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木塞推入她的甬道_和闺蜜男票一夜情经历

2019-11-03 06:10

第二章:没用的男人

陈自强含糊地应了一声,开始脱裤子。
    于小虎偷偷地睁开双眼,他发现,偶像哥哥说的果然不错,黑灯瞎火的,还真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斜下方白花花的一片。但是即便如此,于小虎的一颗心还是怦怦直跳,紧张的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文学


    陈自强和罗小云都没有意识到,于小虎在偷看,陈自强将裤子丢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递给罗小云。
    罗小云啐了一口,呼吸粗重起来,两只白生生的小手将那个东西撕开,然后在黑暗中忙碌着,片刻之后又撕开一个,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继续在黑暗里忙碌着。
    陈自强也没闲着,他拉开了罗小云身上的棉被,将保暖衣也掀了上去,黑暗中顿时出现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影影绰绰的,差点儿晃瞎了于小虎的大眼睛。
    可是这还没完,陈自强又麻利地将罗小云的裤子也脱下来,女人的那两条朦朦胧胧雪白的大腿,刺得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于小虎眼睛生疼,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于小虎兽血沸腾了。
    陈自强的动作太快了,还没等于小虎看个清楚明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趴了下去,重重地压在罗小云的身上,那白花花的一片顿时被挡住了。
    于小虎最想看的,是罗小云的雪白半球和雪白玉腿,现在全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陈自强的大白屁股用力一挺,然后就听到罗小云重重地哦了一声,开始哼哼唧唧地小声呻吟起来。
    于小虎觉得自己的裤子都要涨破了,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
    于小虎急得抓耳挠腮,就算他两性的知识再少,也明白陈自强的大屁股一拱一拱的是在干什么事情了。
    他真的很想看看,到底那个事情,是怎么搞的。他很想看看,女人雪白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这黑咕隆咚的,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啊。
    就在于小虎想要冒险伸头去看的时候,忽然听到陈自强一声低吼,然后扑在罗小云的身上不动了。
    不动了?
    他怎么就不动了呢?
    于小虎好奇地盯着陈自强的大屁股,刚才偶像哥哥的大屁股还一拱一拱的,好像上足了发条一样,怎么一转眼儿的工夫,这就没电了?
    这时于小虎就听到罗小云没好气地说道:每次都那么快,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那么快,还让不让人活了?陈自强,又没有人跟你抢,你着什么急?不是告诉你慢点吗?你着急赶去投胎啊。
    陈自强弱弱地辩解道: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谁叫你那么紧的,我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叫我怎么样嘛……大不了以后我们多做几次,适应了就好了。
    罗小云顿时生气的骂道:陈自强,你还有脸怨我紧?我这么紧还不是因为你太细?还有,这两年我们做的还少了吗?一个月两盒套子都不够用,也没见你哪次超过三分钟的……没用的男人,每次都弄的人家上不去下不来,下次再这么快,以后你就别碰我了。
    陈自强缩了缩脖子,在老婆怨声载道的骂声里,垂头丧气地提着裤子下了床,灰溜溜地跑出去抽烟了。
    于小虎大气儿不敢出,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像是长满了野草似的。
    懵懂的于小虎,还不太明白不要那么快的含义,但却已经暗自将之牢记心中,心说等自己将来娶了媳妇,一定要久一点、再久一点。偶像哥哥这样的成功男人,都被自己的婆娘给骂的抬不起头来,这日子过的多憋屈?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偶像哥哥也不例外啊……于小虎在心里大发感慨。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于小虎一直没听到对面中铺有动静,就好奇地睁开眼角看过去,顿时看见罗小云正面朝他躺着,一手在上面揉着两个雪白的半球,一手在下面两条雪白的玉腿中间摸索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又好像在进行自我按摩。
    于小虎不明白罗小云在干嘛,但是黑暗里那白花花的一片,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反而格外诱惑。
    于小虎兴奋地咽了咽口水,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喉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是那么的刺耳,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露馅儿了,赶忙闭上眼睛,一动不敢动。
    罗小云好像丝毫的察觉,继续喘息着、摸索着、扭动着。
    黑暗中,罗小云白花花的身子看不真切,就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似的,但就是那种朦胧的诱惑,刺激的于小虎兽血沸腾,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过了一会儿,罗小云闷哼一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便睡着了似的不动了,那白花花的身子就那么朦胧地半裸,大大方方地呈现在被子外面,时刻刺激着于小虎已经存货不多的理智。
    沸腾的兽血终于占据了于小all朱正廷abo文渴慕4虎的大脑,他果断地翻身下床,站到罗小云的面前。
    看到那两个雪白细腻的半球,还有两截雪白丰腴的大腿,正半遮半掩、羞羞答答地藏在被子里,于小虎的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几乎要把裤子给撑破了。
    好一幅海棠春睡图啊。
    

第三章:火车上的摩擦

于小虎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干涩的喉咙如刀割一般疼痛,他伸出颤抖的手,想要摸一摸那雪白的半球,却忽然听到走廊上忽然响起细微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陈自强说道:老婆,咱们去餐车吃点宵夜吧。
    陈自强突然回来了……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听到偶像哥哥的声音,于小虎只觉得天地间仿佛崩塌了似的,时间似乎也停止了,他整个人都几乎石化了。于小虎下意识地以为,偶像哥哥是特地来捉他的奸的,他要完蛋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于小虎一直以为睡着了的罗小云,突然翻身坐起来,没好气地娇叱一声:给老娘滚!没用的废物,你还回来干嘛?
    陈自强的一只脚已经堪堪迈进硬卧的门口了,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看到里面站着的于小虎而已,陡然听到自家婆娘这么一声吼,顿时惊了一下,忆起刚才早泄的糗事,身子立马就缩回去了,心虚地左右四顾了一下,嘴里嘟囔道:你个败家的娘们儿,等回去了老子再收拾你。
    见有人探出脑袋来看,那些好奇的、戏谑的眼神,让陈自强简直无地自容,立马转身溜走了,这次估计不到下车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骂的陈自强屁滚尿流,罗小云翻了个身,将白花花的身子缩回被窝里,继续睡了,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看见站在床铺边的于小虎。
    于小虎像个傻子似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梦游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瞪大眼睛看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懵懵懂懂的开始失眠——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第二天一早醒来,于小虎顶着两个熊猫眼,直勾勾地看着罗小云发呆。
    罗小云直接无视了于小虎的裤子里,因为晨勃而高高翘起的小帐篷,淡定无比地把牙膏牙刷塞进于小虎的手里,然后一脸同情的表情,话里有话地说道:小虎,没睡好吧?
    于小虎无语,心说我要是能睡好才奇怪呢。
    罗小云微微一笑,说道:嫂子当年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然后也是跟你一样的失眠,也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见工的……放心吧,一切有嫂子呢。
    于小虎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低着头不敢去看罗小云。
    罗小云似乎很享受调戏于小虎的感觉,红着脸笑道:小虎,怎么这个表情?怎么一觉睡醒,嫂子就变成老虎了吗?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偷偷看嫂子的吗?
    于小虎顿时大囧,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罗小云看到于小虎窘迫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噗嗤一笑,拉着于小虎的手,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小虎这么面嫩,嫂子都不忍心再开你的玩笑了……走,嫂子带你去洗漱。
    被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一牵,于小虎的心里顿时就像长满了野草似的,那种飘飘然好像要飞起来的感觉,顿时让于小虎把偶像哥哥什么的都给忘到脑后了,满脑子都是昨晚那震撼的那一幕——在皎洁的月光下,罗小云那雪白的半球、雪白的双腿,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圣洁。几乎是瞬间,于小虎的裤子前面,小帐篷支的更高了。
    于小虎不得不夹着两腿,缩着屁股,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前面的凸起。幸好罗小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于小虎的异样,这让于小虎感觉好过了很多。
    早起的车厢里都是人,罗小云一手牵着于小虎的手,一手护着自己的大胸,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来到洗手台,前面却正在排长队。罗小云停下脚步,于小虎只顾着夹紧两腿了,浑没注意前面的状况,一不留神顿时就撞了上去,帐篷里支棱着的东西,结结实实地顶在罗小云绵软的屁股上。
    一瞬间,于小虎的心都快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霸总要蹦出来了,整个人都要石化了,他害怕罗小云会甩手给他一耳刮子,然后吐口水在自己的脸上,再痛骂自己是流氓——老家村儿里的泼妇们,都是这么干的,男人被这么搞过一次,名声就算是臭大街了,以后进了谁家的门槛儿,连狗都会防备地盯着他。
    可是罗小云似乎没有感觉到似的,依旧拉着于小虎的手,站在于小虎的前面。于小虎缩了缩自己的屁股,对罗小云感激涕零。这个时候,于小虎再蠢也明白了,罗小云不是没有感觉,包括昨晚也是,人家只是胸襟宽广,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不愿意看到他难堪而已。一念及此,罗小云在于小虎心目中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
    于小虎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看来女人的心眼儿,是和胸的大小成正比的,胸越大,心胸就越大,胸越小,心眼儿就越小。过了一会儿,前面排队的人还不见少,后面排队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原来是另一头的水龙头没水了,所以两节车厢里的旅客都挤到这里来了,不拥堵才怪呢。
    穿行的人流不断从于小虎的身边挤过,每过一个人,于小虎就被挤的向前一下,小帐篷里那根支棱着的东西,也就被动地顶一下罗小云丰满柔软的翘臀……于小虎越来越羞愧,同时也越来越兴奋,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是前端传来的那种女人特有的绵软弹力,让于小虎简直如痴如醉,一个没忍住,发狠地一挺腰,重重地顶了上去。
    于小虎这一顶,刚好顶到一道缝里,前端似乎还有一种奇妙的柔软感觉传来,前面的罗小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错了,罗小云不是没有反应,她的屁股也向后撅着,和于小虎前面的凸起,结结实实地贴在一起。于小虎只觉得销魂极了,那种美好的感觉,好像能让人飞起来似的。
    喧闹的车厢,拥挤的人潮,窗外的景色正在飞快地向后掠去,广播里的甜美嗓音在深情地歌唱着一首上个世纪的老情歌,洗手台前的旅客在一边争吵一边争夺着位子,其他人无哺乳期能用的口红牌子聊地排着队、帮着腔,无人注意到在洗手台旁边的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坚硬对柔软、火热对湿润,年轻的一男一女正默默无言地摩擦在一起,默契地享受着这种近乎偷情的快感。
    许久以后,于小虎被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拉着,梦游一样排队洗脸刷牙,梦游一样回到座位,梦游一样下了车,然后梦游一样,背着铺盖卷儿拖着行李箱出了站。此刻于小虎真心理解了在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为什么希望那条路永远都走不完,因为他怀里抱着赵敏啊。不过路总是要走完的,不管是张无忌抱着赵敏的路,还是于小虎出站的路。
   >>>>本文《后妈的0秘密》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