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密事七桩》(陈泽)全集完结篇阅读

2019-07-07 20:46

诡谲密事七桩讲述了一件奇怪的惨案发生,三兄弟陆续惨死河边。紧接着失踪依旧的警校之星出现,这背后始终盘旋着鲁班术的影子。 一步步抽丝剥茧,一点点抓住线索。 陈泽走向了谜底的终点!

第8章 地下室中的尸体

一路上陈泽都在想着刚才局里的那一通电话。

同样的在棉李村,在警员们从李家兄弟的家里面整理证据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这李家兄弟盖的那幢小楼居然还有一个地下室。

但是当警员将地下室打开之后,顿时是被里面的场景给惊呆了。

因为这地下室很明显是被人改造过的,在里面有一个阴暗的房间,那房间里面,却是被铁链锁着一个人!

只是这地下室之中早已经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而探查之下顿时大惊,里面被锁着的是一个女人,而那女人早已经气绝身亡……

陈泽只是简单的了解到了这个情况,具体的还是要到现场才能够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一路上陈泽的心已经是无比的沉重。

棉李村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情,那个木匠的死已经是很突然的,结果现在却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到了棉李村之后,陈泽轻车熟路的跑进了楼内,当闻到空气之中那股腐臭味道的时候,陈泽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地下室里面十分的阴暗,里面的尸体也被人清理了出来,此刻不少人在这里忙碌着,而陈泽粗略一看,关着那女人的房间阴暗潮湿,地面上和墙壁上有着不少的污秽之物,在墙壁上,还有一道道的血痕……

血痕是那个女人用指甲抓出来的,她在生前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十根手指完全被磨平,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看起来十分可怖。

并且虽然尸体已经有一些腐烂了,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上面有很多的伤痕,新伤旧伤都有,很明显是长期受到虐待导致的。

这一幕让陈泽心头有些沉重,他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东西来。

尸体既然是在李家三兄弟家里面发现的,那么肯定和这三兄弟脱不了干系。

尸检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受到虐待致死的,并且在李家三兄弟死亡之前,这女人已经别虐待死了,甚至尸检结果显示,这女人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看着一张张报告,陈泽气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这个女孩的信息很快也是查到了快点拨出来我是你老师,是半年以前失踪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并不是东升市本地人口,而是被人拐卖来的。

女孩的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痕,每一处都在显示着她生前遭受了什么样非人的待遇。

“啪。”陈泽一巴掌将这些资料全都拍在了桌子上,深吸口气咬牙说道:“可真是便宜了这三个混蛋了!&r俄罗斯性ffaaxdquo;

陈泽说的没错。

李家三兄弟就这样死了,的确是便宜了他们。

现场留下来的痕迹足以证明,这个女孩是被这三兄弟虐待致死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到最后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反转,本来是受害人的三兄弟,居然牵扯到了凶杀案……

并且这种行为,可以说是极其恶劣了。

陈泽深吸口气,心里面觉得有些不爽。因为那李家三兄弟已经死了,这女孩的尸体虽然被发现,但是却始终没有办法帮她讨回公道了……

从警局回到家,陈泽始终觉得有几分心神不宁的。

这几天时间里面这么多的事情让陈泽有些头疼,索性摸出手机来简单的查了一下关于鲁班术的信息。

说到底,他还是对鲁班术相关的东西十分的上心,但是一拿出手机他发现自己手机里面多了一个号码,陈泽楞了一下,然后便直接拨了过去。

“喂?”电话很快接通了,另一端传来的却是钟浩的声音。

“耗子?”陈泽一愣,并没有想到多出来的这个号码是钟浩的,不过再看了一眼号码的归属地,陈泽便释然了。

“嗯。”钟浩在另一端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鬼使神差的,陈泽深吸了口气对着钟浩说道:“在李家三兄弟的小楼的地下室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系三兄弟虐待致死。”

陈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钟浩说这些,但是就是下意识的说了。

另一端的钟浩在听了这些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在没有说话了。

陈泽顿时觉得有些懊恼,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和钟浩说这个,但是他却也没有想到钟浩在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这似乎并不是他所认识的钟浩。

“你小心一些。”但是在陈泽以为钟浩并不会说什么并且打算挂断了的时候,钟浩却是突然这样说道。

“为什么?”陈泽直接开口问道,作为一名刑警,他有什么需要小心的?

他本能的觉得在钟浩的身上埋藏了太多的秘密,但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钟浩一直都是很神秘的一个人,虽然说陈泽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下意识的还是将这句话给记在了心里。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另一端的钟浩却是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觉得这件事情会这么顺利的就结束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钟浩就是沉默了,而陈泽也是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仔细思索了一下之后,顿时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顺利了。

他们还算是顺利的破了李家三兄弟离奇死亡的案子,同时在这个案子结案之后,却又从地下室发现了一具尸体。

“李家三兄弟都是会一些基础的鲁班术的。就算是他们死了,这些机关也依旧存在,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被人找到地下室。”

钟浩的声音再一次不急不缓的响了起来,陈泽一愣,旋即便是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了。”

然后,陈泽直接挂断了电话。

钟浩说的没错,那三兄弟肯定是懂鲁班术的,布下一些机关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如果他们不想让人发现地下室的存在,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没理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被人把地下室给找到了,甚至里面还有一具尸体!

这背后似乎是有一双手,暗暗地促成了这一切……
 

第9章 另一个人

陈泽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不朽的名曲黄致列,这个案子居然会牵扯到这么多的东西来,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而在给钟浩打电话之前,陈泽并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藏在暗中,但是经钟浩那么一点,陈泽立刻就是明白了过来。

在李氏兄弟生前,并没有人发现他家里还有地下室。只是现在距离李氏兄弟死亡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案子就这么的结束的时候,却突然被捅出了新的案子。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连环套一样,或许早有人已经设计好了,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把作为受害者的李氏兄弟三人狠狠的来了个反转。

陈泽仔细的思索了起来,背后的这个人似乎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捅出了这件事情,钟浩说的没错,既然李氏兄弟知道鲁班术,并且还有一定的掌握的话,那么这些并没有接触过鲁班术的警察,自然是很难将地下室找到的。

但是现在轻而易举的就被找到了,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人动手脚,陈泽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犹豫了一下之后,陈泽选择了给局里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对于陈泽发现的这个问题,局里面自然也会重视起来,但是陈泽心中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安,对于李氏兄弟,他觉得似乎要重新弄清楚,这三兄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甚至陈泽觉得,在这三兄弟家里面,肯定也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房间里面来回来去走了好几圈之后,陈泽最终决定等晚上的时候,再次进到那栋楼里面去。

蔡徐坤下面勃起照片虽然睡前公主故事大全文字说那一晚陈泽被里面的东西给吓得不轻,但是现在知道都是那些村民弄出来的了之后,心里面也是没有那么恐惧了。

虽然对那个村子有几分抵触感,但陈泽还是选择义无反顾的去了。

陈泽动身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有人注意到陈泽悄然潜入了李氏三兄弟的小楼里面,虽然拉着警戒线,但是陈泽自动选择了无视。

屋子里面依旧是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腐臭味道,让陈泽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

在屋子里面看了一圈,陈泽直接奔着地下室过去了,在入口处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个地方是怎么设计的,索性便不在研究,而是在地下室仔细的搜索了起来。

今天白天刚刚在这里发现了尸体,整个地下室也全都被搜查了一边,但是除了这女人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找到。

陈泽拿着小巧的手电筒,小心翼翼的四处查探着,当陈泽转了个弯到了一个角落的时候,顿时就是愣住了。

墙壁上有一道很清晰的划痕,看样子是刚弄出来的,印记很新。

可是在下午搜查的时候,却并没有这道痕迹!

陈泽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死死的盯着这道划痕,同时也开始在周围的墙壁上重点查看了起来。

但是让陈泽有些失望的是,除了这道划痕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痕迹了。

虽然没有其他的痕迹,但是陈泽已经是有几分兴奋了,这划痕是新出现的,也就证明这里后来有人来过,并且不小心在墙壁上留下了划痕。

这也同样证明了陈泽的猜测是对的,这背后还有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到底是谁?

陈泽小心翼翼的在地下室里面走动着,毕竟这里很有可能藏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和李氏三兄弟有关,但是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陈泽却根本想不清楚。

空旷的地下室里面只能够听到陈泽的脚步声,陈泽在地下室转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一点别的痕迹之后,便朝着一楼走去。

但是当陈泽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头顶,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因为陈泽刚才听到,从上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故意放的很轻,但是由于周围十分寂静,陈泽还是一下子就听到了。

陈泽下意识的就屏住了呼吸,本来他是猜测而已,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真的有人来!

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上面的脚步声开始变得杂乱了起来,估计是发现没有人在这里之后开始肆无忌惮了起来。

陈泽小心翼翼的从地下室走到了一楼的位置,虽然发出了一些响动,但是另一个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一样,也让陈泽长出口气。

陈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他能够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还有细细索索的声音,似乎那个人拖出来了什么东西一样。

借着微弱的光亮,陈泽看到那个人拖着一个袋子,朝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将袋子背在了背上就打算离开。

“站住!”陈泽当即毫不犹豫的吼了一声,那人身子一僵,似乎并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人,而陈泽在喊这一嗓子的同时也已经冲了出去,那人顿时将袋子背在身上,毫不犹豫的朝外面跑去。

陈泽的速度很快,那人毕竟还背着那个袋子,速度自然是慢了几分,但是他离门口更近一些,陈泽只抓到了袋子的一角,让那个人踉跄了一下。

“啪。”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那人匆忙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想捡回来但是还是放弃了,转身毫不犹豫的朝着山里面跑了过去。

陈泽脚步微盾,将那东西捡了起来拿在手里,然后便继续朝着那人追了过去。

慌乱之中两人对上了几下,然后那人便被陈泽一脚揣的趴在了地上。

“不许动!”陈泽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鼻血,大声喝道,同时从腰间摸出手铐就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那人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似乎放弃抵抗了一样。陈泽小心翼翼的接近,蹲下身子想要将这人翻过来,毕竟这人刚被陈泽踹了两脚,陈泽是知道自己的脚力的,估计这人也没有挣扎的力气了。

但是陈泽没想到的是,在他蹲下身子的时候,那人突然间从地上抓起了一把土,毫不客气的朝着陈泽眼睛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