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了我小说无广告阅读,是谁杀了我全文完结版阅读

2019-07-06 09:57

是谁杀了我简介:是谁,在五年前的黑暗中,给了她一枪,夺走了她的一切?她缺失的那一角记忆拼图,又是什么?和她现在的同居人警察韩浩然失踪的哥哥,是否有什么联系?五年昏迷,再醒来物是人非,她重新拿起那把手术刀,以法医的身份,追寻事情的真相。只是,真相,是否是她能承受的答案呢?

第一章 清醒

“砰!”脑子里很乱,是谁?那鲜红的血迫里倒下的是谁?感觉有人正在看着她,到底是谁?前面那鲜红的血液,正缓缓的漫延开来,像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那样鲜红如画。

痛,痛得无法呼吸。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看不清倒在血泊里的人?只觉得心很痛,很痛。

“啊!”撑开身体禁制的嘶喊,好象心里的怨念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沐如飞猛的坐起身来,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快去叫医生,沐小姐醒了。”听到大叫而赶来的护士,看到沐如飞坐起身,睁开了眼睛,眼里止不住的惊诧,但立刻反应过来,叫同行的护士去叫医生。

双眼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应该是医院吧。缓缓动了动身子,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医院里。自己不是正要去,正要去哪里来着,为什么印象这么模糊。不对,她明明是去找她的男朋友,怎么可能会在医院?

“沐小姐?沐小姐?”许风把手伸在沐如飞眼前晃了晃,直到晃到第三遍,她才慢慢有了一点反应。

“你……叫……我?”出口的声音嘶哑费力,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想不起来,为什么她会在医院?

“沐小姐,这是几?”许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他也不想作那种判断,可是看到她那副精神状态,他不得不怀疑。毕竟植物人醒来的机率,实在是太低,醒来变成脑瘫的案例,在那不多的案例里占有大多数。

“……”沐如飞用一种近似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医生,这是医生傻了还是她傻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医生在跟她开玩笑吗?

看到她那明显鄙视的眼神,许风立刻就从中明白,她没有小柔的性欢日记txt一点问题。可能是躺得太久,有些不适应,等到她慢慢的适应一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现在只要等她做一个全身检查,就能确定她的身体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沐小姐,等会我安排你做一个全身检查,现在,你好好休息一下。&rd韩国19禁漫画大全quo;许风看着她的双眼慢慢从茫然转到清明,就知道她现在已经醒得差不多了。毕竟躺了这么久,要适应起来,还是要一定的时间。

“好。”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她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具休的问题。晃了晃脑袋,她还是决定,先听医生的话。到底是哪里不对,就得容她好好想想。

沐如飞刚刚做完检查回来,就看到一个警察正等在她的病房。他眉毛很浓,细长的单凤眼,挺而俊的鼻子,紧紧抿住的嘴巴,显得他一脸的严肃。都说警察长得帅,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沐小姐,你好,我是韩浩然,是一名警察。”看到沐如飞进来,他赶紧站起身自我介绍道。

“你好。”沐如飞略带警惕的看着他,他一身正装,就算是他不介绍,她也知道他是警察。可是问题是,警察找她干吗?她从小到大,乖得连乱丢垃圾都不曾有过,这被警察找,还真是第一次。

“沐小姐,虽然您刚刚醒来,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嗯。”沐如飞走到病床边坐下,眼中的那抹警惕越加的明显。

“沐小姐,您能回忆一下五年前,也就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份,具体来说是八月初七晚上七点左右,在南边码头发生了什么事吗?”看到沐如飞的配合,韩浩然眼中带着一丝期待。

“不对。”沐如飞想了一下,然后略带不安的说道。

“什么不对?”疑惑的侧了侧头,有些不明白,她说这句话的意思。

“时间不对,五年前,怎么可能是二零一零年呢。今年才是二零一零年才对。”一脸认真的表情,证实她并没有在开玩笑。她不止没有开玩笑,还近乎严肃的指出了这个问题。她心中有一个猜想,可是她不愿意去承认,也不甘心去承认。

“沐小姐,虽然对于您,这可能有些难已接受。但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五年了。”韩浩然沉默一会,突然抬头说道。她一躺就是五年,她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却又真实的过了五年。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吧。

“今年是二零一五年吗?怎么可能呢?你骗我吧?”沐如飞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五年?她的记忆空白了五年?怎么可能,难道是失忆?不可能的,这么离奇的事总裁爹地宠上天 小说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他一定是开玩笑的,一定是开玩笑,不可能是认真的。

“沐小姐,我没有骗您,您看。”韩浩然知道这一事实,可能会让她难已接受,可是这就是事实。打开手机让她亲自确定,他没有骗她。看到她那显而异见的受伤表情时,他还是为她心疼了一下。五年的时光,就这样挥眼不见,想必她的心里,并不好受。

“真的……二零一五年了……”沐如飞就算是再不想相信,事实摆在了面前,她便不得不信。感觉昨天她才二十出头,今天她就要奔三了吗?真是荒谬得可笑,可怜她还无语反驳。

“嗯,沐小姐因为五年前的那场事件,已经在医院睡了整整五年。所以,沐小姐能回忆一下,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韩浩然有些小心的开口,她睡了这么久,现在才刚醒过来,状态可能不算好,其实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候,有可能让她回想,会刺激到她。但他实在太想知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一听到她醒来的消息,就立马赶了过来。

“五年前了……真是不敢相信,我这眼一睁一闭,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年。”

沐如飞自嘲的笑道,如果他这样说,她还不明白的话,那么她就是傻瓜了。难怪她总觉得自己睡了很久,这样说来,这一切就都能解释清楚了。睡了五年,说得真好,真实的情况,应该是她变成了植物人五年了吧。难怪看到她醒来,护士都那么惊诧。

“要不,我明天再过来吧。”韩浩然看到沐如飞答非所问,也知道她接受这个现实,需要一段时间。他还是太心急了一点,现在她醒来了,他也不用急于这一时。

“不,不用,那天,就是你说的五年前,我是去找我男朋友。”沐如飞回想了一下,好象记忆就停留在了这里。她下了公交车,然后往她男朋友的住所走去,然后……便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想不起来。

“然后呢?”看到她愿意配合,他眼神慢慢变得期待。五年,整整五年,总算可以划上一个句号。真相到底是什么,很快便要真相大白,他甚至有些激动起来。

“我是坐公交车,下了公交车以后,我便往码头的方向走,因为那里到我男朋友家,是近道。但我好象走到半道,并没有见到我男朋友,然后,然后我就在这里了。”任凭沐如飞怎么想,记忆还是停留在了这里。到底她发生了什么,才导致她醒来后在医院,而且还昏睡了五年,她没有一点印象。

“沐小姐,你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警察发现你的时候,你正头部中弹躺在码头的一座船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将会是这案子的关键。”韩浩然有些着急的说道。

如果她都忘记了的话,那么这条线索就断在了这里。他相信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所以他们才杀她灭口。但他们没有想到,她脑部中了枪,还让她活了下来。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下了公交车,我往我男朋友家走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案子!什么中弹!我根本不知道!”沐如飞双手握住脑袋,感觉头很痛。在半路上发生了什么,她一深思头就很痛,好象有什么阻止她想起来一样。

“好啦,好啦,不想了,什么也别想!马上停止下来,你先休息一下。”许风一进来,就看到沐如飞双手抱着脑袋好象很痛苦的样子,赶紧开口安抚道。她现在才刚刚醒过来,不宜情绪波动太大,现在她的情绪很不稳定,这不利于她的伤势。

下了公交车,明明是去见男朋友的,为什么会中弹,为什么醒来会在医院,为什么醒来已经是五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血,很多血……有人在说话!是谁!为什么看不清?很多血,流了很多血!

“赶紧给她打一针镇定剂!”许风看到沐如飞的状态越来越激动,双手的青筋都已经狰狞出来,眼神已经呈现不正常。脸色变得苍白,全身都在发着抖。赶紧叫护士给她打镇定剂,她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不能再让她回想下去,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韩警官,你跟我出来一下。”等到沐如飞完全稳定下来,许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正惊乱的韩浩然,对他说道。

韩浩然跟着许风走了出去,他知道他心急了一点。可是一有那个案子的线索,他的心就静不下来。五年前那件案子,一定没有处理的那么简单。现在监狱里的,一定只是替罪羊而已。真正的主谋,现在一定还在暗处。现在唯一的证人,好不容易醒来了,他的心里太过亢奋,却没有考虑过,刚醒人的心情。

“浩然,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哥哥,可是沐如飞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要询问,还是过几天等她稳定了为好。”

许风和韩浩然是旧识,他的性子,他太了解。自从五年前,他的哥哥去世,他便毅然放下自己的兴趣当了警察。他知道他想找出真相的心情,可是现在,沐如飞受不了任何的刺激。

 

第二章 接受现实

“我知道,是我太心急了,你帮我向她说声抱歉吧。我过几天再来看她。”五年前的事情,他太想知道真相,而离真相最近的,无疑是当时目睹了那一切的沐如飞。只是她刚刚的状况他也看到了,他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什么,可能只有等她稳定下来才行。

“放心吧,既然已经醒了过来,等她恢复到正常,我会通知你的。”拍了拍韩浩然的肩膀,许风叹了一口气。到底什么时候,韩浩然才能从他哥哥的死亡阴影中走出来,可能真的要找到杀他哥哥的真凶,他才能为自己活着了。

许风回到病房的时候,沐如飞已经因为镇定剂的关系,躺在床上睡着了。整整五年,她躺在这里整整五年,醒来以后,会发现一切变得物事人非,她现在这样的状态,真的承受得住吗?

对于她还像昨天的事,但对于现实的人来说,已经足足过了五年。太多的改变等着她却接受,她未来的路,可能比想象的更难。

 

等到沐如飞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相比起她娇弱的外表,她的内心,显然十分的强大。才一个晚上,她好象就已经接受现在已经是五年后的这个事实。还请了医生过来,请教他一些她心中的疑问。

“许医生,我知道我躺了五年,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我的主治医生,你应该最清楚吧?”昨天那个警察的话,给了她很大的触动。可能她真的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而那件事情,便是导致她昏睡不醒的原因。

“嗯,五年前,我还并不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只是一个实习医生。不过,那天晚上我正好值班,你的情况,我还是稍微了解的。”

许风暗暗佩服她的接受能力,昨天还一副接受不了现实,情绪激动的模样,现在竟然能心平气和的来询问他,她的心理承受力,可能比他想象的更好。

“那么,我是因为头部中弹而入院?动用了枪支的话,应该是什么案件吧。”沐如飞回想了一下昨天警察的问话,难道她忘掉的记忆里,有着什么证据?也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现在这种情况。

“沐小姐说的不错,你进医院的时候,正是因为头部中弹,如果那颗子弹再偏一点,沐小姐可能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至于那个案件,我除了知道叫八一七案件以外,其它的并不甚了解,毕竟我是一名医生,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可以找韩警官。”

“那案子现在还没破?”沐如飞突然想到一个疑问,已经过去了五年,就算没有她这个目击证人,那个案子应该也不会拖这么久吧。况且,她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目击证人。那案子就算是没破,五年过去了,应该也变成了悬案才对。

“不,已经破了,抓到五名走私的犯罪份子。”

“那……昨天那个警官?”如果已经破了的话,那为什么还有警察来询问她,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他觉得抓住的只是替罪羊而已,其它的,你自己问他吧。他今天也会过来的。”许风笑了笑,有些事情,还是当事人谈比较好一点。那场案件,就连他这个局外人,都感觉到收尾太简单了一点,真相到底是什么,可能真让他查出来也不一定。

“等等,许医生,我醒过来,我男朋友,知道了吗?”看到许风要走,沐如飞赶紧开口道。她已经醒来了这么久,可是还没有看到李子奇。她醒来的话,医生不可能不通知她男朋友的。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是她唯一的亲人。可是都过了一天,却还没有看到他的影子,她真的很不想往最坏的地方去想。

“你的男朋友吗?他……在你出事的时候来过,最后一次见到他来,是在二零一一年底。”

“我知道了,谢谢。”虽然已经在心里作好了准备,可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却是另一翻滋味。曾经说好一起老去的人,转眼间已物事人非。她却没有理由怪他,五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太多的东西。

他的容颜还清晰的浮现在脑海,现在他却有可能,成为了别人的夫。她能怪谁?五年的时间,太过漫长。对于她来说,一指挥间而过,对于生活着的人,却足够变化所有。原来她和他还是逃不过七年之痒。

从高中,到大学,她所有的青春,所有的回忆,都有着那个人的存在。她所有的事情,都有着他的参与。他给她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梦,种下了一串串的希望。可是最终,她和他还是走不过现实。

坐在医院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一片片泛黄的树叶。有人说,秋天是分手的季节。这种秋风萧萧的天气,呈现出一种寂寥的心情。看着树叶一片片落下,对于树没有一丝的留恋,即便化为尘土,也在所不惜。

“沐小姐,你在看什么?”韩浩然隔着很远,就看到她坐在长椅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远远看去,感觉她的全身散发着一种孤寂的气息。他很不喜欢散发那种气息的她,感觉离她很远,远得他触不可及。

“有人说,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我在验证这句话的真假。”微微转头,眼睛里波光闪烁,脸上两条泪痕非常明显。

“沐小姐……”韩浩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安慰女孩子,他没有一丝的经验。她才刚刚醒来,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伸手把纸巾递过去,他便有些手足无措了。

“看来传言绐终只是传言,也当不得真。韩警官,你这次来,还是问我五年前那场案件吧。不好意思,我真的想不起来。”沐如飞微微低头,用纸巾擦去她的狼狈。她很讨厌流眼泪,认为那是弱者才会出现的东西,可是此刻,她不禁流了泪,还让外人看了去。

“没关系,想不起来慢慢再想,你先好好休息吧。”韩浩然看到她的状态并不是太好,反正已经醒来,也不用急于这一时。五年都等了,他有足够多的耐心。

“韩警官,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沐如飞突然抬起头,笑颜如花的说道,只是嘴角的笑意并不及眼底。

“不是……我……我其实……不是我……”听到沐如飞的话,韩浩然难得的结巴了。一句话断断续续怎么也说不完整,脸慢慢也涨得通红。他并不是一个善长跟女孩子相处的人,尤其是看着她那略显落幕的眼睛,又强撑着微笑的脸,他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韩警官,我已经问过护士,你就不用再否认。”沐如飞移开视线,脸上挂着一抹浅笑。这么害羞的警察,她倒是第一次看到。

她没有想到,照顾她几年的,竟然是这个不相识的警察。而她的男朋友,竟然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对她放弃,放任不管了吗?七年的感情,都这么脆弱,男人,真是不可信的生物。

“我……你不用介意的,你是那场案件唯一的目击证人,也是唯一能让我哥瞑目的人,我自然不会放任你不管。”韩浩然一脸认真的说道,他不想让她觉得她欠了他什么。她是那场案件的目击证人,他自然也调查过她。

她是一个孤儿,但从不以孤儿自居。她总称呼院长为妈妈,性格培养得极好。在学校里,成绩也是奖学金的获得者。她靠着自己半工半读,读了医大那座烧钱的学校。但她却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世自卑过。她生活过得可能有些苦,可却从未自暴自弃过。总是很坚强乐观,总是努力的生活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绐,他来看她,已经不是单单的看她的情况。像她这样坚强的女子,他相信她不会永远沉睡下去。在那种环境,她还能成长得这般优秀。若是她生在好的环境,一定比任何人都优秀。

“嗯,我不介意,其实,我也没有打算现在还你钱,我,很穷。”沐如飞说的可是大实话,她遇害那年,她可是刚刚毕业。她读书积攒起来的钱,和李子奇一起付了一套二室一厅的首付,也算是有个家。

她和李子奇买的房子很偏僻,但胜在价格便宜。她那时候真的很渴望有个家,家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词汇,但她很想在这个城市有个窝,让她有一种归属感。可惜的是,装修好的房子她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躺到了医院,一躺就是五年。现在那房子,应该也不属于她了吧。

“呃……没关系,是我自愿的。”韩浩然没有料到她这么直白。虽然本来就没有打算让她还,可是从她口里听到,他莫名觉得有点喜感,感觉他了解她更多了一点。

“韩警官,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虽然那已经可能不属于自己,她还是想去看一看。那是她期待万分的家,是她付出拽公主的霸道太子爷txt了很多心血的地方。曾经对于那个地方,她放了太多的希望。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模样。还是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个家的样子。

“嗯,可以,你要去哪?”韩浩然对于她的请求有些意外,但转眼就反应过来。恐怕是她一个人医生不准她出去吧,所以才要叫上他。虽然是作为挡箭牌,但他的心情还是出乎意料的好了起来。
 

第三章 前男友

沐如飞要去的地方,就离南边码头不远。那个地方这几年搞开发,房价翻了几倍。也不知道那房子,现在是属于谁。还是依旧属于李子奇?五年的时间,这里变化太大,大得让沐如飞差点找不到具体的地址。

“你男朋友住在这里,所以你才从南边码头经过要到他家去是吧?”韩浩然看着近在眼前的南边码头。这是他哥哥最后呆的地方,在这里,他永远闭上了他的双眼。对于这个地方,他实在生不起好感。

“不对,是我们的房子,那天刚好装修完,他下午没事先过去,我晚上才过去的。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新房子,就发生了那件事。”

想不起来的事情,她用那件事情代替。那时候她的心里真的很兴奋,因为她也要有家了。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家的人来说,有一个家,是让她极其亢奋的事。所谓,乐极生悲,说的就是她的遭遇吧。

“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时候你才刚毕业吧,你们竟然买了房子?”不得不惊讶出声,那个时候她竟然还有钱买房子,不得不让他惊讶。

“其实我在学校,还是弄了几个专利的,而且奖学金也不少,那时候这里偏僻得紧,房价便宜,我和他一人一部分,付个首付,还是可以的。”说起这话的时候,沐如飞脸上带着丝许温暖。那个时候,是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吧。有个爱自己的爱人,有个能触摸得到的家,那不是她一直渴望的事情吗?

“比起你,我觉得我真是欠抽。”抿了抿嘴,果然别人家的孩子才是优秀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在他的眼里,沐如飞就比他要好得多。他环境比她好,可是他在上学期间,除了吃喝玩乐,似乎没有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每个人生活的环境不同,所以没有什么好比较的,如果我处在你的环境,我可能还不如你。”如果可以,她也希望有父母在她的身边,有一个温暖的家。她也想躲在父母的羽翼中长大,遇到困难时,可以和他们诉说,可是这一切,不过都是幻想而已。所以对于有家的人,她心里到底还是羡慕的。

“就是这里?”看到沐如飞停在了一间房子前,韩浩然试探的问道。按她的说法,房子其实还有她的份的,按现在的房价算的话,她还真有投资眼光,这才五年,这是翻了多少倍啊!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她却没有勇气按响门铃。这个曾经让她期待的地方,这一刻,竟然让她有了一丝的害怕。她怕看到的,不是她想看的。

韩浩然看到她迟迟不按门铃,心里明白她的顾豫,伸手就帮了她一个小忙。门铃声起,里面很快就响起了脚步声,然后门吱的一声,就开了。露出来的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女人疑惑的看着他们,不解的心思全都体现在了眼神里。

沐如飞看着眼前这张年轻的脸,心里松了一口气,又觉得不是滋味。她心底希望这里还是住着李子奇的,可是现在,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子奇为好。心里很是矛盾,正打算开口说话,就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从年轻女子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沐如飞身体一僵,终究,该面对的,还是来了吗?

“彩儿,是谁?”

“不认识。”名为彩儿的女人显然对她们有些警惕,一直站在门口,并没有打算让她们进去。她身后的男人估计是看她站在门口没了动静,便也走了过来。在看到沐如飞的那一瞬间,他的表情一愣,眼里止不住的诧异。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请她们进去坐。

“不好意思,进来坐吧。”

“李子奇,好久不见。”沐如飞这话说得有些苦涩,明明在她的印象里,她和他刚见过没有多久。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真的好久不见。一转眼,竟然已经过去五年,五年的时间里,李子奇变化了很多,从一个阳光男孩,变得如今这般成熟的模样。

她记得他并不喜欢穿西装的,他总说那样看起来太过正经。他也从来都不会梳那样一丝不苟的发型,他总喜欢顶着一头乱毛,说着他所认为的时尚。五年的时间,他似乎变成了,他最讨厌的那种人。

“好久不见,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叫宁彩。我……还有一个孩子,现在正在房里睡着了。这位,是沐如飞,是我以前的同学。这位是……”

“韩浩然。”韩浩然脸色不太好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他不喜欢这个人,从第一眼起,他就不喜欢。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的世故,看着大方得体,其实,很有可能正在算计着得失。对于这种弯弯肠子的人,他一向不怎么待见。

沐如飞微微转头看向卧室的方向,眼睛好象要穿透那扇房门,看清楚里面的模样一般。曾经说好一起不分离,转过头来看,他竟然已经有了妻室。虽然早就预料到,这听到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他客气中带着疏离,还特意指出他有了孩子。他是怕她来抢他的房子吗?在他的眼里,她竟然已经成为了那样的人吗?她预想过她和他碰面的情景,却没有预料到,现实远远比想象来得更为残酷。

“我能,参观一下吗?”这里,是她倾注心血的地方,是她期待了五年的地方。这是她一直渴望的地方,这里变成了她想象中的家,有了家的温暖,而这一切,却已经与她无关。时过境迁,物事人非。

“当然。”李子奇听到她的话,显然有些紧张起来。连笑带都着一丝苦意,沐如飞丝毫不怀疑,如果她提起当初买房子的事情,他会毫不犹豫的撒破脸皮。

房子还是以前的房子,装修也还是她和李子奇看中的那一套装修,只不过这屋里的女主人,由她换到了宁彩。不管李子奇是因为什么,还保留着这一套装修,但不得不说,这让沐如飞的心里,还是好受了那么一丁点。

“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坐坐,喝杯茶。”李子奇送到门口,有些口不对心的说道。

沐如飞能醒过来,是他没有意料到的。这房子终究还是有她的份,这让他的心里有些不安。虽然知道她不是那种人,可是经过社会的磨练,他还是禁不住的有些怀疑,她是来要房子的。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戒备。

“嗯,有机会吧。”李子奇应该是不希望再一起喝杯茶吧,毕竟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并没有他脸上那么开朗。不过,看到他如今的样子,她也没有了和他喝一杯茶的兴致。他已经变成了为了生活而生活的人,和曾经意气风发的他,相差太大。

现在,她真的应该死心了,他有了自己生活的轨道,有了自己的家室,而她,不过只是他的一个同学而已。想来真是可笑,她竟然一眨眼,就从他的爱人变成了同学。而她却不能怪他,谁叫她睡了太久。

“韩警官,我们去码头看看吧,虽然不能还你的钱,但我也希望能想起对你有用的东西。”沐如飞收拾好心情,才记起,她今天不是一个人来这里。都已经到了这里,那么就去当时的案发现场看看吧。有可能,那会让她想起一些事情。

“嗯,可以,不过,你能不能不叫我韩警官,叫我名字就好,还有,钱的问题,你真的不用介意。”韩浩然有些无奈的说道,她自己说过不介意的,可是却一再提起,她其实还是介意的吧。

“嗯,走吧,我们去现场。”沐如飞对于他的话不预置评,虽然现在她没有钱还,但欠了就是欠了。她不太喜欢和人有金钱的纠葛,一旦有钱,她还是会还他的。

“五年过去,那里早就变了样了,如果想不起来,不要强迫自己。”那天的事真的吓坏他了,她那痛苦的表情,现在都还清晰的停留在他的脑海。他不想再看到她那么痛苦的样子,那会让他的心,也跟着疼起来。

“我知道了。”

“这里,就是发现你的地方。”韩浩然指着前面的快艇,那里,曾经停着货轮,可是现在搞开发,货轮早就不停这边了,这里被人投资建了水上乐园。

沐如风站在那里,缓缓的闭上眼睛。她下了公交车,往这边走着。她好象听到了什么,慢慢的走着。血……很多血……谁?看不清脸,到底是谁!倒在血泊里的是谁。只看到很多血,头疼!头好涨!

“沐如飞!快醒醒!睁开眼睛!”看到沐如飞的状态越来越不对,韩浩然赶紧摇她的身子。她的额头已经开绐冒出了冷汗,这种状态,实在不宜再想下去。

“血!很多血,我看到很多血!有人!我看不清!看不清楚是谁!”沐如飞大口的呼着气,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眼睛里带着惊恐。双手紧紧的抓住韩浩然的手臂,生怕他放开她的手。

“好啦,不想了,这事以后慢慢想,总归还是有进步的。你先休息一下。”韩浩然看到沐如飞恢复正常,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才松了一口气。刚刚真的吓到他了,要是她真的有什么事,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