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伊人|宝贝夹住了别掉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

2019-10-22 21:49

第五章 约架

 文学


     真的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闭着眼睛,浑身颤抖,脑子里不挺的有个声音在呐喊,跳楼吧!跳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班主任,我跟你保证以后不迟到,如果还有下一次,不用你说,我自己退学,行不行?”我看着班主任,一脸认真坦诚。
    
     这回轮到班主任不说话了,过了好久,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摆摆手:话你自己说的,还有下次,你自己滚吧!
    
     我如释重负出了办公室,心里郁闷又惆怅。刚下楼,正好遇见了张成。张成一看见就我跑过来偷偷问我什么情况,老巫婆有没有让我叫家长来?
    
     说起来,我跟张成认识的时间也快六来年了。初中入学就在一块玩,以前玩的东西少,就去游戏厅打三国,97拳皇。后来经常玩,也算的上形影不离,天天跑黑吧,玩冒险岛,qq飞车啥的。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分享,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黄片,打飞机,也是张成教的。虽说现在同学不少,但真正的知己,只有张成一个。
    
     我忍着没哭,说没事,让他不用担心我。张成愤愤不平,陪着我往教室走,一路上都在咒骂班主任,说她大姨妈来了,神经不正常,这几天老是针对我,早上居然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甩我耳光,这件事要闹到教务处去,班主任肯定吃不了兜得走!
    
     我苦笑,错在我,班主任总是有借口发挥,而且从qq上我也算看出来了,她就是因为上次我没有扶她的事生气。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隐忍,不让自己犯这些小错误,主动招惹班主任?我是不敢。
    
     张成喋喋不休说着,还劝我退学:小涛,tm的王明亮也迟到,可他就没事,班主任肯定是故意玩你,我看你干脆别读算鸟!我说不行,我现在才刚十八,不读书能干啥?出去打工吗?
    
     张成点头,正想说话,突然转身就走。我一看才发现我们已经到教室了,而荣蓉就站在教室门口,跟几个女孩子在那聊天,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多开心。我说呢,张成怎么话说一半就跑了,他不待见荣蓉,连看都不想看她。
    
     “钱小涛,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还有打你吗?”
    
     荣蓉说话的声音很甜,可能是她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吧,每次一看见她笑,我心情就会好不少。我摇头说没有,然后打量了荣蓉一眼,她今天打扮的跟往常一样,韩版破洞牛仔裤,脚踩白色匡威运动鞋,上半身穿的是一件t袖,自然得体,又不失时尚,尤其是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似乎有种魔力,令人看了就无法自拔。
    
     荣蓉嘟着嘴,哦了一声,还叹了口气说你真倒霉,为什么别人迟到就没事,你迟到就有事?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荣蓉这么一说,边上的女同学也叽叽喳喳附和了起来,说对啊对啊,最近班主任好不正常,好像故意跟钱小涛过不去!
    
     我吸了口鼻涕,妈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针对我,可又能怎样?刚才我被甩耳光的时候,谁站出来替我说话了?荣蓉似乎看出我心里的郁闷,笑嘻嘻的拍了我一下,说好啦,班主任没为难你就可以,以后晚上早点休息,白天就能够起来了,你看我有迟到过么?我点头,笑着嗯了一句,就跟荣蓉有一句没一句聊了起来。
    
     堆积在心里的郁闷,只是跟荣蓉聊了几句,我心里舒畅了不少。同时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心,我要跟荣蓉表白!
    
     妈的,人生已经如此艰难,老子就是想谈个恋爱,咋的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我寻思再跟张成讲讲荣蓉的事,结果我还没说,他就主动问我,早上荣蓉是不是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我楞了下,说你咋知道?张成冷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点幽怨:我安慰了你半天,也没见你笑一下,她就跟你说两句话,你就忘了早上的事,我又不瞎,当然看得出来!
    
     我脸一红,这倒是确实。张成劝我,确实有点越劝让我越郁闷,而荣蓉只要跟我说几句话,看到她笑,我心情也会跟着释怀。
    
     张成叹了口气,说小涛啊,老哥不能害你,荣蓉这个人,你别跟她接触太深,免得到时候伤的越深。我不明白张成的意思,问他为什么总说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那就说出来,说不定只是误会而已。
    
     张成鄙夷笑了起来,表情很冷,说这件事没误会,只是我太单纯,太傻,被人骗了还在替人家说好话。我听张成这么说,顿时就不乐意,想让他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过就在这时候吧,突然有人拍了下我肩膀王琳凯x你暗恋。
    
     我回头一看,是王明亮,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平时在班上跟他玩的比较好的同学。或许是有钱吧,王明亮出手非常豪气,经常请班上的同学出去玩,不是溜冰就是下饭馆。同学们也喜欢跟他在一块玩,觉得有好处,所以这家伙在我们班人缘挺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霸道,一点亏都不能吃。
    
     我看王明亮表情有点不对,就问他咋了,找我啥事?王明亮手按在我肩上用了点力,另外一只手指着我鼻子说:钱小涛,你tm好像有点给脸不要脸,早上我让你跟我一块进教室,你跟班主任怎么讲的?我迟到没事,你迟到就有事,是吧?
    
     艹!原来是班主任把这事跟王明亮讲了!我知道王明亮现在心里肯定不痛快,因为我跟班主任这么说,意思就是她偏袒王明亮,而王明亮知道了,以为我是故意在班主任面前说他不是。我就解释说,我没那个意思,只是不想让班主任针对我。王明亮恼了,推了我一下,说不是你mb个意思,你自己迟到活该被骂,你扯我干什么?
    
     卧槽!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张成也是,挡在我面前指着王明亮的鼻子喊:你拽你mb!你是不是欠揍?欠揍你说一声,看我怎么揍你!王明亮冷笑,说好啊,你快点来揍我,我就站在这,你来打啊!说着还想干我,但被身边的同学拉住了,说这里人太多,别打,要收拾他待会去宿舍。
    
  &n奶涨能绑吗bsp;  王明亮指了指我,说:待会来我们班宿舍,你看我怎么弄你!
    
 &nb他和别人睡了家家伴奏sp;   我脾气也倔,一点也不害怕说去就去,你以为老子怕你?
    
     王明亮走了以后,我也没心情吃饭了,今天被班主任弄的一肚子火,我正愁没地方撒气,王明亮既然想跟我约架,那就来吧,谁怕谁啊卧槽尼玛?!
    
     我跟张成翻墙出了学校,去废品站要了两根半个手臂长的空心钢管,就折了回去。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小时候可野了,读小学就爱跟人打架。后来到了城里读初中的时候也经常干架,因为那个学校风气不好,老师们也管不住学生,你不干架,你就会被人欺负。我跟张成就是那时候打架打出来的感情,不过上了高中就变了,可能是人长大成熟了吧,再加上我们这个学校比较严,班主任更是喜欢凶人,谁也不敢惹她,所以我念高中以后,可以说基本没干过架,唯独几次外校的人过来打群架,我被拉过去凑数,也没整起来。
    
     翻墙进学校后,我犹豫了下,跟张成说要不待会就我去宿舍吧。张成不乐意,把钢管裹在怀里,啐了口唾沫骂说:卧槽!干个架怎么了?你还怕老师把我开除啊?
    
     说实话,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我怕这件事被班主任知道,那我早上的承诺算个屁?就为了干王明亮一顿,自己退学吗?
    
     张成搂着我的肩,一边往宿舍走,一边跟我讲:小涛,打架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是王明亮要打我们,我们只是被迫反抗而已,班主任要是真开除你,那我就一块不读了!
    
     我听到张成这么说,眼睛就湿润了,有时候觉得有他这个兄弟在身边正好,如果没有他,我都无法想象这几年我自己一个人过来会怎样?
    
     我忍着没哭,说整吧整吧,今天不揍王明亮,他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第六章 酒吧兼职


     我当时吧,真的是非常生气!这跟什么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的没半毛钱关系,只是我个人非常要强,被班主任整,是因为我是学生斗不过她,我认了!可tm王明亮算什么东西?一个富二代?卧槽!在家他爱咋滴咋滴,在学校我tm还惯着他呢?
    
     我跟张成到了班级宿舍,王明亮正跟之前在食堂找我麻烦的几个同学在一块打斗地主,看我们来了,王明亮连站都没站起来,就冲我摆了摆手,说钱小涛你过来。我走过去,歪着脖子看着他。王明亮看着手里的牌,张口就说,我现在挺忙的,也不想打你了,你跪在地上给我磕个头,说你错了,我今天就不打你了,你看怎么样?
    
     说完以后,宿舍里其他几个男生都笑了。我心里那个火啊!说好啊,你看好,我给你跪下。王明亮头刚抬起来看我,我就抽出钢管直接砸在他脑袋上。王明亮给疼的,哎呦一声把牌都撒了,胡乱摸着头就往铁床上凑。我骂了句草泥马,浑身热血沸腾啊,攥着钢管就扑过去一下接一下干他。
    
     “艹!”同宿舍的几个人都被我突然出手吓懵了,马上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就过来按我,张成挡在我身后,手里也攥着跟钢管,凶着脸指着他们喊:你们谁敢动一下试试?
    
     张成有一米八,人也壮,在我们班绝对是大个,这么一喊还真把那几个同学吓到了。不过有一个穿耐克运动服的同学不怕,伸手就去抓张成的钢管。我记得他,他叫张朔,人长得特别猥琐,外号老鼠,平时跟王明亮走的最近,先前在食堂的时候,就是他拦着王明亮,说到宿舍收拾我。
    
     张成打架比我还猛,钢管一抽,就把老鼠给打疼了,捂着胳膊一个劲的后退。其他几个同学想上来,张成就跟练过辟邪剑谱似得,嘴里吼着瞎jb乱挥了几下,全给逼退了回去。
    
     我爬上床,给王明亮堵在角落里,用钢管狠狠抽了他几下。王明亮抱着脑袋嘴里哎呦哎呦痛叫,也被我打怕了,说钱小涛你别打了!快别打了!我气喘吁吁停下手,揪住他头发问说:草泥马,你刚才不是还很牛b吗?知道错了没?
    
     王明亮捂着脑袋,胡乱点了下头,说我错了我错了。我松了口气,还想再警告他两句以后别惹我啥的,王明亮突然踹了我一脚,圆滚滚的身子直接蹿了起来,一溜烟跑出了宿舍,那速度比刘翔也不差啥了。
    
     艹!还敢踢我!我急眼了就想追,张成拽住我,说算了,他都跑了你还揍他,待会被楼下保安看见了肯定抓你去教务处。我一听,也就算了,反正我人也打完了,他下次还整我,我肯定得再干他!
    
     下午,王明亮没来上课,班主任也没找我问话,我心里踏实了不少。可能是我揍王明亮的消息漏了,我总感觉很多同学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放学以后,我想回去,高三学业紧张,班主任一直强调要我们留下复习,可我怕晚上回去的太晚,第二天起不来迟到。这一点,我想读过高三的同学应该理解有没有带点黄的有声小说mp3有多么痛苦。
    
     放学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了,我发现荣蓉没去,还趴在桌上好像睡着了样子,我就去喊她,还推了一下笑着说快起床了懒猪,放学了。荣蓉轻轻嗯了一声,我感觉她声音有点不对,就看见她一直在捂着肚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说真的,我当时也没多想,就问她:荣蓉,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荣蓉抬头看着我,眼睛都湿了,红红的,噘着嘴要哭要哭的,特别让人心疼。我给吓坏了,说你到底怎么了?荣蓉咬着嘴唇,眨了下眼睛,眼泪窣窣流了下来,说来大姨妈,痛经。
    
     我一听这可不行啊,忙说我送你回家吧?要不去医院看看?荣蓉摇了摇头,显然是没心情说话,脸贴在书本上,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吓坏了,说你先等等,我出去给你买止痛药!
    
     看到荣蓉难受,我心也跟着痛,跑到食堂找张成借钱。张成问我要钱干啥,我照实说了,张成犹豫了下,说我跟你一块去吧!我哪顾得上这个?赶紧跟张成去学校外面的药店买了痛经药回去,为了保险起见,我还买了两种,只为你心动倪多喜一种口服液,一种药片,去食堂打了开水泡给荣蓉喝。
    
     荣蓉喝了药以后,趴在桌上又忍了一会,最后睡着了。我这才送了一口气,想她应该是好了。张成进教室,让我跟他出来一下,有话要跟我讲。
    
     在走廊,张成看没什么人,给了我根烟,我们就吞云吐雾了起来。张成回头看了眼教室里的荣蓉,小声跟我说:小涛,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荣蓉?我点头说喜欢,很喜欢,高一的时候荣蓉刚转学过来,我就喜欢上她了。完了我又问张成,说你之前到底因为啥事,误会了荣蓉,让我离她远一点?
    
     张成呵了一声,说我可没误会她,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心里最清楚。我心里咯噔了下,就急了,说你也别婆婆妈妈了,到底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
    
     张成狠狠吸了口烟,看着我说:小涛,你还记得,我跟你说我最近找了个兼职,在酒吧上班的事吧?
    
     我点头,说记得。这件事大概是两个月前张成告诉我的,当时他还拉我一块去,不过高三学业要紧,我虽然成绩不好,但好好复习,考一个二本大学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所以就没去。
    
     “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在酒吧当的不是什么服务员,而是公关!”张成认真看着我,还挑了一下眉头,说:公关是什么,你知道么?
    
     卧槽!公关?那不就是鸭么?!
    
     我当时直接就懵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成。之前他跟我讲,勤工俭学去酒吧打工,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喜欢在那种场合玩,但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跑去当鸭子?每天陪寂寞来酒吧消遣取乐的富婆,张成居然卖肉赚钱?
    
     张成看我吃惊的样子,没心没肺笑了起来,说很惊讶吧?我之前不跟你说,就是怕你多想。我欲言又止张了张嘴,不解问他说,那你是不是每天陪富婆睡觉赚钱?!张成摆了下手,说你知道公关是什么意思就行了,然后拿出手机给我看了几眼,全是夜场里的照片,其中有几张是他躺在女人堆里,别人帮忙拍的,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刚看挺兴奋,也挺羡慕张成的,可是仔细看了几眼后,我发现那些个女的虽然打扮的都很妖艳,不过年纪都特别大,有三十多,也有四十多五十,脸上的肉都皱巴巴的,浓妆都盖不住,咋一看真让人觉得反胃!
    
     我打了个哆嗦,指着手机说:你每天就跟这些老太婆上床,然后人家给你钱?
    
     张成骂了句屁!在酒吧里当公关,是陪那些富婆开心!多开一点洋酒提高业绩!上床那是外出下了班以后接的私活,而且也不是每个顾客都会这么做的...
    
     听张成解释一通,我大概理解了在酒吧当公关的意思。说白了就是陪酒,喝的越多消费自然就越多,如果人家女的看上你了,觉得跟你玩得开,可以谈价出去开房。也有专门陪酒,不卖肉的,而张成为了多赚点钱,是既陪酒,又卖肉。
    
     我缓过神,上下打量了张成一眼,打趣说难怪看你最近精神不好,人都瘦了一圈,原来是每天晚上打炮打的。张成笑了笑,毫不在意,原归正传道:“我们年段那个王珍英你知道吧?”
    
     我说知道。王珍英是我们年段的女混混,读书很差,长得挺好,刚来学校挺多人追的,听说好多人都上过她,背地里人称公共厕所,想上就上。张成抽了口烟,说:我上次在酒吧看见王珍英了,她叫了我师兄陪她,晚上两个人还开房了。
    
     我笑了,说她这是学校里的玩腻了,出去找刺激啊?张成斜眼看着我,说你先别笑,我师兄那天晚上除了睡王珍英,还睡了一个她带过来的女生,长得特别清纯,也很漂亮,你知道是谁么?
    >>>>本文《秋0水伊人》全文在线阅读<<<<