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小说《逍遥兵王在花都》连载至大结局~

2019-07-06 09:57

《逍遥兵王在花都》小说简介:叶凡笑着扫了他们一眼,回到烧烤架后,根本不担心这些人说以后不来了,因为之前他们都这么说的,还不是每晚都来。
第7章 前女友童薇薇

司空盛咳嗽了两声,他真是看不下去了,“秀恩爱虐狗可以,但是不要坑爹好吗?你们慢慢秀,爹走了!”

原本,叶凡还一脸正经的模样,此刻司空盛一走,他顿时伸出舌头,在司空晴那青葱玉指上,舔了一下。

“啧啧,美女的手果然美味。”

“臭流氓,竟然敢占我便宜!”司空晴连忙缩回手,脸上的娇柔模样,也瞬间换回了冰冷的模样。

叶凡却是一本正经地说:“刚刚可是你说对我爱已至深,不在乎我的身份,还夸我说像我这么好的男人,都该死绝了。我这么稀有的男人,亲你一下是看得起你好吧?”

“还有……我可告诉你,我能亲你一下就是最大的让步了,你可不要想着,晚上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可是会喊‘不要’的!”

司空晴气得胸口一阵气伏,本姑奶奶都想一脚踹死你,怎么可能会对你动手动脚!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我是说过,像你这么好的男人都死绝了,你活着就是一个奇迹,奇迹懂吗!”

说完,气呼呼地扬长而去。

叶凡回味过来,一脸蒙逼!合着刚才那话,不是在夸我啊?

“好你个司空晴,你给我等着,明天领完证,晚上我饶不了你!”

说完,看着周围投来的那数道目光,叶凡抬头挺胸,傲然地走了出去。“看啥看,没见过小两口闹别扭吗!”

看着司空晴气呼呼的坐上车走远,叶凡嘿嘿一笑,我还能斗不过你?

出了门还没走两步呢,迎面就撞了一个人。依他这身板可不是盖的,对面那女人一下子就被撞得,差点摔倒,叶凡连忙伸手去扶。

只是将她给扶稳之后,叶凡的动作突然就僵在当场。

而同样的,这个女人也是脸色一愣。其实之前的时候,她去酒吧街,就见到过叶凡,看他在那摆摊卖烧烤,就没有过去相认罢了。

毕竟,她现在已经傍上了有钱人,可不想再跟叶凡有什么交集了。

却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又碰到了。

“叶凡,怎么是你,你不是去当兵了吗?”这女人装着意外道。

叶凡嘴角扯动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却是看到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小跑着过来,顿时他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看来,几个月前她打电话说和自己分手,应该是因为这个男人吧?

“薇薇,你们……认识啊?”那西装男子话语中,有些异样,就像护着自己配偶的公牛一样,眼神中也有些示警的意味。

童薇薇眼神有些闪躲,连忙道:“认识,以前在同学会上认识的一个普通朋友。叶凡,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苏玉海,是恒瑞实业的老总的公子。玉海,这是……叶凡。”

呵,普通朋友吗?叶凡缓缓摇头笑了一下,那两人之前三年的感情,又算是什么呢?

“你好,这是我的名片,既然你是薇薇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苏玉海的朋友,以后如果你在这海东市有什么麻烦了,提我名,好使。”苏玉海挑衅看着叶凡,两指夹着个名片,递到叶凡面前,像是施舍乞丐一般。

他当然看得出来,两人这副模样,怎么可能是普通朋友?

叶凡却是连手都没伸出来,对于这种装逼犯,他懒得理会,转身便要走。

却是童薇薇接过那名片,对苏玉海道:“我这个朋友脾气有点倔,你先到里面去等我一下,我来跟他说几句。”

“那你快点哦宝贝儿!&rdqu林天成莲花村全文免费o;苏玉海说着,故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挑衅地看了叶凡一眼,小声骂了句小憋三装什么装,便是朝这茶座走了进去。

叶凡眉头一皱,抬腿就想给他屁股上来一脚,却是被童薇薇给拦住了。

“叶凡你想干什么?你过来我跟你说。我知道你被部队给开除了,肯定会有些自暴自弃,但是请你冷静一下好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原本你可不是这么颓废的,竟然甘心去帮别人卖烧烤,还天天和那些风月女人混在一起,你还真是让我失望。”

“我也知道,肯定是因为我提出分手,对你打击太大了一些。但是日子总是要过的吧?还有刚刚那可是苏少,他给你名片是看得起你,你这样,只要你愿意,我去给他搭个话,让他给你找个有前途的工作,你看怎么样?”

听着她这些一厢情愿的说辞,叶凡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原本,他以为再次见到童薇薇的时候,应该还会有一些旧情份;甚至他还记得,童薇薇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开一家自己的公司,而且这次回来,他就想过,要直接送给她一家公司,尽管她和自己分手了,但这几年的情分,毕竟自己耽误了她这么多年的青春,也没能给她什么,补偿一下总是应该的。 

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更不生她的气。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会甘愿一直跟着一个“一穷二白”的男人过日子。

只是现在,在看到童薇薇的变化,以及听到她刚刚对他的介绍和现在对他的教训的话时,叶凡发现,她在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消失了。

也是时候该释怀了。

“叶凡,你说话啊?怎么,我说这些你听不进去吗?还是说,你对我还没有死心?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你知道吗?”

叶凡微微摇头,一扫满脸的苦涩,淡然道:“童薇薇,你想多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还有,可不要让你那个男朋友等太久,他似乎并不会像我这么有耐心的捧着你。”

“你!哼!我好心劝你走正道,你不领情就算了,竟然还说这些话来,叶凡,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还有,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子,顽固不化?总是觉得自己一脸的高傲,从来都不知道低头!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从部队里出来,走入社会之后,你不学会低头是会很吃亏的,你懂吗?”

“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劝过你,让你学会迎合别人,低下头又不会死!就比如刚才,你如果对玉海哪怕笑一个,我就能给你搭上话,至少能给你一个年薪十万的工作,这有什么不好?你非要逞能,然后回去还不是要去卖烧烤?”

说着,她再次递上那张名片,“你说,这名片你到底要不要!”

叶凡微微摇头,瞟了一眼那名片,不屑地说道:“恒瑞实业老板的儿子吗?就连他老子苏恒涛见了我都得点头哈腰,他又算个什么鸟!”

“你……叶凡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以前你就算是心气高、脾气硬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吹大牛,都这么张口就来了,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说完,童薇薇气愤地一甩手,陈立农都市总裁文将那名片扔在叶凡脚下,“你爱去不去,我才懒得理你!”

然后,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叶凡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目光也是从有些留恋,变得释然,最终再看向她时,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感情。

看着她的背影,再看看丢到地上的那张名片,叶凡再次微微摇头,“你和我,果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第8章 哥们有烟吗

丢下这话,叶凡抬脚从那名片上踩过,名片被风一吹,瞬间化成了粉末,随风飘散。

“真是想不到,金钱和欲望,竟然会让人产生这么大的改变。”

叶凡不禁长叹。

以前的童薇薇,是那么的单纯,有理想,有梦想,从来不会因为物欲,向任何人低头。虽然以前两人过得很平淡,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穷酸,但叶凡总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到她闪着希望的光芒,是那么的纯净。

可现在,她句句都是向命运低头,被金钱驱使。

“唉……”叶凡一声长叹,被吹散在风中。

并没有走太远的童薇薇,听到叶凡说的这些话,身子猛然一滞,心里有些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但是她却并没有回过头来向后看。

她和叶凡的感情,一直持续了三年的时间,说是没有一丝的情意,那是不可能的。三年里总是聚少离多,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这个现实的世界让她知道,只靠情和爱,是根本不可能养活自己的。

而且三年里,她也跟叶凡说过很多次,要努力改变现状,只不过……最后她发现,自己所谓的努力,似乎只是一个笑话。反倒是像大多数女人那样,给自己找一个靠谱的男人,至少多金的男人,先给自己攒下一处产业,至于以后能不能和这个有钱的男过到最后,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不是我拜金,而是我败给了这个金钱为上的社会!’无数个夜里,她都这样安慰自己。

听着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童薇薇也加快了脚步,朝着茶餐厅里走去,她可不想让苏少久等。

至于叶凡的将来,她想自己方才已经尽力了,他既然要逞强,自己还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走到里面,苏玉海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在茶餐厅这种彰显气质的地方,他不得不表现的绅士一些,小声笑着质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回……哦?名片他收下了?”

说到这里,苏玉海眼里闪过一抹阴沉的笑意。 

童薇薇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名片被他扔了,这个自大的家伙。”

“哦,家里飞进黑蝴蝶吉祥吗是吗?不用理会他,省得坏了我们的心情。”苏玉海装着是没事人一样,笑吟吟地坐下,叫来服务生开始点单。

只不过,他的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叶凡离开的地方,眼神里闪过一抹狠色。敢和我苏玉海的女人不清不楚的,老子不揍你都是好的了,竟然还敢说我老爹算个鸟,真是不知死活! 

另一边。

叶凡并没有打车,一个人慢慢悠悠地走着,只是走了还没有几步远,却是从边上蹿出来七八个眼神凶狠的青年,坏笑着将他给围了起来。

“小子,竟然敢说我们苏老板的坏话,口气不小嘛?就是不知道,骨头有没有那么硬了。”

叶凡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人来得还挺箱包厂家快啊?

他转眼扫了一圈,淡淡地道:“看你们这样子,是想打架吗?”

“哈哈哈哈……”叶凡话音一落,其他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说错了,不是打架,是殴打,殴打懂吗?哈哈哈哈!”

叶凡也是一笑,“确实,用殴打这个词,更贴切一点。”

为首的那个光头壮汉一愣,随即阴狠着脸道:“难怪连我们苏老板都敢骂,还真是个小刺头啊!兄弟们,别跟他废话,教训他!”

这家光头叫刘阿三,是苏恒涛手下比较能打的一个角色,当着面人都称他一声三哥,背后则是叫他光头刘。

光头刘一声令下,几人的包围圈顿时缩小,一个个攥着拳头、搓着手,朝着叶凡扑了过来。

“慢着!”

就在这时,叶凡大喊了一声。

“怎么小子,怕了?怕就跪到地上,磕三个响头,然后叫我们每人一声爷爷,老子就饶了你!”光头刘冷笑道。

叶凡伸出食指晃了晃,“我只是想说,出来混的都不容易,所以出手之前想问问你们,买医保了吗?”

什么?

“买什么医保!”光头刘瞪着眼睛喝道。

“三哥,这小子意思是说,害怕等下打得我们,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一小弟,凑到他耳边说道。

光头刘这才反应过来,“你他娘的够狂,给我往死里揍!让这小子有医保也交不起住院费!”

一声爆喝之下,其他几人或踢腿或挥拳,全都恶狠狠地冲了上来。

看着这么多拳脚,马上就要打在叶凡身上,可看他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光头刘顿时心中一阵冷笑,这小子刚刚说大话的时候还那么横,现在真刀真枪干起来的时候,吓傻了吧!

“兄弟们,别手软!”他又多吩咐了一句。

“花拳绣腿!”叶凡却只是冷冷地吐出四个字,随即在下一瞬间,猛然飞起一脚,横腿扫了出去,裤腿带起一道列列风声,像是钢铁大棒一样,抡在了六人身上。

砰……砰砰砰!!

几声闷响之后,六人只感觉自己耳边传来一道风声,紧接着便是扑通一声狠狠地砸落在地上,几秒之后,麻木的感觉才消失,痛感袭遍全身。

“啊!老子的胳膊!”

“我艹尼玛,疼死老子了!”

几声惨叫的声音,传荡开了很远。

叶凡面前,那唯一还站着的光头刘,顿时傻眼了!

他看着叶凡,就像是在看着一尊神佛一样,双腿止不住地颤抖了几下,嘴巴更是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这还只是开始!”叶凡嘴角扯了扯,脚步挪动,飞快地来到了这六人面前,又是砰砰几脚踹出,然后……六人全都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光头刘的前面,堆了个小山。

此刻的六人,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全都被打得蒙逼了。甚至,都不敢站起来,只是浑身瑟瑟发抖,惨叫不已。

咕噜!

光头刘亲眼看着这一幕,只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这六人就被打成了这个熊样,吓得狠狠吞了把口水,嘴角止不住地抽搐着,傻愣着眼看着叶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呵呵”干笑,一脸的狗腿相。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叶凡会说“用殴打更贴切”了,这他娘的还真是殴打。不对,准确地说……叫虐!

叶凡不紧不慢地走到他面前,“哥们,有烟吗?”
第9章 直接做了他

光头刘听得一头雾水,心说你这是要闹哪样?

可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多想,连忙掏出一盒金南京,哆嗦了十几秒才抖出一根烟来,递到叶凡面前,“大大大大哥……您请抽抽抽烟……”

叶凡接过来叼在嘴上,自己拿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深吸一口又长长的吐出一道白烟,打在光头刘的脸上,呛得他一阵咳嗽。

而后才道:“我是不是问过你们,买医保了吗?”

“是……是是是,问了问了,哦……大大大哥,我买了我买了!”光头刘连连点头。

“买了就好。”叶凡咧嘴一笑,光头刘也跟着呵呵干笑。

而下一秒,叶凡直接抬腿一脚踹出去。

砰!

光头刘像是流星一样,弓着腰跟个虾米似的倒飞了十几米远,而后狠狠地砸在了茶餐厅的门上,撞破了门滚了进去,刚好停在了苏玉海的面前。

“啊!”童薇薇吓得尖叫一声跳起来,看着满脸是血的光头刘,捂着嘴不停地颤抖起来。

而苏玉海,也是被吓得往后跳起,当看清楚这人,正是自己刚刚打电话,喊去教训叶凡的光头刘时,更是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来。

他堂堂苏恒涛的大公子,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扫了面子,这个气他怎么能忍得下去!

“妈的!连老子的人都敢打,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一声爆喝,拍着桌子就要往外冲去。

只不过,他还没有冲出去的时候,却是看到眼前人影一晃,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叶阿宾全文目录阅读免费凡!

苏玉海鼻翼狠狠的抽动了两下,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原本凶狠的脸上,也是多了些胆怯之色。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老子是苏恒涛,你要是敢动我,我保证你等下横着从这家店里出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茶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拢过来。

那倒在地上,一脚被踹得晕死过去的光头刘,满身是血的样子,已然让他们心惊。而此刻,又听这男子说自己老爹是苏恒涛,他们就更是来了兴致。

提起苏恒涛,整个海东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三年前的时候,这海东市还没有苏恒涛这号人物,可是这个名字从一出现,就横扫了整个海东市的黑白官商几道,几乎都被人传成了神奇一样的人物。

那发家的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像决堤的长江之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拦都拦不住,硬生生把海东市,原本三足鼎立的局面,变成了四家平起平坐。甚至这半年来,还隐隐有些一家居大的迹相。

而能有这样的成就,传言都是因为这个苏恒涛背景通天,而且办事手段极其狠辣。

此刻,看着苏恒涛的人被打了,还是当着他这个宝贝儿子,苏玉海的面打的,所有人都是暗暗摇头,这小子看来是要完了。

就连童薇薇,也是心思复杂到了极点。她虽然对现在的叶凡很不感冒,但这事毕竟还是和自己有些关系的,她真不愿意看到叶凡,被苏玉海给整死。那样的话,她可能会恶心一辈子。

于是,她连忙站出来,把苏玉海往后拉了一下,“苏少,你可是有身份的人,何必跟这种人计较呢,不如就放他走吧,就当是给我个面子了。”

然后对叶凡道:“叶凡,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苏少这样的人,是你能惹得起的吗?还不赶紧给苏少道歉,兴许苏少高兴了,就不计较你的过错了。”

这话,缓和了苏玉海恐惧的情绪,还没等叶凡说话,他便是撑着一口气,要强地放狠话道:“道歉?如果道歉管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如果打完人道歉就能走了,谁他妈还愿意当有钱人!”

“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爸,等下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这模样,嚣张至极!

童薇薇看得也是一阵心急,她是知道苏恒涛的脾气的,若是苏恒涛来了,叶凡可就真的没救了。

“叶凡,你那么要强干什么?低头认个错又不会死!”她又扯了扯叶凡说道。

然而。

她的话说完,叶凡冷笑一声,理也未理,而是缓缓地扬起了手,然后……一巴掌朝着苏玉海脸上,扇了过去。

“啪!!”

“你说得很对,道歉不如拳头来的实在。”

这一巴掌,叶凡并没有用几分力气,可这清脆的巴掌声,却是传遍了整个茶餐厅。且,苏玉海的脸上,更是多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

嗡!

苏玉海只感觉眼前直冒金光,耳朵都短暂的失聪了。

整个茶餐厅鸦雀无声,静得几乎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了。

一个个顾客,都是瞪大着眼睛望着这一幕,下巴险些都要掉到地上了。

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是这么个愣头青,在苏玉海报完家门之后,竟然还敢打人。

真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年少无知!

不过,大多数人都相信,应该是后一种。毕竟在整个海东市,还没有谁敢不把苏恒涛放在眼里的。

苏玉海捂着的脸,身子哆嗦得更厉害了,只要一张嘴,牙齿都是“得得得”地响个不停,眼神中的怒火更是险些化成实质喷出来。

叶凡却是权当没看见,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打电话就不用了。替我转告苏聋子。不想那个耳朵也变聋了。就管好自己的狗。下回再让我碰到乱咬人。活活打死!”

说完,叶凡转眼看向童薇薇,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什么也没说,扬长而去。

童薇薇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当叶凡走出茶餐厅,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叫苏恒生的外号苏聋子!这个外号,只有他出道的前半年有人敢叫,后来谁见了不得叫一声二爷?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竟然还威胁苏二爷让他变全聋!

这简直是真的不要命了!

苏玉海听完更是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在感受到叶凡身上的气势后,只能是把话给咽回了肚子里,憋得脸色通红,看着叶凡的背影,小声对着跑进来的一个跟班道:

“给我查!找到之后直接做了他,不用跟我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