老人宋河坐在沙发上,随即闭目切脉。

片刻之后,王奇文沉吟道:“老人家体内沉疴已久,不过似乎有些好转的迹象,这样吧,我用针灸给他调理一下身体,三天一次,一个月应该就能治好。”

“真的吗!”宋兴文大喜:“如果王老师能够治好我爸的身体,我一定重重感谢!”

王奇文淡淡一笑,金钱对他这种级别的医生来说早就不在乎了,他在意的是人脉。这宋兴文在云山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结交一番自然会有不少好处。

当即王奇文就从包里取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数十根银针。

“我这针灸之术,在云山县也是首屈一指。”

王奇文取出银针,在宋河的身体各处大穴刺进,手法娴熟,如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烟火气,看的众人都是屏住呼吸。

“真是名医啊!”宋兴文眼神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