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用力夹烂货干松了:老师我忍不了了给我,乡野风月

2019-10-04 05:58

文学

啊。校长拍拍杨羽的肩膀,就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这时上班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女教师纷纷出去上课,杨羽安排了个破解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萧雪的右边,而对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杨羽还不知道是谁,几乎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杨羽一看课程表,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还有,工作严重饱和。
    
     杨羽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熟悉了下校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就又热热闹闹,无忧无虑,一起玩着游戏,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杨羽呼了口气,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总要给学生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在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着,那女学生一看杨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开口就骂:
    
     你走路不长眼啊?
    
     杨羽邹了眉头,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样子,还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一语被识破,冷冷说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这时,校长经过,看见了此景,说道:姬茗,又想逃课?回教室去。
    
     那姬茗同学一看是校长,愣是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杨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校长吩咐了下,就回办公室了。
    
     杨羽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一片吵杂声,跟菜市场一样,而且还都是女生。杨羽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刚跨进教室,突然一东西直线往他飞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杨羽的脸色,顿时杨羽满脸粉尘,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杨羽的脸被一拍,这深深地洛下了一个方块黑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了胭脂一样。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阳光帅气健康充满男人味的大帅哥!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才安静的,而是因为全班都被杨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这学校唯一的一个男老师就是那个糟老头校长。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子男生,穿着解放鞋,捞取裤脚,衬衫敞开着膛,被重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肯尼亚来的一样,整个就一群非洲难民,这几个男同学在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杨羽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鳖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杨羽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象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们,天天想着男人的少女们看见杨羽那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杨羽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杨羽捡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杨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女生站着,一看是刚才逃课的姬茗,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这个苹果是郑欣怡硬塞给他的。
    
     杨羽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学生的。
    
     哇!好帅哦!片刻之后,台下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杨羽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杨羽故意停了下。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因为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要谈恋爱,不要找男生,不许牵手,不许接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羽又笑了笑,其实杨羽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不太明显,但是笑起来更让女人着迷,可杨羽却说道:你们正好是处于恋爱的好年纪,现在不恋爱怎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这一番话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如同一个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热血沸腾。其实杨羽只是换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开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却没谈,现在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老师不让你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让,连大学还不让,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逼着你去相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爱都还没学会,就要先学会婚姻?杨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如此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的权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师生恋,杨羽的观念非常简单,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师学生,管你是屌丝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欢,就足够了!
    
     好了,大家安静,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杨羽,是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数学,自然还有体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
    
     于是,在兴奋中,同学们也开始自我介绍,杨羽记不了那么多人,但还是有些让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这个特别叛逆的学生外,李芸熙表妹也恰巧在这个班级。
    
     我叫李芸熙!喜欢爬山!芸熙在自我介绍时,杨羽一直看着她,杨羽发现这个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简直就是美极了,看得如痴如醉,而李芸熙被表哥这样打量,脸羞得通红。
    
     李芸熙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杨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舒,紫舒起来时,直勾勾的看着杨羽,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舒,喜欢杨老师,可以追吗?
    
     杨羽没料到,初三女学生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杨羽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美若,长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杨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别媛熙年轻太多了,才十六岁。
    
     一个叫韩清芳,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不当模特真可惜了,这张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就是高贵!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个叫白雪,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呻吟声,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表姐正在房内大白天的偷汉子?那呻吟声起起伏伏,杨羽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叫床声如此销魂如此淫荡。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叫床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高氵朝。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下体硬得都可以把门给顶开了,心想老子晚上一定拿你开荤,反正你也不敢喊,日了也是白日。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搞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淫荡的叫床声,还能一睹表姐的骚样,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骚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邪恶帝琉璃神社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裸体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而下体早已经硬得不行,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慰!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而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赤果,露着两条析白贤嫩的双腿,两腿大大分开,一手正在抚,摸自己的私处,嘴中正发着动人的呻吟声。
    
     杨羽擦了擦眼,瞪大着双眼,连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错过什么好戏,可杨羽无论怎么转移视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的三,角地带。可恶的上衣,杨羽差点骂出来,表姐穿的上衣有点长,几乎都遮住了整个三,角地带,只能隐约得看到几条茂盛而突起的毛,杨羽心中推测,按这视角计算,表姐那里该有多么茂盛啊,怪不得私下会自慰,很显然这性欲已经折磨得她好久没有发,泄了。
    
     杨羽弯着腰,目不转睛得看着听着,突然,表姐的声音越来越快速,而整个身子完全颤抖起来,只见她那双手频率也是飞速,紧接着,一阵羊癫疯的抽蓄,那抽搐都快要把床给震塌了。
    
     表姐整个人的身子都挺了起来,双腿不断地踢着传单,一手紧紧得抓着被单,狠狠得抓着,显然表姐高氵朝了,杨羽看得早已经按捺不住,下体顶着墙壁极其难受。杨羽终于忍不住了。
    
     三步变成两步,没几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门前。
    
     砰砰砰!
    
     杨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门。表姐媛熙刚高氵朝后,整个人软瘫在床上,像个死人一动不动,突然听见敲门声,活活被吓了一跳。
    
     谁?媛熙吃惊得问道,急忙到处找内裤,却不知被自己刚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杨羽回答道。
    
     哦,你回来了啊,我马上开门。媛熙那个紧张,心中乱了方寸,心想刚才的呻吟不会被表弟听见了,那要丢脸丢到家了,可该死的内裤,却在这时,怎么也找不到,也就没多想,内裤也懒得穿,直接穿了牛仔裤。
    
     门被打开了,媛熙头发凌乱。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媛熙故意笑着问,心里却是惊慌不已,瞄了瞄两眼自己房内,天啊,那内裤就在床下,从这望去,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更要命的是,被单上还湿了一片。
    
     媛熙急忙站到了杨羽面前,挡住了他的视野,脸色洋溢着微笑。
    
     表姐一个人在房内干嘛呢?杨羽明知故问,本来是想直接冲进房内二话不说,强行上了表姐,可一看到表姐的可爱样子,尤其是笑起来时,美丽至极,杨羽那禽兽的想法又放弃了,心道如此美丽的表姐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给自己上,只强暴一次那太暴殄天物了。
    
     没,没,我刚才睡觉呢,好了,醒了,我们下去吧。媛熙一直挡在杨羽面前,生怕表弟看见自己床下的内裤和床单上的那一滩汁液。
    
     杨羽笑了笑,打趣道:表姐刚睡醒的样子可真美!
    
     你啊,嘴巴那么甜,还是快想想怎么帮表姐悔婚吧。女人天生就是喜欢被哄,喜欢听好话,这表弟嘴巴那么甜,也听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杨羽看着表姐下楼的背影,那屁股一挪一挪的,恨不得自己有透视眼,好看看表姐的那里,现在是不是还湿着一片。
    
     小姨和姨父都去了山上,还没回来,三妹和表姐承担起了烧饭烧菜的责任,在农村里,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承包家里的农活,而男孩子都需要上山砍柴,种田等重活。
    
     杨羽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泡到这个表姐,让她心甘情愿,显然杨羽已经有点等不住了,晚上,就今晚,杨羽决定用自己充满男人味的身躯去勾引自己的表姐。
    
     姨父似乎每天的心情都不好,回来时,又是一阵怒火,这些怒火就会感染所有人,让一家人的心情都会堕入深渊。
    
     那鱼苗绝对是那笨二牛偷的,哼,敢偷我家的鱼,看我怎么收拾你。姨父咬着牙,被偷了鱼苗心里极度气愤,这鱼苗刚刚用媛熙的彩礼买来的。
    
     你又没证据,不要乱说!小姨卸下了柴火,显然对姨父的猜测有所顾忌。
    
     我怎么乱说了,我们家的鱼田就在他们家下面,寡妇自从死了老公,生活本就拮据,那笨二牛又是个傻子,每次看见鱼就呵呵地笑,早想偷了,只是没料到,心这么狠,连鱼苗都不放过,我非找那寡妇算账去不可,不知生了个什么野种。姨父越说越气,呸得吐了口痰,活得气都喘不过来。
    
     爸妈,先吃饭吧。还是三妹最乖巧,烧了饭菜,还安慰父母,要不是姨父脾气太差,否则这日子过的会开心许多。
    
     饭桌上,大家都只吃自己的,没人敢说话,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这时,三表妹夹了口菜放到杨羽碗里。
    
     表哥,吃吃我烧的菜!三妹露出害羞又可爱的笑容。
    
     这么快就贿赂表哥了啊?表姐也笑着打趣道。
    
     哪有贿赂。三表姐红着脸低着头,心里美滋滋得吃着自己的饭,时不时得偷瞄一眼杨羽,每看一眼心里就暖烘烘的。
    
     小羽,这三妹在你班级吗?小姨关心得问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杨羽笑着说道,同时看了看芸熙,芸熙也正好看来,两人四目一对,芸熙急忙低下了头。
    
     那就好,芸熙赶紧吃,上楼做作业去,让表哥好好教你,也许还能考了好高中,读大学,像你表姐一样。小姨越说越开心,整个人也乐了起来。
    
     哼!就她考那点分数?塞牙缝都不够,就算考全校第一,就我们村这学校,连续七年全校倒数第一了,正是丢脸丢到家了。哼!姨父没好气的说道。
    
     爸,那也不一定,我看好表弟。表姐媛熙插话道,唯独二妹吃管自己吃饭。
    
     姨父看了杨羽一眼,不屑,又转头了吃自己的饭,夹菜时,突然说道:对了,那隔壁村的傻二蔡徐坤小说虐总裁狗他爹,下周就来我们家提亲,你们准备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放下碗筷。
    
     你们干嘛这么吃惊?这是迟早的事。唯独姨父还夹着菜,吃着饭。
    
     我不嫁!不嫁!不嫁!表姐脸色当即一变,放下碗筷,饭也不吃,哭着奔回了房间。
    
     哼!!由不得你!姨父冷哼了一声。
    
     杨羽看着表姐哭泣的身影,心中也非常气愤,这姨父想钱想疯了,这简直就是卖女儿,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更何况,这么漂亮的表姐怎么可以嫁给那个傻二狗当媳妇糟蹋呢?
    
     不行,这绝对不行!杨羽决定一定要想个办法让这婚事给黄了。
    
    >>>>本文《乡1野风月》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