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小说《重生仙婿翻身记》全文阅读

2019-08-17 00:25

第3章:你知道谁打得我吗

“阿嚏~”拿着药,在上台阶时,所有公主的故事苏凡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咦~谁在骂我?

嘎~隔壁交谈的声音戛然而止!

苏凡倒也没想过偷听,只是恰巧路过罢了,好在也没听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内心倒也不觉得愧疚。

没多久,姚冰清穿着职业装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满脸写着不开心的凌月。

”刚回来?“姚冰清看起来有些疲倦,脸色很差,但面对苏凡,脸上还是浮现淡淡的笑容。

“嗯,刚回来。”苏凡应承了一下,挪过身子,准备回屋炼制丹药,但想了想,还是觉得就这么走过去终究有些不妥。

于是半转过身子,犹如在中医馆那般,扭头对姚冰清淡淡的说道:”如果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说。“

姚冰清一连好几个礼拜在深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要是猜不到这其中有古怪,那这几万年苏凡真是白活了。

不过这女人生性好强,加上之前自己懒散随意的性格,就算是公司碰到什么难处,想必也不会主动和自己开口。

今天恰巧碰上,于是惦念了几天的心思,便脱口而出了。

苏凡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姚冰清有些惊讶,她嘴角微不可查的滑过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难处,老公早点歇息吧。“

嗯,果然还是不肯说吗?

姚家的事情,他不想插手太多,但对于这个女人,他想着能帮就帮一点,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不过是这种情况的话,以后想要帮忙恐怕都有些难度,不过好在她身边还有个耐不住性子的凌月,从她嘴里套点话应该不难。

苏凡打定主意,点了点头,再无他话,直接走进了自己房间。

房门随之关上。

姚冰清和凌月也回了自己房间。

送姚冰清回了自己房间,凌月却似乎并不着急离开,而是在姚冰清床边坐下,忽然开口道:

“姚姐,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吗?道上的朋友我也认识一些,我也可以帮上忙的……”

姚冰清面色一冷,董事长的气势散发出来,吓得凌月立马噤声了。

良久,姚冰清脸色缓和了一些,握着凌月的手问道:

“苏凡这几天怎么样?”

“嗯,那个吃软饭的伤是好了,但是对很多事情好像都很陌生,对周围的事情好像也都不在意似的,无论月儿怎么骂他他都无动于衷。”

“可能上次受伤对他打击挺大的吧,这样也好。随他吧,有其他事情吗?”

”每天清早起来打坐。“

”打坐?“

”对啊,就是盘腿坐在床上,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一动不动,跟个傻子似的,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还有,他最近几天总往中医馆跑。“

打坐?中医馆?姚冰清眉头微皱。

”也好,他心里大概是明白的,这样就行了,安安分分的……就这样吧。姚冰清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青儿,以后你要对苏凡尊敬一点,不论如何,只要没做出损害姚家的事情,他就是我丈夫,知道吗?“

其他事情,自己可以去努力争取,去抗争,但婚姻这件事情,哎,还是认命吧。

培元丹炼制起来很简单,但地球上的灵气稀薄,此药材非彼药材,效果也是大打折扣,苏凡暂且叫它小培元丹。

但饶是大打折扣的这一枚小小药丸,也足以发挥他的功效,听说老头子一到湿寒天气,便关节酸痛难忍,这一枚小培元丹,足以彻底根治他这一病症了。

离老爷子的寿辰还有一段时间,苏凡已经炼制出了三颗小培元丹。

这一下,日子又变的无聊起来。

日子过的无聊,说好听一点当然便是悠闲。

连续下雨的时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间里,看看书,偶尔练练书法,倒也不算得多痛苦。

当然,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几天里,自然也有。

入赘豪门,在这个年代,是被人瞧不起的,而姚家的情况,又比较复杂。

姚古有三个亲生儿子,主要管事的是大儿子,也就是姚冰清的父亲姚谦,而姚谦又只有姚冰清这一个女儿,偏偏姚冰清在经商上颇有能力,直接压倒了其他两家的男性。

其他人原本等着姚冰清嫁出去了,他们可以继承姚家的产业了,如今来了个入赘的苏凡让他们希望彻底破灭了,平日里见到他,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看。

苏凡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世俗的勾心斗角,淡漠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醒来的时候因为被人蒙上脑袋打了一顿,他又有些恍恍惚惚的样子,许多事情都暂时搁置了,现在渐渐康复,有些问题便逐渐凸显出来了。

来找他的人,也渐渐不止姚冰清的小跟班,凌月一人了。

他们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就是想让苏凡离开姚家,开出的条件五花八门,有送别墅送美女的,也有送豪车送现金的……但都被苏凡以各种理由打发走了。

他们或冷嘲热讽,或嗤之以鼻,苏凡都不予理会。

真正算得上正式的一次与姚家人会面,只有一次。

姚家二子姚藏天忽然打电话过来,请他过去喝茶。

毫无征兆的,苏凡被一辆黑色奔驰接到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前,大厦上用金色字体写就的藏天大厦四个字金光闪闪。

在苏凡印象中,姚家的实力在江北不弱,但那也只是局限于印象中。

前世苏凡对经商也丝毫不感兴趣,姚家的产业也从来未曾接触过,今日见到如此气派的一座大厦,又以藏天二字命名,饶是苏凡,心中还是感到一阵不小的震撼。

这种震撼更多的来源于一种担心,声色犬马,商场暗战,利益越大,人的贪念越大,如此可见,沈冰清一人在外打拼,想要接手姚家整个产业,困难和挑战会有多大。

苏凡撇了一眼,便在黑衣人的带领下,乘坐内部电梯,直接到了顶楼。

黑衣男子带着苏凡走到一间电子大门门口,按响了视频通话按钮,低沉嗓音说道:“老板,苏凡到了。”

“咔~”

电子大门打开,黑衣男子站在一边,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苏凡毫无畏惧,大踏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面茶几桌椅一应俱全。

以苏凡的了解,这些茶几桌椅全部都是以紫檀或者海南花梨木等名贵材料制造而来,而且有些是从数百年的朝代传承下来的,仅仅是这个小茶室的装饰布局大概就得数千万资金。

茶桌背后坐在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国字脸,大背头,穿着白色的休闲裤和白色的休闲鞋。一条黑色的Polo衫将他的年龄拉低了不少。

这就是姚冰清的二叔,姚藏天。

“小苏,你来了。”姚藏天伸了伸手,笑容很有亲和力。

苏凡点了点头,在姚藏天对面坐下了。

随后,两个旗袍少女走了进来,一个捧茶壶,一个提开水,朝着茶桌走来。

旗袍少女显然受过茶道训练,她们进来之后就立即在茶几上忙活开来。洗茶,净杯,冲泡,动作熟练而优美,只是闻茶香看茶艺表演就是一种享受。

茶泡好了,旗袍少女用茶镊将茶杯分送到苏凡和姚藏天面前。

姚藏天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说着些家长里短。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话题突然转到苏凡工作方面,姚藏天一方面打听苏凡接下来的工作计划,一方面苦口婆心,劝诫苏凡为自己多做打算,甚至不惜提出让苏凡留下来做总经理的职务,苏凡自然是一番婉拒。

“姚冰清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头脑灵活,家族产业交到她手里我其实最放心,只可惜她是个女儿身,如今你来了,我也放心了大半了,不过小苏呀,你也要多上点心。“

“二叔教训的是,只是我对经商实在不感兴趣。“苏凡默默点头。

对方这番请他过来,确有试探的意思,但一没有冷嘲热讽,二没有以长辈的身份欺压,说出的这些话也都是站在苏凡的角度考虑,这倒是让苏凡颇感到有些意外。

难道说,姚藏天不反对他入赘姚家?

突然想起来什么,临走前,苏凡忽然扭头问道:”对了,二叔,前些日子,把我打进医院的人是谁,你知道吗?“

第4章:凌月的小心思

姚藏天愣了愣神,继而一脸笑呵呵道:“小苏,你忘了,那些找你麻烦的小混混已经被送进警局了。”

苏凡略微抱歉的一笑,解释道:“二叔,怪我没说清楚,我是想问你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吗?”

幕后主使?

姚藏天低声喃喃,眉头紧锁在一起,嘴唇紧闭。

一时间,整间茶室安静下来。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姚藏天最终打破僵局道:”呵呵,小苏啊,你可能想多了,我问过了,那些小混混只是恶作剧而已。“

恶作剧?他们那天下的可是死手?这些话他最终没有说出口。

幕后主使是谁,姚藏天是知道的,可他却不肯说。

不管姚藏天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一点苏凡基本上可以肯定。

这个人,不可信!

看来,姚家的情况远比想象中的复杂的多。

苏凡长吐一口气,咧嘴笑道:“二叔,我知道了。”

姚藏天安排了车辆送苏凡回去,苏凡也没有拒绝。

他把身体靠在后背上,闭目养神起来,如果有高人经过,便会看到这样一种奇妙的景象。

只见苏凡一呼一吸之间,竟然有一团白气时进时出,甚是诡异。

连带着,整个车厢的温度都随之降低下来。

一时间,黑衣司机,只感觉如坠冰窖。

回到别墅,已然接近傍晚。

远远的,苏凡便见一道瘦弱的身影,从铁门里紧张的走了出来,左顾右盼,再三确定周围没人看见后,快速的上了一辆白色轿车。

那不是姚冰清的小跟班凌月吗?她鬼鬼祟祟的要去那里?

苏凡没有多想,旋即指挥黑衣司机,驾驶着奔驰s600快速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候后,白色轿车驶入了新城区。

新城区是江北最近重点开发的城区,非常繁华,新建了许多饭店,ktv,以及酒吧。

白色轿车最终在M2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凌月走下车门,朝站在门口的一名黄毛打了个招呼,那名黄毛便快速将她领了进去。

等凌月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酒吧门口,苏凡这才慢悠悠的下车,朝酒吧走去。

夜色下,几名学生模样的女孩都还挺正点,高挑冷艳,小家碧玉,丰腴妩媚,还真是凑足了各种类型代表,连苏凡都觉得,这些个漂亮女孩门口一站,的确很吸引男人光顾。

“帅哥,一个人来酒吧多寂寞呀,要不要我们陪你喝酒呀。”其中一名女孩朝苏凡挤眉弄眼。

苏凡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引来几名女孩一阵讥笑。

“切,装什么清高。”

走进酒吧,苏凡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周围音乐声震天,灯光闪烁不止,却丝毫不影响他观察凌月的一举一动。

和凌月呆在一起这么久,这么认真的打量她,今天是第一次。

凌月一米六的娇小个子,一张很纯很有瓷器感的精致脸蛋,胸部却翘的有些惊心动魄,整个酒吧里,她是化妆最少的,眼神也最含蓄。

在黄毛的带领下,凌月驾轻就熟的来到二楼的一个卡座。

卡座两边,站立着两个穿黑色西装的大汉,看见黄毛带人过来,其中一名大汉,立马上前,在一名红光满面的光头跟前耳语了几句。

那名戴着金项链的光头旁边挤满了莺莺燕燕,每个姿色都比站在门口的女孩高出一大截。

光头男一边忙着在身边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女人身上揩油,一边抽空拿眼瞥了一下有些拘谨的凌月,顿时眼前一亮。

“你们都先下去,我和小妹妹聊会天。”光头男笑嘻嘻的说道,接着大手一挥,那些打扮妖娆的女人顿时纷纷起身,很快便做年兽散了。

一时间,卡座只剩下光头男,两名黑色西装的大汉,和凌月几人。

“东哥。”凌月怯生生的叫了一句。

“呵呵,月儿,坐,快坐,在东哥的地盘,别见外。”名叫东哥的光头男子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凌月坐他旁边。

凌月紧咬着嘴唇,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在光头男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光头男嘴角划过一丝讥笑,却也不以为意,他往后靠在沙发上,摆出大佬的架势,道:“月儿,东西带过来了吗?”

“带过来了。”凌月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摆在台面上。

接着一脸紧张的问道:“东哥,那去公司捣乱的那些人,你能摆平吗?”

听到此,苏凡心中一颤,面色莫名变得凝重起来。

凌月嘴里指的公司,自然是指姚冰清所经营的那家,之前在凌月的碎碎念中,苏凡也大概了解到,公司最近不知道为何,被道上的人盯上了,每天都有人去楼道里泼油漆,往办公室里放死老鼠,警察抓了一批人,但很快又有另一批人过来搞鬼。

一时间搞的人心惶惶,身为董蔡徐坤攻张艺兴受cp文事长的姚冰清,也因此事弄得心力交瘁,只是,苏凡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如此地步。

想必凌月是想替姚冰清出一份力,才会想到偷偷一个人来找这所谓的东哥帮忙吧。

这丫头,倒是傻的有些可爱。苏凡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苦笑,继续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二楼的局势。

“能,当然能了,也不看看你东哥我是谁,我背后的老大可是熊天霸,在江北,就没什么事情是我不能搞定的。”光头男笑着说道,拿起桌子上的塑料袋,在手里面掂了掂,随手丢给身旁的黑衣大汉。

紧接着话锋一转,一脸色迷迷的望着凌月,道:“只是,你这给的有点少呀。”

“少?”凌月愣了愣神,道,“整整十万块,一分不少呀。”

“嘿嘿,月儿,那是十天前的价格,现在事情变得复杂了,想要摆平这一切,你还得付出点别的东西才行。”

“什么东西?”凌月心内一紧,心头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

“啧啧啧,这娇滴滴的小脸蛋,老子越看越喜欢,月儿,我最近有些上火,你要是今晚肯留下来,给我降降火……”

“啪~”

光头男话没说完,一巴掌便狠狠甩在他脸上。

凌月气的浑身直打哆嗦,指着光头男的鼻子,怒骂道,“下流。”

“啪~”光头男一巴掌拍翻茶几,指着凌月的鼻子骂道,“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现在改主意了,今天不把我所有兄弟侍候舒服了,你就别想走。”

“我是姚家的人,你动我一下试试?”凌月强装镇定,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哈,这姚家果然家大业大呀,连一个下人都这么气势逼人。”光头男发出一阵狂笑,紧接着狞笑道,“以前我倒是忌惮几分,可是现在你主子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里管的上你,给我把她抓过来。”

光头男一声令下,两名黑衣壮汉顿时朝凌月扑了上去。

凌月吓得转身就跑,却不曾想,刚转过身,脖颈便被一记手刀砍中,只看到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闪过,脸没来得及看清,便彻底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